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族年代记 Episode琉 这里是丰饶的酒馆~Girl meets Girls~

    1

    “委托?还有?”

    露诺亚·法斯特是一名“赏金猎人”。

    自从她所属的“眷族”主神被送还以来,她就过上了一边转宗一边旅行的日子。赏金猎人也是她赚路费的生计之一。

    如今,流浪之身的她落脚的地方,是迷宫都市欧拉丽。

    因为她非常强大,甚至在里世界获得了“黑拳”这一外号。

    “那些暗派阀残党不是在‘疾风’的暴走中都被消灭了吗?势力争斗应该都结束了吧?”

    露诺亚现在正在一家破得不能再破的酒馆里。在这家位于小径深处地下的昏暗店内,到处都是交头接耳进行密谈的亚人。

    接受“委托”时,她都会利用这家酒馆。

    “你刚才提到的‘疾风’,就是这次的目标。”

    用围巾遮住嘴的露诺亚对面,坐着一名人类商人。

    这个男人看中了她的实力,有时甚至会介绍别的客人提供委托,算是怕麻烦的露诺亚的老主顾。

    “我倒是听说‘疾风’也跷辫子了啊?”

    “她还活着,暗派阀最后还是失败了。暗派阀的据点遭到破坏之后,正好有目击者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妖精逃跑了。”

    桌上摆着一副精致的肖像画。这幅画面正好是她离开的瞬间吧,羊皮纸上可以看到破烂的面罩和憔悴的侧脸。

    这上面是一名拥有凹陷的空色双眸以及美丽金发的妖精少女。

    “我还让手下找过了,连她最后逃跑的地点都摸清了。那家伙现在就在——‘丰饶女主人’。”

    商人说到这儿,便将装着订金的小袋子放在桌上。

    “‘疾风’这次的骚动甚至波及到了和我们有关的分支。说不定,那家伙已经发现我等布鲁诺商会和暗派阀有联系。在她彻底察觉之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他简短地说完,不等对方回答就起身了。

    委托人离开酒馆之后,露诺亚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既然都收下报酬了那就必须干掉,虽然我是这么坚持的……”

    露诺亚凭着自己的实力才能获得如今的地位。

    在她犀利的作风下,通缉犯被一个又一个打倒了。

    不过,她也有点厌倦了。

    “而且,欧拉丽的冒险者都太强了……”

    这座迷宫都市的冒险者全都跨过了某个境界,所有人的强度都不可小觑。

    就算是委托成功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的露诺亚,面对第二级冒险者也会陷入苦战。如果遇到对手是第一级冒险者的委托更是会直接拒绝。因为,欧拉丽可是怪物的魔境。

    现在每天都在不断战斗。如果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战胜强敌,反而会让自己的名声更大,自己就会接到更危险的委托,这可是个恶性循环。这让露诺亚的神经日渐衰弱。

    就连自己在这个酒馆里情有独钟的蜂蜜酒,如今喝起来也索然无味。

    “啊~我受够了,真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就算普通点也好,最好找个温柔的老板,在狭窄的屋子里悠闲度日……”

    露诺亚·法斯特,今年十七岁。

    这名发出废人宣言的年轻人类少女望着天顶小声说道。

    “要不,我还是金盆洗手吧。”

    *

    “又有委托?这个月都几个人了?”

    库洛艾·洛洛是一名“暗杀者”。

    她原本隶属于某个犯罪眷族,整天强迫进行各种工作的她厌恶了这种生活,最终她成功完成了主神布置的超级难题退团了。在旅途中她依靠暗杀维持自己的生计。

    如今,居无定所的她驻扎的,正是闻名遐迩的“世界中心”——欧拉丽。

    她的暗杀成功率非常高,在里世界获得了“黑猫”这一异名。

    “不过,只要你能准备足够的报酬,我还是会完成工作的。”

    身披斗篷的库洛艾如今身处一座偏僻的钟楼。哑然的大钟垂挂在天花板上,静谧的月光从拱窗中洒入。

    这里是她接受“委托”所指定的会面地点之一。

    “恩,那是当然。这次的暗杀对象,是那个‘疾风’。”

    站在库洛艾面前的,是某个商会的矮人。

    这名矮人树敌不少,而且非常贪婪,这个满身铜臭的男人也是会委托自己的老客户。

    “哼,‘疾风’啊……她还活着?”

