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章 开战前夜

    细碎的云层背后,朦胧明月散发著幽玄光辉。

    雨后的夜晚依然乌云密布,好似沉浸于海底深层的黑暗包覆都市。平常如打翻珠宝箱般的辉煌街道,点亮的魔石灯少了一些,也听不到人群的热闹喧嚣。

    银发女神从白墙巨塔上,眺望著这样的欧拉丽。

    「芙蕾雅女神,属下可否斗胆问一句?」

    「什么事,奥它?」

    在都市中央,摩天楼设施(巴别塔)最高楼层。芙蕾雅站在无接缝的巨大玻璃窗前,回应随从(奥它)自背后发出的声音。

    「您如何看待天神荷米斯提供的情报?」

    「你说那些『异端儿』?这个嘛,情报内容与从第18层回来的阿尔弗利克他们所言没有矛盾,我认为可以采信。」

    事情追溯到两天前,当时荷米斯来访,将关于本次事件的情报提供给芙蕾雅。其中包括「异端儿」与「人造迷宫」等等,也提到贝尔为了拯救怪物们而苦恼。

    芙蕾雅虽吃了一惊,但也仅止于此。

    美之女神的关心对象一样只限少年一人,比起他,「异端儿」的命运或乌拉诺斯的打算之类,说真的她都不在乎。她如今知道了一切,仍保持沉默。

    就像这样,她始终从欧拉丽的最高位置静观局势,到了令其他势力心里发毛的地步。

    「荷米斯似乎也是别有用心,才会跟我说出一切……」

    探询过芙蕾雅的意向后。

    荷米斯当著她的面,说出了要求:

    「芙蕾雅小姐,贝尔小弟的现况令我忧心。我有打算为这事四处奔走,不知道你是否也愿意伸出援手?」

    对于这番话,芙蕾雅的回答是:

    「你忘了我与美神(伊丝塔)开战时,你对我做了什么吗?」

    就这么一句话。还附上任谁来看都要心醉神迷的美丽微笑。

    表情发僵的荷米斯似乎也并不期待,投降般举起双手,同时又如此说道:

    ──那么,但愿你能静静旁观。

    (能够就这样交给荷米斯处理吗?)

    芙蕾雅思考著。荷米斯与自己在「贝尔」这一点上,利害关系是一致的。也正因为利害关系一致,那个男神才会来探询自己的意向,想必绝不会引发芙蕾雅「不喜欢」的发展。既然如此,放著不管似乎也影响不大。但真要说起来,只有自己可以拿那孩子取乐,而且最近也有点冷落他了,或者乾脆说她可能是在嫉妒那个男神……不对不对不对。

    芙蕾雅面不改色,用手指缠绕著头发。

    「贝尔.克朗尼那边如何处理?」

    奥它再度问道。

    他揣度女神的心思,提及她此刻最在意的问题。

    「市民对他充满敌意,本人看起来也十分困窘,这样下去……」

    「那孩子会站起来的。」

    芙蕾雅打断野猪人(boars)随从的话说道。声调中不带任何怀疑。

    正好就在这时,她视线无意间往下一看,遥远视野下方的街道上──出现了恢复光彩的透明光辉。

    ──看吧。

    来了。她想。

    等你很久了唷?她想。

    芙蕾雅像个为相思所苦的少女,自然而然地微笑。

    采取行动的时刻来临,银瞳暂且阖起了眼睑。

    具有理性的怪兽「异端儿」、不畏受伤投身战场的少年、此时仍藏在某处有志难伸的灵魂光辉,然后是那个──

    芙蕾雅从思考的泉水中起身,眺望都市,动了动娇艳的嘴唇:

    「奥它,可以为我做件事吗?」

    「请吩咐。」

    「我要动身,不过,我现在请你做的事可能只是白费功夫……接下来会如何发展,我也无法预测。」

    「纵然如此,属下也愿意实现您的神意。」

    「谢谢你。」美之女神对玻璃上的倒影回以笑容,命令道:

    「也把我接下来所说的话转达给艾伦他们。」

    *

    重新下定决心解救薇妮他们后,当天深夜,我们悄悄开始行动。

    『整座都市的人都在监视你们,万万别忘了。』

    我将费尔斯的警告铭记在心,听从信件的指示,在沉入黑暗的市区潜行。

    我与莉莉一同出了宅邸,往西北前进。众多「跟监者」立即尾随我们而来。我一边感觉到监视的视线,一边努力假装不知道,前往西北大街「冒险者街」。

    大道上一家一家的商店都拉下了铁门。我们赶到后巷,进入在这种状况下仍照常营业、一般所谓有点可疑的店家,买下灵药(potion)等道具(item),然后假装在整理装备,在一家店门口驻足。

