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章 神的密谋

    赫斯缇雅拿著浸水的手札,脸色惨白。

    「书写内容没消失……墨水没有溶解(、、、、、、)……!」

    文字一点都没糊掉。

    这件事实让女神受到笔墨难以形容的强烈冲击。

    不,真要追究的话,完全没有起皱的页面质感也不对劲。千年前的古老纸张吸了水还能保持原形,就证明了这本手札──

    「这本手札本身就是『魔道具』……?不无可能,虽然不无可能……!」

    这本受诅咒的「手札」出自大名鼎鼎的名匠代达罗斯之手。

    赫斯缇雅听说他是乌拉诺斯的少数几名眷属之一,也是最早期领受「神的恩惠」的几人之一。

    而他的晚年──诸神降临的神时代初期,不可能(、、、)有那么(、、、)丰富的(、、、)魔道具。以「神秘(发展能力)」的显现为首,魔道具的专业知识都是这千年以来慢慢累积的。只具备开关功能的最硬金属(山铜)「门」姑且不论,这样的一本古籍,赫斯缇雅不认为代达罗斯做得出来。

    赫斯缇雅不幸地明白到,这是有人蓄意重制古代手札。

    就像为了蒙骗他人一样。

    「而且,这种不溶于水的墨水……我知道这种属性……」

    赫斯缇雅知道一种东西,跟这种墨水相同。猫头鹰使魔替费尔斯送来的信也是如此,血红笔迹即使淋雨也不会晕开。

    那是能以血液代替墨水的魔道具「沾血笔(blood feather)」。

    这种血红羽毛笔在欧拉丽极为普及,广受冒险者们欢迎。

    没错,发明那种道具的是──【万能者】。

    「伊刻洛斯并没有给我什么『手札』。」

    面对哑然无语的费尔斯与「异端儿」们,荷米斯悠然自得地说。

    「『手札』原本的主人是狄克斯.佩尔迪克斯。如今本人已死……真正(原版)的手札,应该掉在『人造迷宫』的哪里吧?」

    祖先(代达罗斯)的遗产会继承给子孙,无论是「人造迷宫」还是「手札」都一样。

    荷米斯说即使是主神也无法随便拿走「手札」,他的脸上仍挂著笑容。

    这助长了费尔斯的困惑、混乱与愤怒。

    「那么,那本手札是!」

    「假货。交给赫斯缇雅他们的,是我的眷属(孩子)制作的仿冒品。做得很精致吧?我拜托她运用魔道具,重现了千年前的执迷不悟。」

    荷米斯回答著,从他背后,出现一名眼睛下面累积著倦色的水蓝色头发美女。【万能者】接受了天神的恳求,短短几天内不眠不休,成功伪造了名匠(代达罗斯)的执著。

    荷米斯在交出「手札」时,在乌拉诺斯面前说的一切,只有「调查过『人造迷宫』」这一句是真话。跟【洛基眷族】调查的范围完全重叠。

    换言之,地下一楼以下的「设计图」完全是凭空虚构。

    而赫斯缇雅与费尔斯用来引路的地图当中,也夹杂了「谎言」。

    就是这个地点。

    「你在地图上画出根本不存在的『门』,诱骗我们来到这里……!?」

    「从结论来说就是这样,既然那个【洛基眷族】守住了所有入口,那么只要有一条活路,你们就非走不可,对吧?」

    死路的位置,记载了不存在的「门」。

    费尔斯等人被假造的「手札」带领,跳进了天神准备的陷阱。

    怪不得芬恩的预测会失准。他能够察觉危机的「直觉」不起作用也无可厚非。

    因为「异端儿」们完全走错了方向。

    「只要看穿你们会往西还是往东……再来只需抱持信心,耐心等候即可,也就是在这个地方。」

    男神说出了「等人送上门」的真相,摸摸旅行帽的帽檐。

    「请你们别怪乌拉诺斯,他跟我约好了必须『协助』我,做为至今的回报。」

    荷米斯为何不直接将「手札」交给贝尔等人?