    “是啊,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就把详细情报告诉你。现在她可是一级通缉犯哦。”

    一张告知书递了过来。上面画着一名披着斗篷的蒙面冒险者。

    肖像下面记载的金额是,8000万法利。

    “这种金额的通缉犯可不多见。我们必须赶在其他家伙之前下手。到时候赏金我们对半——”

    “订金4000万。赏金我七你三。”

    不等男人说完,库洛艾就开价了。

    矮人商人有些狼狈。

    “等、 等一下。这也太……至少四六分吧……”

    “不要。你给我搞清楚。这可是独自歼灭暗派阀的怪物……干掉这种程度的怪物女,不开点高价根本不合算。”

    库洛艾寸步不让。

    罩在头上的兜帽——其中可以看到“黑猫”富有特征的两个猫耳小山——在夜风中飘荡,库洛艾勾起嘴角露出冷笑。

    “要不我一个人也行哦?我就从你这儿榨出情报吧。”

    “好、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面对精通拷问的暗杀者,忍气吞声的矮人只能点头。

    他把记载着“疾风”情报的羊皮纸留下,逃也似地离开了钟楼。

    “……太好骗了喵~”

    确认只剩自己之后,恢复口癖的库洛艾大叹一口气。

    “话说这委托也太难了喵……刚才就应该回绝的喵~”

    库洛艾作为暗杀者的技术相当精湛。

    这毕竟是自己的营生,所以平时都披着冷酷的营业用外表投身于黑暗的工作中。

    不过,她也快受不了了。

    “迷宫都市已经不适合暗杀者生存了喵~好不容易赚的钱也因为下次的准备都花光了喵~”

    就算是暗杀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的库洛艾也觉得欧拉丽的冒险者太强了。光是未雨绸缪的暗杀准备都会花光所有报酬。

    光是干掉一名第二级冒险者就用光了她所有运气。接下来便有大量困难的委托不断涌来,好不容易干掉这一个,立刻又来了下一个。

    原本每天精心打理的美丽尾巴,现在也已经凌乱不堪了。

    “啊~好想过上美少年侍奉优雅生活喵~要是有人能按摩喵的肚子和屁股,让喵在怀里撒娇,那喵就此生无憾了喵~”

    库洛艾·洛洛,今年十六岁。

    这名充满欲望的猫人少女仰望月夜低喃。

    “差不多,该隐退了喵……”

    2

    大雨倾盆。

    冰冷的雨滴洗刷着一切。

    滴落在地上的血斑和雨水混合,渐渐消融。

    “……”

    琉走在街上。

    这是一条无人的小径,她独自一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慢慢前进。

    终于,成功了。

    自己终于复仇了。

    自己终于将夺走同伴的“眷族”和组织,全都毁灭了。

    不过。

    在报复的尽头,自己获得的却并非成就感。

    而是,无尽的空虚。

    “……我,在哪……”

    浸满了整个视野的真红,渐渐转为了灰色。

    同伴的笑容,以及他们临死前的惨状,都渐渐消失在脑中。

    从眼中溢出的泪水,从喉咙中迸发的痛哭,也都消失了。

    琉意识到自己只剩一具空壳了。

    当充斥着身体的激情消失后,整颗心都沉浸在茫然的黑暗中。

    然而,在这无尽的黑暗中,琉丝毫看不到生的希望。

    从天而降的冰雨仿佛制裁的铁锤不断剥夺着她的体温。

    仿佛连神,也在渴望着走上歧途的琉最终惨死。

    身负重伤的身体发出痛苦的喘息,前所未有的疲劳感让四肢脱力,就在这个瞬间,琉宛如一个断线的人偶轰然倒地。

    水花四溅,地上的污泥沾满了全身。

    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仇敌的血,开始渐渐冻结。

    (……太凄惨了。)

    冰冷的夜晚。依稀的魔石灯描绘着光的轮廓。

    这里便是琉的坟墓。琉将死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脏污小径。

    这便是最适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