    从杳无人烟的巷弄深处,再走下通往地下的阶梯,就看到一扇老旧斑驳的门扉,挂在上面的招牌,勉强可以辨识出「魔女隐居屋」几个字。

    这是信中内容指示给我们的目的地。

    店铺位于地下,不会受到监视。

    「……哎唷,正觉得这长相陌生呢,嘻嘻嘻!这不是在城里引起轩然大波的【小新秀】吗?你一个冒险者,既非魔导士,也不是魔术师,到我这店里来有何贵干?」

    打开吱吱作响的门,只见一名鹰勾鼻的老婆婆(人类)待在柜台后面。面对这位身穿长袍,头戴尖帽子,正符合魔女形象的人物,我想起书信的内容。

    『目的地有个叫雷诺娃的店主,将我写在这里的暗语告诉她。』

    照著费尔斯的指示,我开口道:

    「──『亚尔特拿的猫会作不老不死的梦吗?』」

    暗语立刻有了效果。

    看起来阴阳怪气的魔女睁大双眼,凝视神情紧张的我与莉莉。

    「……是费尔斯大人派你们来的吗?」

    费尔斯,大人……?

    我们没听说费尔斯与店主的关系,正不知如何回答时,她轻轻摇了摇头。

    「不,就不追问了。事实就是你们带著那位大人的口信来到这里,如此而已。」

    老婆婆说:「过来。」就走进店里深处,我与莉莉追上去。柜子上放了瓶装蛇蝎,血红汁液在大锅里咕嘟咕嘟地滚沸,天花板上挂著链条与镰刀。我们经过这些物品旁边,来到一个巨大的书柜前。

    满是皱纹的手指一勾住白色书本的书背,就听到「喀」一声。一部分书柜先是向外突出,接著往旁滑开──露出藏在背后的仓库。

    「这、这里就是……」

    「虽然信上有写……但这些全都是『魔道具』……」

    成对的双晶、用独角兽(unicorn)的角做成的白银酒杯、装满宝箱的各色宝石、以精灵(elf)的树木为材料,带有树叶的音乐盒……各种各样前所未见的「贤者」精心制作的魔道具,塞满了往内延伸的空间。这间隐藏仓库近似一种宝库……不,根本就是童话中魔法师的秘密房间,使我与莉莉都看傻了眼。

    费尔斯在信上第一件委托我们的,就是造访他请人看守以备不时之需的隐藏仓库,将他的魔道具带出来。

    「只有性情扭曲的诸神,能与那位永生不死的大人分享时光。那位大人无法珍爱那些终将逝去的人。我们世世代代守卫这座宝库……而你们是带著那位大人的信赖,第一个造访此处的人。」

    店主在我们背后缓慢地低喃。老婆婆言词中流露出对高贵人士的敬爱与哀怜,留下我们离开了仓库。

    「喜欢什么就拿去吧……请你们成为那位大人的力量。」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与莉莉对她的背影点头答应。

    没时间了,我们在仓库里东挑西拣,将许多魔道具一一塞进背包。

    「命,有没有人跟踪我们?」

    「不要紧,赫斯缇雅女神,看来几乎所有人都去追贝尔大人他们了。」

    贝尔与莉莉外出后,赫斯缇雅与命过了一段时间,也溜出宅邸。

    趁著监视目光集中在贝尔等人身上,她们也按照费尔斯的指示展开行动。命运用连专业「忍者」都自叹弗如的隐密技术摆脱少数追踪者后,来到挂著「四号街」路标的阴暗街道──赫斯缇雅有看过这条路。

    「记得我那时就是在这附近被抓走……信上也说就在这附近……哦!」

    命保持高度警戒注意周围动静时,赫斯缇雅找到了她要的东西。

    那是一块靠近后巷的墙壁,她按照信上指示操作壁面刻有纹路的地方,试著一动,墙壁就无声无息地开出通往地下的入口。

    「那么命,我去去就回喔。」

    「好的,在下在此等候。」

    「嘿咻。」赫斯缇雅将身体滑进入口后,石墙立刻关上了。这条通往深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