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8 第四章 孤夜

    夜幕笼罩了都市。

    在四下无人的幽暗街道上,在忽明忽暗的半毁街灯下,路面上涂满了血迹。雨下个不停,几乎洗刷了整个街道。

    在连绵不绝的雨声中,坐在简陋沙发上的伯特一言不发。

    “伯特先生……”

    艾丝站在他的身边。她看着连身体都不擦干,任由“诅咒”流血不止的狼人,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里是被暗夜包围的“迪安凯希特眷族”治疗院的一间空房。在暗杀者的袭击结束后,艾丝把被大雨打湿的伯特带到了这里。这名狼人青年不仅对流血不止的伤口毫不在乎,任凭风吹雨打,这让艾丝非常担心。

    “……至少,擦一擦,身子吧……”

    对无法治愈的伤口束手无策的艾丝刚想用毛巾擦掉雨水,咔嚓,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

    “抱歉,我来晚了。”

    阿蜜德进来了。

    原本充满清洁感的“眷族”制服被鲜血玷污了。而且她自己的双眼也充满了疲劳,头上汗流不止。

    艾丝一下子就明白了。

    精神疲弊,她几乎快到极限了。

    “阿蜜德……你一直,在用‘魔法’……?”

    “因为,目前只有我的‘魔法’,才能解除这个‘诅咒’……伯特·罗加大人,因为我认为你的体力撑得住,才把你安排在最后治疗的,请让我谢罪。”

    听到艾丝的担忧,少女却毫不动摇,强装平静地回答。

    阿蜜德一直都在为那些在都市中遭到袭击送到治疗院的亚马逊治疗。治疗师的矜持,让阿蜜德死撑着立刻开始准备治疗伯特。

    随着她的咏唱,纯白的魔法光覆盖了全身的裂伤,以及从肩膀一直延伸到右手上的诅咒伤痕。

    “…………那些亚马逊,怎么样了?”

    “能救的,都救了。但是,那些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的……”

    阿蜜德拼尽全力想要保住每一个送入治疗院的危重伤患,但还是出现了死者。要知道暗杀者们的袭击是从昨晚开始的,就算是身为都市最强治疗师的“战场圣女”也无法起死回生。

    和毫无动摇宛如人偶的精致容貌相反,阿蜜德握紧得几乎发白的小手中,充满了自责和悔恨。

    “那个小鬼的尸体,在这里吗?”

    “……虽然有些冒昧,不过我们‘迪安凯希特眷族’已经把亚马逊们送到‘第一墓地’安葬了。”

    因为现在的治疗院可没有余韵安置尸体。

    阿蜜德并没有直接回答伯特的询问,婉转地作出了回应。

    坐在沙发上的伯特脸色纹丝不动。他的琥珀色双眼,凝视着单膝跪在眼前的冷漠少女。水滴正不断从灰色的头发上滴落。

    站在一旁的艾丝,垂下了双眼。

    “现在可以断定的是,袭击者的真面目是在大陆上暗中活动的犯罪组织。”

    阿蜜德为了转换气氛,有些强硬地改变了话题。

    筋疲力尽的她满头大汗,颤抖着小巧的嘴唇继续报告。

    “管理机关判断,由于这次的目标都是原‘伊丝塔眷族’的团员,所以可能是原本就对女神伊丝塔充满恨意的神……或者是被嫉妒驱使的女神雇佣他们进行了暗杀。”

    “……”

    “那个派阀的暗杀者也有自己的规矩,他们为了死守雇主的秘密全都自杀了……公会领导层也已经放弃追查主谋了。”

    阿蜜德用事务性的口吻简单说明了现状。

    早上的骚动早就传遍街头巷尾了,所以“公会”只能摆出相应的姿态。就算对暗杀者的尸体使用“开锁药”,浮现在背上的神名和所属只会让人更加头疼。

    应该说不愧是迷宫都市的冒险者,有不少战斗娼妇一开始都反杀了暗杀者。不过敌人的武器是“诅咒道具”,任何轻伤都会成为致命伤。这些视死如归,将生命化作凶刃进行特攻的暗杀者们持续给战斗娼妇们造成损伤,所以才会产生如此大规模的伤亡。那些和战斗娼妇两败俱伤的暗杀者早就自杀了。而那些被赶来救援的“洛基眷族”逮捕的也是。

    在艾丝看来,伯特沉默得有些可怕,治愈了所有伤口的阿蜜德抬头望着他。

    “治疗结束……不过被这种恶劣‘诅咒’造成的伤口无法立刻恢复如初,所以还请小心,不要轻举妄动。”

    阿蜜德提出了治疗师的建议,站起身子刚准备从伯特眼前离开。

    不过刚迈出一步,她纤细的身体一个踉跄,艾丝赶紧扶住她。

    “阿蜜德……!”

