外传 剑姬神圣谭8 第五章 伤痕累累的狼

    据说过去的学者曾经说过,狼嚎有三个目的。

    第一,向敌人明确自己的地盘。

    第二,寻找走散的同伴。

    第三,为了加深同伴之间的情感,通过仰天长啸来表达自己的思念。

    不过对于伯特而言,他完全不是为了上述三点。

    他的狼嚎,是在“发誓”。

    他通过震撼自己的声带,将自己的觉悟向天空明示。

    卑微的他直面俯视自己的天界,直面日月,结下了绝对要反噬一切的誓言。

    所以,他才发出了咆哮。

    无论再怎么走投无路,无论再怎么风吹雨打,无论再怎么伤痕累累。

    他都要立下誓言,以此振奋自己。

    为了让自己比刚才更强,比刚才更锋芒。

    这样他才能获得上战场的资格。

    如今,伯特立下的誓言是——“猎杀”。

    他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利爪和獠牙鲜血淋漓。

    冲破天际的狼嚎久久萦绕。被黑暗笼罩的天空战栗地震撼了,雨势渐渐衰减。一抹闪着金色光辉的轮廓从云海深处透出了一瞬。

    最终,仰天长啸的伯特竖起了耳朵。

    他全身的灰毛猛地倒竖,时间到了。

    终于来了。他既不是示威,也不是寻找同伴,更不是为了巩固关系,而是为了用自己的誓言暴露自己的位置,吸引瞄准自己的刺客上钩。

    他们都将成为爪牙的饵食。

    琥珀色的双眼,瞪着废弃之都。

    *

    暗派阀雇佣的暗杀者们在黑暗中飞奔。

    现在还在下雨,但踩过水塘的他们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仿佛就像一群拥有意志的黑影潜入地面高速移动。这群裹着漆黑暗杀衣的黑暗居民瞄准视野尽头——无数崩坏的娼馆间直冲云霄的高层会馆前进。这栋会馆的屋顶到现在都在传来狼嚎。

    暗杀者们从怀中取出诅咒武器。也就是暗派阀交给自己的必死之刃。

    他们的报酬除了巨款之外,也包括这些“诅咒道具”。只要让犯罪组织获得这种比毒药还要高效的杀人武器,那么肯定会让更多生命之花凋零吧。这样就能把世界导向正确的轨道。从小就接受教育——洗脑的暗杀者们如此坚信。

    他们一冲入结构复杂的小径瞬间,多达三十人的暗杀者集团便一口气分散了。他们一口气包围了敌人身处的会馆,展开突袭。就算对方是第一级冒险者,只要用这把诅咒武器打中一下都能让他生命垂危。只要将自己化为无机质的魔弹,剩下的就交给自己的同志吧。枪林弹雨的攻势肯定能让招架不及的狼人送上末路。

    暗杀者们对此深信不疑,但是——

    (……?狼嚎怎么……)

    响彻夜空的独特音色,突然音调一转——紧接着袭来一股恶寒。

    原本充满怒火的狼嚎,摇身一变成为了冰冷月夜下的残酷旋律。暗杀者们甚至产生了就算自己分散在废墟各处,还是被琥珀色双眸全部盯住的错觉。

    下个瞬间,刚才还站在会馆屋顶上的狼人消失了。

    “!?”

    与此同时,同志的惨叫响彻天际。

    在霎那间,已经被干掉一个人了。獠牙在废墟中亮出了凶光。

    在黑暗中遮断气息的暗杀者们还来不及动摇,就听到了更多的悲鸣。同时还伴随着狼的咆哮。无影无踪的饿狼仿佛为了夸耀自己的存在,再次发出了凶暴的狼嚎。

    (到、到底……!?)

    想要猎捕狩猎自己的“猎物”,应该注意什么呢?

