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章 平行的丝线,交错的思绪

    跟希儿小姐告别,我一个人走向与神仙分手的地点。

    这里也是一样,与我擦身而过的人们,都对我表示出反感。虽说希儿小姐才刚替我打气,但还是很难适应。

    我视线略为低垂,加快脚步。

    「贝尔.克朗尼。」

    这时,有人出声叫我。

    之前大家只是看不起我,并没有人叫住过我,我惊讶地停下脚步。

    转头一看,出现在那里的是──

    「──!!芬恩,先生……?」

    是金黄色头发的小人族。

    装备著防具与长枪的【洛基眷族】团长,定睛注视著我。

    「装备只有护身用的匕首,是吗……。以这种状况来说,还真是轻便呢。」

    看到对方伴随著笑意眯细的碧眼,我心脏跳了一下。

    现在的我没穿任何防具,因为我知道「异端儿」不是危险的存在。但其他冒险者并不知情,旁人一定会说我这身打扮太不小心,看在芬恩先生眼里不知做何感想。

    虽说我是没多余心思去考虑,但实在太疏忽了。就在我为自己的失败狼狈时,芬恩先生若无其事地对我说:

    「你现在一个人吗?正好,我想跟你单独说说话。」

    听到他的要求,我与周遭偷看我们的亚人(demi-human)们全都吃了一惊。

    转瞬间,我们就暴露在奇异的目光下。即使连芬恩先生自己都遭受到责备的视线,小人族的第一级冒险者却对我面露笑容。

    然而,他那看似友好的笑容却让我几乎要提高戒心……是我误会他了吗?

    「你意下如何?」

    「……我知道了。」

    面对那双碧眼,我感觉自己似乎无权拒绝。

    我发出的声音虽比想像中还僵硬,但仍接受了芬恩先生的要求。

    为了找个无人打扰的地方,我跟在他小小的背后,来到木桶木箱乱摆一通,像个仓库的死巷。

    「……」

    之前也有过这种状况,记得当时他找我,是为了商量小人族的求婚一事。

    然而现在,状况与以前大有不同。

    他主动接触一度为敌的对手,目的是什么──

    芬恩先生彷佛猜出了我的这种心思,回过头来的同时开口说道:

    「关于你那天的举动,我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应该优先考量的,是如何解决现况。我想与你谈点有建设性的事。」

    芬恩先生抬头看著我惊讶的表情,表示想跟我来场会谈。

    「您想跟我谈……?」

    「对,你对于那些武装怪兽,是否知道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内情』?更进一步而言,我认为你很清楚这次事件的全貌。」

    然后,他一口气踏入核心。

    我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被枪尖对准了心脏那样。

    【勇者(Braver)】芬恩.迪姆那不只有过人的战斗能力,连地下城「深层」的异常状况(Irregular)都能轻松搞定的指挥能力──精明的「头脑」更是有名。

    他究竟察觉到了多少?知道什么,又想要哪些情报?

    他是敌人,还是可能成为自己人?

    狂跳的心脏妨碍我思考,我大受震惊,目不转睛盯著芬恩先生。

    「我认为那时我们对立,只是出于一点小误会。若是能分享情报,情况应该不至于那样。」

    听了芬恩先生的主张,我用右手摸了摸胸口。

    的确,或许可以有更聪明的方法。与【洛基眷族】对峙时,如果我能说出自己的所有隐情,也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但是,一决定要拯救薇妮的瞬间,我的身体就擅自动了起来。

    只能说那是一种直觉。

    芬恩先生这个人……那时不管别人说什么,一定都会击毙(、、)失控的薇妮。

    毫不留情,不接受任何哀求。

    看到他投掷出长枪,那双碧眼从屋顶上俯视著我,我的本能就放弃了沟通这个选项。

    那是身为团长的「器量」的差异。他是程度更甚莉莉的现实主义者,面对任何事情都大公无私平等以对,并能以此为原则做取舍。他的天秤是公正、残酷而冷酷的。

    他是为了顾全大局,做起割舍毫不迟疑的人。

    「再说,现在情况与当时不同。」

    可是,现在呢?