    “非常、抱歉……看来,我的‘魔法’,有些使用过度了……”

    看着呼吸混乱的友人,艾丝要紧嘴唇温柔地抱紧了她。

    必须立刻带她去休息,如此判断的艾丝虽然想把阿蜜德送到休息室,但却迟迟没有行动。

    她担心,现在能让伯特独处吗?

    “快把她带走,碍眼。”

    伯特的口气还是那么粗鲁。

    不过他的表情却纹丝不动。

    艾丝犹豫许久,这才扶着阿蜜德推开门。

    “请,留在这里……我马上,就回来。”

    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金发金眼少女这才离开房间。

    沉默充斥着这个房间。

    只有雨声正烦躁地萦绕在狼耳中。

    刚才还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的伯特,慢慢起身了。

    “……”

    琥珀色的双眸看向了窗外,看向了夜雨洗刷的欧拉丽。

    游走在半张脸上的“牙”扭曲了,伯特充满仇恨地瞪着自己在玻璃上反射的脸,举起胳膊,反射性地砸碎了映照着自己的玻璃。

    *

    “抱歉,让你们受牵连了,‘丽杰’。”

    面对这群伤痕累累的亚马逊,芬恩率先说道。

    这里是都市中央高耸入云的摩天楼设施的一楼。这个和地下城相连的楼层就算深夜也挤满了人。因为“狩猎亚马逊”事件的所有相关人士都聚集在了这里。

    其中有很多为了提防二次袭击的原“伊丝塔眷族”团员,还有不少非战斗人员的娼妇。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主动请缨担任护卫的“洛基眷族”,以及“迦尼萨眷族”的团员。

    除了那些送往“迪安凯希特眷族”的危重伤患,所有存在遭遇暗杀风险的人都被召集在了这里,这全都是“公会”和“迦尼萨眷族”的指示。为了防止战斗娼妇——上级冒险者这种贵重人才继续流失,管理机关的行动相当迅速。

    在宽阔的楼层中,亚马逊和娼妇们不安地面面相觑,率领着缇欧涅、缇欧娜以及众团员的芬恩正在和拥有一头黑发的阿伊莎对峙。

    “我们进行搜索的举动,好像彻底刺激了这次事件的主谋。而且我也没料到他们会采取这么疯狂的举动……我这么说连借口都算不上吧。真的非常抱歉。”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勇者’。又不是你们下的手,那群孩子肯定也清楚。所有的错,都是那群这么胡来的混蛋的!”

    阿伊莎一口回绝了手拿长枪的芬恩的道歉。

    同伴被杀让她怒火中烧一脸憎恨,不过她并不打算责备有些消沉的缇欧娜他们。

    “而且,就算你们自己不行动……我们这些伊丝塔大人的眷族迟早也会被袭击,我没说错吧?”

    “……”

    “真是的,我们的女神大人滚蛋之后还在坑我们。”

    看来芬恩的沉默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阿伊莎长叹一口气。

    “洛基眷族”正在到处打听伊丝塔手上的“钥匙”,阿伊莎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而且在港湾小镇的一连串事件,也让她察觉到自己的主神正在和某个暗中活跃的“可疑组织”——暗派阀残党——以及食人花事件有所牵连。

    就算芬恩他们没有挑明这件事,这名美丽的亚马逊女杰也早就受够了,面对原主神留下的祸根,她只能唉声叹气。她的细长双眼也瞪向了女神送还的天空。

    “没能保护我们,没能帮助我们,我们才不会为了这种事责备你们呢。这对于我们女战士而言可是耻辱……顺便也帮我和‘凶狼’说一声!”

    “伯特?为什么这时候提到他?”

    “……你没听说吗?”

    听到芬恩反问,阿伊莎沉默了片刻,这才进行了说明。

    她把伯特,以及蕾娜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芬恩的碧眼中闪过了惊愕。站在他身后的缇欧娜、缇欧涅以及团员们听到这意外的展开,都大吃一惊。

    “那个狼人,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不,没什么。总之你们就别顾忌了。反正也有不少同伴被你们救了,所以我们还是相当感谢的。”

    说完,阿伊莎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