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章 代达罗斯前哨战

    作战行动由莉莉起头。

    「怪兽们在鬼吼什么!」

    「它们在哪里发出叫声的,快找!」

    听见怪兽的遥吠,「代达罗斯路」的冒险者们为之哗然,其中只有某个小人族青年悄悄潜入后巷。到了避开他人目光的地方后,他靠著骯脏的墙壁,一手放在额上。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灰色光膜包住他的全身,如溶化般消失后,解除了变身魔法【灶灰女】的莉莉大叹一口气。

    「啊啊,真讨厌,多可怕啊。要是被冒险者们逮到,铁定会被当场砍死的。为什么莉莉得做这种事……」

    莉莉嘟嘟囔囔自言自语老半天后,终于下定决心。

    她竖起栗色眉毛,阖起眼睑。

    「【你的刻印(伤痕)是属于我的。我的刻印(伤痕)还是属于我的】。」

    樱桃小口咏唱出咒文,变身魔法再次发动。

    一瞬间后,变出了一身宽松战斗装(battle jacket)、脖子上坏掉的怀表,以及毛球般的尾巴与长耳朵。是一双红色大眼睛滴溜滴溜转的兔子怪兽──独角兔。

    【灶灰女】只要达成「与自己体格相近者」的条件,即使是怪兽也能模仿。莉莉从体型矮小的「异端儿」当中选出外貌还算能看的独角兔亚露露,心一横,从暗处蹦了出来。

    「豁出去啦(啾──)!」

    莉莉连声音都变得不再像人,边叫边跑,马上就被冒险者们发现。

    「出、出现啦──!?」

    「是怪兽!在后巷──!」

    冒险者们发出怒吼,从主要街道杀向后巷。

    看到高额赏金对象出现,冒险者眼神大变。他们满眼血丝地高举剑或斧头,追赶蹦蹦跳跳四处逃窜的猎物。「真是见钱眼开!冒险者就是这样才惹人厌!」莉莉倒没想到自己也差不多,发出满口兔子惨叫式的怨言。

    然而,冒险者们可是既凶暴又身手灵敏。【灶灰女】只能模仿外形,但能力参数(ability)仍然是自己(莉莉)的,无法复制比自己更高的【能力值】以及怪兽的潜在能力。追兵中也包括了高级冒险者,莉莉不过是一介支援者,恐怕三两下就会落入他们之手。事实上,莉莉已经好几次差点被抓。

    因此每次遇到危险,莉莉就逃进死角……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然后即刻解除变身魔法(灶灰女)。

    于是怪兽恢复成莉莉原本的模样,若无其事地躲过一脸凶神恶煞的冒险者们。

    变身又解除,变身又解除。每次以为已经追到独角兔了,结果又不知消失到哪里去,让冒险者火气越来越大。他们在网状交错的狭窄小径里肩膀身体互相碰撞,很快就骂声四起。

    耳朵听著冒险者们越加混乱的状况,莉莉反覆使用「魔法」,气喘吁吁地在迷宫街里到处乱跑。

    「呜呜,费尔斯大人,莉莉恨您~!」

    她一边埋怨著订立作战计画的愚者,一边全力完成自己的职责。

    「『独角兔』出现了!」

    「在那边,把它追进死路!」

    冒险者们的激动喊叫,也传进了与莉莉同样待在迷宫街南侧的贝尔耳里。

    「……!」

    捉住埃伊娜因里德他们的遥吠而错愕的空档,贝尔趁隙挣脱了她的手。

    「对不起了,埃伊娜小姐!」

    「啊,贝尔!!」

    当埃伊娜注意到时,贝尔已经飞奔而出,回头看向越离越远的她。

    「之后你要骂我多久都行!」

    「真是!」

    看到贝尔跑走,埃伊娜装出生气的样子。

    坦白讲,埃伊娜也想追去,想拦下少年。一想到少年可能又要投身险境受到伤害,她就担心害怕。可是贝尔是冒险者,埃伊娜是公会的人。她虽然一时激动,出于私情跑来找少年,但还是必须作为职员完成责任才行。