    芬恩先生说的没错,情况已经不同以往。

    现在没有失控的龙女(薇妮),目前没有可能危害一般民众的原因。我们本来其实也没有理由对立。我不奢求【洛基眷族】所有成员都懂,但只要芬恩先生一个人,能对「异端儿」的存在表示理解……

    我自己也知道整段对话的主导权始终握在芬恩先生手里,但我信任他的人品,不知该不该坦白说出「异端儿」的事。

    「贝尔.克朗尼,你如果知道些什么,请告诉我。」

    「我……」

    如果有可能请他帮助……说出来或许也不要紧?

    就在我紧闭的嘴唇即将开启时。

    「嗨,贝尔小弟!真巧耶!」

    「「!」」

    一尊男神活泼开朗的声音,响彻死巷内。

    「荷米斯神……?」

    「没错,就是我,荷米斯。看你站在这里不动,难道是迷路了?还是说贝尔小弟也是来『代达罗斯路』收集情报?」

    戴著羽饰旅行帽的荷米斯神出现在我们后方,他态度轻松地走过来,好像现在才发现芬恩先生躲在我后面一样,做出反应:

    「哎呀,是【勇者】啊。你们忙著谈事情?」

    「……没有,已经谈完了,天神荷米斯。」

    荷米斯神对著芬恩先生笑,芬恩先生用一种刺探的目光观察他的表情。

    很快他就叹口气,就像死了心般迈步离开我们面前。

    眼看芬恩先生从我身边走过,我正不知所措时,他于离去之际,转头看向我。

    「贝尔.克朗尼,你有『钥匙』吗?」

    「……?」

    起初,我不懂他这话的意思。

    然而隔了一拍的时间,我心头一惊,肩膀晃了一下。

    「钥匙」……他是说人造迷宫的「钥匙(宝珠)」?

    想起那颗现在不在我手边,刻有「D」字记号的眼球魔道具(magic item),我正面露紧张神色时,芬恩先生笑了一下。

    「没什么,不知道就算了,忘了吧。」

    说完,芬恩先生就没再留步,离开了死巷。

    我呆愣地目送小个头背影消失在复杂道路的远处,然后看看身旁的荷米斯神。

    「荷米斯神,您怎么会来这里……」

    「贝尔小弟。」

    荷米斯神打断我的疑问,手放在我的肩上,把脸凑过来。

    「不要把『异端儿』的情报告诉【洛基眷族】比较好。」

    「!」

    听到荷米斯神口中说出「异端儿」这个名词,再加上忠告的内容,我受了二重惊吓。

    荷米斯神并不管我答不出话来,压低声音继续说:

    「不,应该说告诉他们也没用吧?【洛基眷族】就算知道那些怪兽具有理性,我想他们最终还是只会选择歼灭(、、)。」

    「……!」

    「就算他们答应帮助你,我看也只是想利用你喔?」

    然后,荷米斯神语气坚定地告诉我:

    「就这个问题而言,你与【勇者】率领的【洛基眷族】永远是平行线。我敢打赌。」

    听到天神亲口断言,我倒抽一口冷气。

    荷米斯神不苟言笑地讲完该讲的话后,忽地放开了我,重新摆出难以捉摸的花美男笑靥。

    「我也有参与『异端儿』这件事。是乌拉诺斯委托我的。」

    「……!乌拉诺斯神委托您?」

    「没错,我现在正在追踪『异端儿』的下落。」

    荷米斯神像公布谜底般把事情告诉我,我真是惊愕连连。

    「目前就连【万能者(亚丝菲)】他们也还没能找出『异端儿』去了哪里,只听说有几人在地下水道目击到它们就是了。或许该说真不愧是落魄的『贤者』吧?」

    听到荷米斯神连落魄的「贤者」──费尔斯的事情都知道,我再也没有理由怀疑他。我将这尊天神认定为共享情报的一分子。

    「您究竟是从何时知道的……?」

    「满久的喔,我想我早在贝尔小弟你们之前,就得知了『异端儿』的存在。所以我们直至今日,都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做事。」

    「那、那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