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终章 所以,我将再度奔驰

    磷光照出了茫漠的薄暗。

    在掺杂魔石灯光的广大窟室里,费尔斯面对怪兽们。

    「真的很抱歉,费尔斯,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别说了,里德。真要追究的话,自从我决定与你们结缘以来,就有心理准备要费心劳力了,只不过以前我是勉为其难就是了。」

    「……真败给你了,谢谢啦。」

    蜥蜴人里德伸出强壮的怪物之手,费尔斯隔著手套握住它。周围的「异端儿」也纷纷向费尔斯道谢,或是发出叫声表达感谢。

    这里是存在于地下城的「异端儿秘里」之一。

    那段漫长的迷宫街攻防战结束后过了几天,里德等人平安回到了这个有其他同胞留守等待的聚落。

    「不过话说回来,古罗斯也好端端地回来了……你这家伙真是狗屎运耶?」

    「……没死成。」

    「真是,不可以说这种话喔?」

    「真是太好了呢,古罗斯!」

    费尔斯望著里德、古罗斯、蕾依与薇妮有说有笑的光景,就像在看一件可贵的事物。

    那场事件之后,里德、薇妮与古罗斯等人顺利会合了。

    是赫斯缇雅与莉莉他们,将古罗斯等人护送到「人造迷宫」的。大家不知该如何向他们道谢,不过照他们的说法,似乎是「多亏有【芙蕾雅眷族】紧盯著【洛基眷族】不放」。

    一切都起因自少年……与那头猛牛展开的一战。

    只要走错任何一步,就看不到眼前这片光景了。

    幸好有少年……有【赫斯缇雅眷族】仗义相助。

    「你还用『魔法』治好了大家的身体,真是让你费心了。这边有超久以前冒险者留下的失物(魔法灵药),你要喝吗?」

    「不了,我一身白骨喝不了……里德,他呢?」

    费尔斯使用痊愈魔法,为受伤的「异端儿」们做过了治疗。

    濒临死亡的猛牛战士伤势也已痊愈,冰封保存的一只手臂也漂亮地接回去了。

    他简短向费尔斯道过谢,就不见了踪影。

    「已经跑『深层』去了……又是去修行。」

    「……这样啊。」

    「说是无论如何必须变得更强才行。」

    为了一分高下。他说。

    听了猛牛战士找到「梦想」的故事,费尔斯晃了晃身上的黑衣。

    他想著一名无论是好是坏,总是受到司掌邂逅的命运女神眷顾的少年,觉得这一切实在离奇。

    「……那么,里德,我真的该走了。乌拉诺斯那边有一堆工作等著我。」

    「好。……费尔斯!」

    「?」

    「你回地表后,跟小贝尔说……」

    「……」

    「……不了,没什么。还是等小子我自己碰到他,再亲口对他说吧,毕竟我们有约定嘛。」

    「嗯,这样比较好。」

    看到里德皱起蜥蜴脸露出笑容,费尔斯点点头。

    「费尔斯!」

    「什么事,薇妮?」

    「再见!下次我们再跟贝尔他们相聚!」

    「……嗯,下次再见。」

    费尔斯心想:这具无法回以笑容的身体,遇到这种时候真令人遗憾。

    他面对目送自己的里德等人,还有漾著笑容的龙族少女。

    无法对少年等人保护的这个世界露出笑容让费尔斯感到懊恼,同时,却也有点感谢这具躯体不会流泪。

    *

    远离地下城的地表混乱果不其然,持续了一段时间。

    尤其是「代达罗斯路」的相关后续处理最是费时,虽说是贫民区,为了让避难的居民们有家可归,公会仍加紧脚步整建灾区。要临时搭盖帐棚,还得布署冒险者或职员好让居民放心,待办事宜不胜枚举。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洛基眷族】主动协助修缮计画,让居民安心不少。不过先是风月街还在重建,接著又是这件事,问题越堆越多,听说洛伊曼公会长终于口吐白沫倒下去了。

    至于闯进地表的怪兽,公会捏造了假报告。

    报告内容描述在贝尔.克朗尼对付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时,【洛基眷族】趁机消灭了其他所有怪兽;是知悉事件始末的乌拉诺斯下的指示。这份连洛伊曼都被蒙在鼓里的虚伪密约,本来以为会伤到【洛基眷族】的自尊而遭到抗拒,意外的是他们并未反对。