    「……忘了把荷米斯神给我的失物交给他了。」

    埃伊娜低头看看戴在右手上的手镯,刚才的怒气全消,担忧地望著少年。贝尔背对她的视线,沿著道路跑远了。

    「贝尔,走散的『异端儿』当中,好像有两只在代达罗斯路东侧。」

    「东侧……离我们南侧这边有点远呢,那么……」

    「对,按照预定计画,你专心吸引别人注意就好。」

    藏在披风底下的护手,传来赫斯缇雅模糊的声音。她应该是听费尔斯说了有哪些同胞回应里德的呼唤,才转告贝尔。

    贝尔小声对眼晶回答,点头接受赫斯缇雅的指示。

    (艾丝小姐……果然追了上来。其他冒险者会来也在预料之中,只是……)

    艾丝在房屋屋顶上与少年平行奔跑,贝尔转头瞥她一眼,然后顺势看看背后。

    有人自贝尔后方追上来,也有人像狩猎者一样不跟太紧,保持一定距离──他感觉得到视线。也许是主神的指示,这些冒险者不去抓独角兔(莉莉),专注于跟踪真正重要的少年(贝尔)。如果把隐藏身形的人也算进去,人数相当多。这么多人追著自己跑,好像只要跟著贝尔,就能找到藏宝地点似的。

    (【洛基眷族】不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声东击西就失败了。我必须暂时躲开艾丝小姐跟这些人!)

    贝尔做出决断,加快了速度。

    他从道路转弯,奔进无数树枝般分岔的小径之一。

    「!」

    「快去,别追丢了!」

    贝尔与被独角兔耍得团团转的冒险者们擦身而过,前往临近的东南区。

    冒险者们对贝尔紧追不舍。把他们引到这里来了,目前都还好。再来贝尔得做点「什么事」,把他们留在这里。如果能奢求的话,最好是能让他们追丢贝尔,停留在东南区的「什么事」。

    (娜扎小姐、琉小姐,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贝尔利用遮蔽物一逃离追踪者的视线,马上把消除体味的香包内容物当头洒下。然后他将披在身上的黑色披风翻面(、、),覆盖全身。

    一瞬后,贝尔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

    「【小新秀】到哪去了!?」

    仍然待在现场的贝尔,听见了众人混乱的喊叫,同时也感觉到艾丝的惊愕。

    这是费尔斯的魔道具「双面隐身衣」。

    效果与万能者(亚丝菲)的「黑帝斯头盔」相同,能让装备者变成「透明状态(invisibility)」。不同于黑头盔(黑帝斯头盔)会让装备之人强制隐身,这件隐身衣(veil)两面都能穿,可依不同用途使用。只要翻面,一件普通披风立刻成了秘密行动装备。

    贝尔成功让艾丝与冒险者们大吃一惊,维持著「透明状态」离开现场。

    「那个混帐,躲到哪里去了……!」

    冒险者们追丢了贝尔,到处找人,正被复杂的道路与一堆遮蔽物弄得烦躁不堪时……注意到了「那个」。

    「有股甜香……?」

    以兽人为首,一丝幽香令他们满脸诧异。

    然而,彷佛要打断他们的疑问,一名冒险者大叫起来:

    「找到了,是【小新秀】!进那栋屋子去了!」

    人类冒险者的一句话,让其他人都眼神大变,冲向该处。

    众人心想「真会给人找麻烦」,入侵盖在后巷路旁的一间废弃房屋──然而……

    「不对,是这边,在路上!」

    「啥!?」

    「有、有怪兽!怪兽出现啦~!」

    发现敌踪的声音此起彼落,让冒险者们困惑不已。怪兽的目击消息也就算了,贝尔.克朗尼怎么可能到处现身?众人心想可能是其他冒险者说谎想抢功,各自只听自己人的声音行动,但是……

    「喂,根本没人啊!?没【小新秀】也没怪兽!」

    「我、我真的看到了啊!啊……在、在你背后!」

    兽人指著自己的背后喊叫,可冒险者回头一看,半个人也没有。

    气得面红耳赤的矮人高级冒险者,揍了同样身为高级冒险者的男人的头一拳。

    「哇……这个真的能让人看见幻觉耶……」

    ──听到怒吼与困惑的声音传来,用湿布(领巾)掩住鼻子的娜扎佩服地说。

    她另一只手拿著的,是两朵枯萎的花。红蓝花瓣仔细一看,会发现微微散放著金色花粉。这也是费尔斯的魔道具「幻想花」。

    效果是让吸入花粉的人,看见花朵所记住的物体的幻影。虽然对「异常抗性(发展技能)」无效,但在众多冒险者云集的这个状况下,已足以引发混乱。初级冒险者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