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特典小说 BD7短篇 英雄挽歌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cleverchm

    “拜托了,贝尔·克朗尼……杀了那家伙。”

    我面前站着一位陌生的人类男性冒险者,他正颤抖地恳求我。

    他的怀里抱着一位满身疮痍的兽人女性。

    一看便知那是致命伤,血流不止,这位冒险者恐怕不会再醒来了。

    “快杀了,那头怪物……!”

    这里是四周冰冷昏暗的迷宫。

    泪流满面的男性冒险者抱着身受重伤的同伴看着前方,只见道路深处的黑暗中有一双危险的眼睛闪着凶光向这里靠近。

    这件事情很单纯,只不过是在地城里经常发生的琐事。

    这些栖息在下层袭击上级冒险者的大型怪物偶尔会来到上层,因为这样的异常事态,他们单方面被蹂躏,最终只能束手无策地败退。

    而他们此时正向恰巧路过的我求救。

    因为无法及时接受治疗,他身负重伤的同伴恐怕……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就在我们面前断气了。

    “我也知道我们错估了风险,而且我们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但是,但是……”

    既然要以冒险者为生,那么当然也要拥有随时丧命的觉悟。

    毕竟安逸的工作要多少有多少。但是他们,以及那位已经断气的兽人女性全都选择成为冒险者,是为了财富和名声呢,还是为了满足欲望呢,抑或是被“未知”所魅惑呢,不管理由是什么,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了风险,但还是自愿选择了这个职业。

    所以说,他们无权去怨恨怪物。

    既然你选择成为冒险者,无论你是受到了无法痊愈的重伤,还是失去了无可替代的同伴,如果你去憎恨怪物的话,那就从根本上搞错了,只会让人觉得滑稽。

    男性冒险者咀嚼着这项规则,抱着逐渐冰冷的同伴尸骸泪流不止。

    “拜托了,请帮我们报仇吧……!”

    他颓丧地宣泄着私愤,同时,呜咽着向我请求。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击冒险者的死。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一定也有不少相同的场景,只是我到现在还没真正面对过这残酷的现实。

    看着同僚断气的瞬间,我茫然若失,同时看着这个泪眼婆娑的人……我停止了思考和动作。

    动摇和杂念逐渐消失,如今我的手脚凭着一个明确的意志行动起来。

    我要去打倒那个发出凶暴咆哮逐渐接近的怪物。

    “贝尔……”

    “贝尔大人……”

    背后传来了韦尔夫和莉莉的呼唤。

    我捏紧“神之匕首”,全力冲向了咆哮的怪物。

    *

    在欧拉丽,死人是司空见惯的事。

    无论是遥远的过去,还是眼前的现在。

    在人们享受的和平的同时总有死亡毫无征兆地悄然而至,而这也是被称为英雄的豪杰们的悲壮终末,大多数逝者并不会得到人们的同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的死亡都是和怪物的战斗造成的。

    如今已经有数不清的逝者沉眠与此了。

    欧拉丽就是这样的城市。

    表面上是被誉为“世界中心”的繁华迷宫都市,这也是经过岁月的洗礼产生的变化,实际上到现在人们和怪物的战斗还在继续。

    这座城市也是孕育着死亡的坟场。

    纵观历史,这座城市的本质其实毫无改变,这里仍是人类的最后要塞。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隔离外界和迷宫的要塞——是手持武器的人们悲愿的象征。

    因为,欧拉丽是“起源之地”。

    不过。

    换个角度来看,其实怪物也是受害者。时代所迫,如今怪物已经沦为人类为了一己私利而虐杀的对象,人们通过掠夺“魔石”或者身体的一部分来卖钱。人们以繁荣为代价屠杀了怪物。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

    但人们肯定不会承认这种事,但是那些超越常识的众神却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并且得出这种结论。

    不过,考虑这种事情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毕竟很久以前,怪物们通过“大洞”涌向地面,当时它们蹂躏了下界,所以才决定了一切。这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人们和怪物的对立是绝对无法动摇的,人们和怪物必定是互相憎恨,互相厮杀的关系。