    很简单,为了不启人疑窦。

    他用乌拉诺斯做为中间人,藉此缓和了赫斯缇雅与费尔斯等人的疑心,换个说法就是掩人耳目。东西一旦来自刚正老神之手,赫斯缇雅等人不疑有他,就这么相信了。

    「【洛基眷族】本来不认为你们会自己往死路走,但只要掌握到你们的行踪,迟早也会过来的。」

    「……!」

    「不过请你们放心,还有别条『捷径』可以走。只要到了那里,你们就能平安回地下城了。」

    荷米斯就像把对方逼进死胡同了一样,与跳进死路的费尔斯以及「异端儿」正面相对,将绝望与希望同时摆在他们眼前。

    这代表何种意义,再明白不过了。

    此时荷米斯握著众人的生杀大权。

    「异端儿」们比费尔斯更难以恢复平静,都被天神的笑容震慑住了;至于费尔斯,则是将漆黑手套握得叽叽作响。涌上心头的除了愤怒,还有前所未有的焦躁。

    基于过去的成就而被誉为「贤者」,活过八百年以上漫长岁月的愚者,走到这一步,不得不察觉到一件事。

    那就是他们,都受到神意摆弄了。

    「──费尔斯,事情不太对劲!浸水的手札竟然还保有原形……这是假货!乌拉诺斯……不对,一定是荷米斯那家伙做了什么……!」

    赫斯缇雅的叫声,在弥漫悚栗气氛的死路中响起。那是来自眼晶的通讯。

    费尔斯在荷米斯的视线催促下,无言地握紧水晶,将其捏碎。

    女神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有什么目的,天神荷米斯……」

    「我想做个交易,不对,应该是请求吧?」

    「异端儿」们无权拒绝。

    费尔斯每字每句甚至是带著怨恨了,被他一问,荷米斯眯起眼睛。

    背后让随从跟著,他环顾眼前的怪物们,慢慢开口说道:

    「死吧,异端的怪物们。」

    *

    与薇妮等人辞别后。

    贝尔与春姬离开孤儿院的后院,来到「代达罗斯路」北区一个高处。

    「街上的骚动平静下来了呢……」

    「是呀,各位『异端儿』此时应该也回到地下城了……」

    栏杆前方铺展开来的贫民区街景,可以看到喧闹的巨浪渐渐退去。弥漫西区的黑雾也已完全消散,看得出来骚动慢慢在平息。

    并肩站在一起的贝尔与春姬,胸中怀抱称为成就感又带有些许寂寥的情感,眺望著复杂怪异的迷宫街。

    「……他们说还有最后一个『异端儿』留在这里……真的帮不了他吗?」

    「贝尔大人……」

    「虽然听起来他是自愿留下来,我这样可能太鸡婆,可是……」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活下来。贝尔回想起薇妮等人的身影,欲言又止。

    看到年纪比自己小的少年的这副模样,春姬眯细双眼,正面露微笑时──

    「──贝尔、春姬!听得见吗!?」

    装在护手上的水晶,发出女神的声音。

    「神仙?怎么了?」

    「我有很多话想讲,但总之先会合吧!我会往你们那边走,你们听我指示!」

    「咦……啊,好、好的,我明白了。」

    赫斯缇雅急坏了的语气让贝尔慌了起来。然后他与春姬面面相觑,两人很快就分享了不祥的预感。

    主神连事情都来不及解释就急著带路,两人听从声音指示,不久就在迷宫街正西边的广场成功碰头。

    赫斯缇雅晃动著塞满「魔法地图」与其他道具的背包出现,一看到两人,连慰劳话都直接跳过,就连珠炮似地把现况解释给他们听。

    「那本『代达罗斯手札』是假货!而且我联络不上费尔斯他们了!」

    「假、假货……?联络不上各位『异端儿』……?」

    「这、这是怎么回事,神仙!?」

    「不知道,我不知道,可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面对狼狈的春姬与贝尔,赫斯缇雅把绑起的黑发乱抓一通。

    眼看主神如此焦急,贝尔与春姬也都明白到情况的严重性。

    「贝尔,抱歉,可以请你去地下通道看看吗?【洛基眷族】还没走,我知道很危险,但还是希望你能去看看情形!」

    「我、我知道了!」

    仓促解释了几句后,贝尔抓起「双面隐身衣」就想往外跑,不过──

    「啊,等一下,贝尔!」

    「咦?」

    「为了以防万一,先替你更新一下【能力值】吧……谁知道会有什么状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