    当然是同时保持猎人和猎物双方的视角。

    在部落中积累的经验已经彻底在狼人的血肉中扎根了。原本伯特·罗加就是在狩猎中成长的猎狼。

    他为了成为“强者”才选择成为冒险者。

    不过只有今晚,这个狼人取回了野性。

    ——敌人也是纯粹的猎狼。

    这群没有感情的魔弹,这群任何时候都沉着冷静的暗杀者,全都倒抽一口气。这是因为他们这才切身体会到对方是远比自己优秀的猎人,他们全都战栗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每当一个人倒下的时候,都会响起狼嚎。

    这是狼的示威行为。我就在这里。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们。咆哮的饿狼绝不会停下脚步。

    震惊的暗杀者们为了猎捕敌人,或者说为了隐藏自己正各自行动。但是,这也是伯特的计划。灰狼就这样占尽先机,让一个又一个敌人发出刺耳的惨叫。

    他的狼鼻无比敏锐。就算雨势再大,就算猎物的气味再怎么消除,也会引导着自己的利爪和獠牙扑向暗杀者。

    最重要的是,暗杀者手上的诅咒武器过于诡异,散发着异常强烈的血腥味。

    (同志们都……!?)

    听到最后的同志发出悲鸣,首领知道自己的同伴全灭了。

    他正是亲手杀害亚马逊少女的人类。

    他是这群暗杀者中唯一的Lv.3。当时拼死抵抗的少女也反杀了大量同志,不过最终他还是成功刺穿了她柔软的腹部。那只气势逼人的狼赶到时并没有目睹生命陨落的精彩瞬间,不过他自己倒是因为蹂躏了少女的生命而心满意足。这名为了新世界而成为祭品的少女最后到底会说什么呢,妄想着这些的他沉浸于自己的满足感和黑暗的欲望中。

    如今,他自己被逼到了满是血海的绝壁。

    他的大脑拒绝理解眼前的一切。在黑暗中杀戮。这原本应该是自己主场的狩猎场,竟然彻底反转。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既不是冒险者也不是猎人,而是某种更凶恶的可怕存在。

    他都没发现自己紧握诅咒短剑的手在颤抖。

    那些让冒险者着迷的“未知”有时会让人兴奋不已。

    但“未知”有时会带来绝对的恐惧。

    在这个宛如迷宫的错综复杂的小径中,暗杀者首领刚想逃走,下个瞬间——

    “——”

    从侧面伸出的手,一把抓住他的下巴,直接将他拖入黑暗。

    “——咕啊!?”

    生猛的握力好像露出的獠牙将他的下巴瞬间咬碎,他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他根本来不及使用“诅咒”。突如其来的袭击粉碎了他的肩膀,短剑应声落地。

    倒在泥泞中的暗杀者痛苦地呻吟,他颤抖地抬起头看着对方。

    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只顶天立地的凶狼。

    “啊、哈、嘎……!?”

    面对静静地走到面前的饿狼,他决定立刻自杀。

    但已经不可能了。粉碎的下巴现在根本不可能使用藏在牙缝里的毒药。撕裂的肩膀也让自己无法拿起武器。

    金属靴一脚踩碎了诅咒短剑。

    看着在暗杀衣露出容貌的他,饿狼——伯特说道。

    “喂,怎么不喊了。”

    对啊。

    要喊出来才行。

    为了新世界的秩序。

    但是,他现在根本出不了声。

    看着宛如皎月的琥珀色双眼——面对杀气逼人的视线,无论何时都不会恐惧的他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粉粹的下巴中,发出了宛如从毁坏的长笛中吹出的干瘪音色。

    “连喊都喊不出来的话——”

    伯特举起手。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狼牙。

    暗杀者看着獠牙挥下的瞬间,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恐惧。

    “——就别给我站到战场上!!”

    他的意识,戛然而止。

    *

    “那个,芬恩……伯特到底发生过什么?”

    在遍布都市地下的“旧式地下水道”。

    为了防止瓦蕾塔他们撤回人造迷宫,芬恩率领“洛基眷族”的一个部队在下水道待命,这时手拿大双刃的缇欧娜问道。

    “为什么伯特总是要……杂鱼,杂鱼地骂个不停啊?”

    “缇欧娜……”

    在姐姐和团员们的注视下,下定决心的缇欧娜询问芬恩。

    这是她第一次对伯特产生疑问,也是她第一次对这种问题感兴趣。看来她直到此时,才想要了解这个和自己冤家路窄的狼人吧。

    缇欧涅的想法也和她差不多,在众人的注视下,芬恩沉默了片刻,瞥了团员们一眼说道。

    “……伯特一般不会说自己的事。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收回视线看着水道无尽的黑暗娓娓道来。

    “所以,我只能说一些自己的推测,伯特他……”

    “他很笨拙。”

    在“迪安凯希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