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特典 某魔术师的观察日志

    「我要你监视贝尔・克朗尼等人,以及怪兽少女。」

    在乌拉诺斯的命令下,我——费尔斯将开始监视保护龙女(维维尔)的【赫斯缇雅眷族】。毕竟是一只具有理性的怪兽上了地表,没办法。

    不过我虽不是不能体会乌拉诺斯顾及「异端儿」宿愿的心情,但没想到他会刻意放著不管,先观察经过情形……毕竟一旦走错一步就会酿成悲剧,坦白讲,我心中忐忑不安。不过也罢,这可是他的神意,让人收留的我就排除万难,达成使命吧。

    今天起,我将派出使魔——猫头鹰加菲尔观察【赫斯缇雅眷族】,同时把从眼晶(oculus)获得的情报以日记形式留下纪录。我也无法随时陪在乌拉诺斯身边,我想不需要逐次报告,提出这份日记也就够了。

    那么,【赫斯缇雅眷族】是否真能成为「异端儿」的希望呢……我就如往常一样不抱太大期望,静观其变吧。

    *

    观察第一天。

    白天女神赫斯缇雅与团员们都离开了总部,只有龙族少女本人与那个新人冒险者(小新秀),还有另一名狐人少女留在宅邸。他们三人共同生活的光景,即使只不过是名为宅邸中庭的小小箱庭,倒还称得上安宁祥和。

    近期以来广受都市瞩目的新人冒险者……贝尔・克朗尼似乎掳获了龙族少女的心。观察龙女的言行,可以猜测她应该刚从地下城诞生不久,但我不曾看过「异端儿」能那样对冒险者敞开心扉。

    若以前述的猜测为基础进一步推论,这或许是种类似铭印效应的现象。这项推论的前提建立在贝尔・克朗尼的应对上,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争执的光景,证明了我的考察无误。

    贝尔・克朗尼对无意识之中伤害了他人,痛哭失声的龙族少女展露笑容,接纳了她。他的眼神与行为,即使由旁人眼光看来,依旧充满温情。

    说来好笑,不能否认日记才开始写第一页,我几乎已经要对那名少年怀抱希望了。振笔疾书的这份情感,或许也近似于兴奋。亏我还暗自对乌拉诺斯的判断感到忧心,实在是现实得可以。那名少年对「异端儿」不抱反感,甚至不把龙女这种稀有种(rare monster)拿来满足私利私欲,这些都使我对他们的邂逅产生了浓厚兴趣。有朝一日若有机会,真想问问他们是如何相遇的。

    而另一方面,我也发现了一个观察过程中需要留意的问题。

    那就是看贝尔・克朗尼的反应,似乎察觉到使魔(加菲尔)的监视行为了。不,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发现了。看来他对朝向自己的视线极其敏感,等使魔回来,我得重新检讨观察的方式。

    日落后,女神赫斯缇雅等人也回到宅邸,度过一家团聚的时光。也许是贝尔・克朗尼的照顾,以及狐人少女三条野・春姬更无微不至的关怀结果,使得龙族少女开始亲近【赫斯缇雅眷族】的成员。包括洗澡后发生的骚动在内,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可真融洽。附带一提,贝尔・克朗尼看到了全裸的龙族少女与半裸的女神赫斯缇雅等人,发出惨叫昏倒了。

    不过,讲到洗澡……我最后一次使用浴室,不知道是何时的事了?

    一具骸骨泡澡已经不叫空虚,而是滑稽了,因此我向来避免洗澡,但真希望能再有一次机会,让我享受那种热水拥抱皮肉的感觉;只不过这是痴心妄想了。

    竟然在日记里写下这种独白,看来我也出乎意料地享受这个过程。说得好听是观察,事实上就是偷窥,虽然低级,没想到过了八百年的时光,我似乎还留有称得上童心的部分。若是让诸神来说,也许我还只是个「孩子」吧。

    不过呢,就当这是额外好处,能享受乐趣的地方就让我享受吧。遇到这种时候,我们总是该向诸神看齐。因为讲到享尽世间乐趣,无人能出其右。

    我开始有点期待了。

    就来看看明天会有什么变化吧。

    观察第二天。

    事件突如其来地发生了。

    描述过程太过繁琐,容我直接摘录她们的发言:

    「为什么一大早薇妮大人就跟赫斯缇雅女神一起从贝尔大人的房间出来!?入团时您不是与莉莉做了秘密协定,说好不偷跑的吗!!」

    「我、我是为了薇妮好,想说跟贝尔一起陪她睡……!我只是想让她感受他人的温暖,绝没有任何对不起良心的念头……!?」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不重要,倒是赫斯缇雅女神,您与贝尔大人他们同衾共枕,这就是说您把薇、薇、薇妮大人也卷进来,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度过了一夜春宵……哈呜呜!?」

    「你是在侮辱我这个处女神吗——春姬!!还说什么我把薇妮也卷进来,什么意思啊!?」

    好像是这样。

    这个【眷族】究竟是怎么搞的……

    整件事说穿了就是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但贝尔・克朗尼只会不中用地左右为难,龙族少女抱住不知所措的倭・命,被赫斯缇雅她们的凶恶嘴脸吓得大哭大叫,简直是人间地狱。韦尔夫・克罗佐从头到尾只是叹气,我虽是局外人,却也不禁开始担心他会不会累积过多心神疲劳。

    看来【赫斯缇雅眷族】除了倭・命之外,约有八成女性都对贝尔・克朗尼怀有情意。……这个【眷族】究竟是怎么搞的?

    我见过许多由主神建立所谓后宫状态的【眷族】形式,例如女神芙蕾雅或男神阿波罗,但……先不管龙族少女的事,这个派系难道是为了包养贝尔・克朗尼而组成的吗?就我看来,那个少年不像是情场高手、多情种子,或是会胡说什么「我要追求后宫什么什么〜」之类的庸俗之辈……呵,自己想像都觉得好笑。

    总而言之,她们那副咄咄逼人的态度,在保护刚出生的「异端儿」时会对教育产生极大的不良影响。跟昨天完全相反,我开始感觉到猛烈不安了。

    照这样看来,我或许得清查一下以贝尔・克朗尼为中心的人际关系……

    观察第三天,早晨。

    以贝尔・克朗尼为轴心持续观察,使我知道了各种事情。

    例如他并非因为资历长而成为挂名团长,而是受到主神与团员们的信赖。即使他是派系中最年轻的一个,而且有时会暴露出让人看不下去的滑稽模样,这点仍不改变。

    而这份信赖从团员们的立场来看,或许也就是兄姊对弟弟的感情。然而少年的言行虽愚昧,却又吸引著身边的人们。大家愿意相信他说的话,愿意支持他。其中尤其是女神赫斯缇雅,我感觉她的态度特别明显。

    龙族少女不用说,或许就是与少年邂逅的缘分,建构了目前的【赫斯缇雅眷族】。

    今天发生了这么一段插曲:

    「春姬是怎么遇到贝尔的?」

    「妾身……是在这座都市(欧拉丽)市郊的不夜城中。就如同薇妮大人那时一样……那位大人与命大人一起,救我逃出了那里。」

    「呵呵,那时的贝尔大人甚至还有所觉悟要离开都市喔,春姬大人。他对在下豪气干云地说,他愿意为了保护你选择私奔,等变强了,一定会再回来这里。」

    「咦咦!?这、这是真的吗!?」

    「是的,在下也回应了他的心愿。在下的心被他打动了,他即使痛苦,心中仍然惦记著你,说出的那番话……让在下欣喜不已。」

    「……好好喔,春姬。」

    这事发生在贝尔・克朗尼不在场的中庭。

    狐人少女发出「哈呜〜」怪叫,满脸通红地扭来扭去,她那有著漂亮毛皮的尾巴像狗一样啪答啪答直摇摆。她这人的心思非常好懂。

    三条野・春姬。

    我从第一天观察至今,就知道她对贝尔・克朗尼怀抱著明确的爱慕之情。根据她做为新团员在公会登录的派系资料上,有一段文字提到「曾隶属于大派系(伊丝塔眷族)」,再回想刚才那段对话,在【芙蕾雅眷族】引发的大型斗争当中,她与贝尔・克朗尼之间必定发生过一些事。曾落入火坑的少女卖身,不,是赎身……可以想见当时对那少女而言,必定有过一段相应的爱情故事,真是教人羡慕不已。

    她说她得到了少年的搭救,而在【眷族】当中,她是最疼爱龙族少女的一个。这是来自相似境遇的哀怜或同理心,抑或是一份慈爱,就不得而知了。只有一点能够确定的是,她的这份感情不会输给对「怪物」的排斥、厌恶与偏见。而龙族少女没跟贝尔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