    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怪物们来到地上为开端的。

    人们的憎恨和愤怒全都是因为地城这个“大洞”以及怪物们点燃的。

    少女如此想道。

    (……)

    在这片黑暗中,独自一人的艾丝听到了恸哭和怨恨的声音。

    为了报仇雪恨,为了守护后代,为了实现人们的悲愿。

    这些陌生的声音中夹在这有些耳熟的低语,众多的祈愿在耳畔萦绕,好像黑暗中有无数只手伸向自己,拜托了,拜托了,到现在还不停地呻吟着。

    这是逝者的声音,也是期许未来的人们的夙愿。

    年幼的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稚嫩的手掌,轻轻地点了点头。

    和过去的情况一样,少女拔出剑在眼前奋力一挥,并握紧了武器。就好像在展示自己的觉悟一般。

    接着,梦醒了。

    “……恩。” 

    艾丝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朦胧的视界里出现了眼熟的天花板,从这煞风景的内饰来看这里应该是自己的房间。

    中午护理完武器之后,好像自己直接在屋里睡着了。艾丝从床上坐起上半身,看着旁边立着的爱剑和毛巾,这才朦胧想起刚才的事。

    室内有些变暗了。

    看了眼时钟,已经傍晚了。

    从打开的窗户望去,夕阳已经西沉,黑夜从东方开始笼罩天空。

    “……”

    此时,刚才的梦再次浮现在眼前。

    梦中的自己接受了一切。

    自己并不觉得这是强迫,也并不觉得倍感压力,也并不是受到使命感驱使,感觉自己只能这么做。

    艾丝无言地把靠在墙边的剑收入剑鞘,然后站了起来,刚准备关上窗帘摇曳的窗户——

    “……?”

    站在窗边的艾丝这才注意到都市的光景和平时不同。

    虽然已经快入夜了,但是却没有发现那无数魔石灯所发出的绚烂光芒。整个街道都一片昏暗,最重要的是,平时人们热闹的喧嚣和打闹也都一并消失了。

    艾丝环视了窗外的光景之后,对了,小声说道。

    “今天,是挽歌祭……”

    所以自己才会做那种梦吧。

    眺望着宽广的街道上布置的数簇摇曳的火光,艾丝如此想道。

    *

    我们总算回到了地面。

    最终我们葬送了发出狰狞咆哮、挥舞着锋利钩爪的凶暴怪物。

    可以说是险胜。毕竟是击溃了一支小队并且夺走一条人命的怪物,所以非常强,我也浑身是伤。防具上到处都是爪痕,浑身是血,甚至还久违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呼唤。真的是如同走钢丝一般的胜利。

    但是,我却没有报仇雪恨的实感。

    我也并没有——如果放走这只怪物会酿成大祸,或者不能再增加牺牲者——这样的使命感。

    我只是,看到失去同伴的泪水……而感到无以言喻的悲伤和痛苦。

    “……谢谢你,贝尔·克朗尼。”

    男性冒险者感谢我打倒了怪物,道谢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泪痕。

    我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已经,晚上了啊……”

    离开地城的我来到摩天大楼设施的一楼,透过永久开放的大门向外看去,我小声低喃。被巨塔包围的中央广场已经被夜幕所笼罩。

    我、莉莉与韦尔夫和受到重创的小队一起行动,把已经冰凉的尸骸从迷宫里运到了地上。我们一边和袭来的怪物战斗,一边守护着遗体。

    那个冒险者小队属于“德尔林眷族”。拜托贝尔报仇的男性冒险者领队名叫埃德加。死去的兽人冒险者名叫西莉亚。

    埃德加他们把西莉亚的遗体放在地上之后,全都陷入了沉默。

    在人烟稀少的楼梯旁,只有少数冒险者从远处观望着这熟悉的光景。这些视线混杂着嘲笑和悲哀,当然也有不少冷淡的观望者。

    莉莉和韦尔夫拍了拍在一旁凝视着埃德加先生的我。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在两人的催促下,我们离开了“巴别塔”。

    “……?中央广场怎么了……”

    刚出门,我便发觉中央广场的光景和平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