    团员与第一级冒险者们似乎都各有各的想法,就这么接受了公会的交涉与消息的公布。预先准备好的悬赏对象(怪兽)的假造「掉落道具」一摆在本部前供人观赏,冒险者们无不流著血泪捶胸顿足,诸神大为悲叹──装的──,都市的居民们都放下心来。

    然后。

    身为事件中心人物的少年则是──

    「──我不会说一切恢复了原状,不过感觉孩子们对贝尔小弟的评价有所改善了。哎,毕竟最后变得就像战争游戏一样嘛。」

    「是吗……」

    看著眼前坐在椅子上报告的荷米斯,乌拉诺斯只说了这么句话。

    在四把火炬照亮的祭坛上,男神又在用匕首刻木头了。

    「虽然让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逃了,但很多人都赞赏贝尔小弟。大概那场搏斗实在太具冲击性了吧。」

    少年的「冒险」荷米斯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他提起这事,耸耸肩,说至少这下再也没有批评少年的声浪。

    年幼的孩子们,想必会再度崇拜起那个小小英雄。而与他立场最相近的冒险者们,这次事情后也一定会认可【小新秀】的表现,对赌命「冒险」的同行给予赞美与畏惧。

    与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的战斗,的确就是如此壮烈。

    与贝尔交战的阿斯泰里奥斯没有任何企图。

    真要说起来,他根本不在乎贝尔的名誉问题。

    他要的终究只有一件事──「再战」。

    然而就结果而论,他毫无虚伪的杀意与战意,看在冒险者或民众的眼里,却成了如假包换的「真实」。不对,那些感情本来就是真的,绝无虚假。

    荷米斯雕刻出了手持双刃斧的猛牛棋子,放在兔子棋子站立的棋盘上。

    「……这次我真的被摆了一道,吃了个瘪。如果这一切都在芙蕾雅小姐的手掌心里,那我心里还痛快点,但是……」

    他瞥一眼猛牛棋子,面露有点生气的笑容。

    荷米斯站起来两手拍拍,转身朝向稳坐神座的乌拉诺斯。

    「报告结束,有其他想问的吗?」

    「……今后还有可能协助我等吗?」

    「只要你答应我不把贝尔小弟卷进『异端儿』的问题,我愿意再为你效劳一阵子。如今『人造迷宫』的存在昭然若揭,我们互相敌视也不是办法。我倒想问你,你都无所谓吗,乌拉诺斯?」

    「男神(宙斯)与女神(赫拉)如今不在这里,我能调动的战力有限,无可奈何。」

    老神作为欧拉丽的安宁支柱事务性地回答,荷米斯说了声「知道啦」举起双手。

    「反正这次的事情,也可能让赫斯缇雅或贝尔小弟开始讨厌我,我就先去诚心诚意地低头道个歉吧。」

    「……」

    「──不过,以后我的作风还是不会改变。」

    为了英雄。他说。

    也许有朝一日,我还是得与你为敌。荷米斯一双橙黄眼瞳如此表明立场,就戴起夹在腋下的旅行帽。

    「那么,容我告辞。继续在这里打混,恐怕又要惹人反感了。」

    说完,荷米斯就步上通往地表的阶梯,离开「祈祷厅」。

    过了一会,阶梯以外的另一扇「秘密通道」的暗门应声开启。费尔斯挥开黑暗现身。

    「我回来了,乌拉诺斯。……刚才有人来过吗?」

    「是荷米斯。」

    费尔斯看著放在祭坛前的西洋棋盘问道,乌拉诺斯回答他。

    虽看不出表情,但黑衣魔术师板起脸闷不吭声,然后晃晃漆黑连衣帽,就像在叹气一样。

    「『异端儿』们都平安送回秘里了。没有人在地表骚动丧命。」

    「是吗。」

    费尔斯报告完毕后,仰望乌拉诺斯苍穹般的苍蓝双眼。

    「当然,我们还没能证明『异端儿』们的存在意义。他们与人族的问题没有一件是解决的,路程依然崎岖漫长。」

    「说不定这次这件事,还让他们离宿愿更远了。」黑衣魔术师斩钉截铁地说。

    「不过,也有明确的收获。」

    听到老神这句话,费尔斯点点头。

    「我恐怕无法原谅天神荷米斯,不过……我也要跟他选择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