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终章 选择的代价

    贝尔走在夕阳西照的街上。

    天空此时仍然火红。贝尔与「异端儿」们告别,往「代达罗斯路」走去。

    他依依不舍地与还在沉睡的薇妮道别,将她托给大家,就来到这里。

    若是被人看见贝尔与那龙族少女在一起,就不只是启人疑窦了。费尔斯为了帮助情势逼迫下来到地表的「异端儿」,也与里德他们一起行动。

    贝尔低头走著,像在逃避众人的视线。

    【赫斯缇雅眷族】以及【洛基眷族】应该都在迷宫街这条路上。贝尔无法就这样抱头逃回大本营,看都不看就直接离开。

    他必须亲眼确认发生过什么事,自己的行动带来了什么后果。

    在市区走动时,并没有人高声指责自己,但是——一踏入迷宫街的瞬间,情况完全不同了。

    「……!?」

    四处奔波的公会职员,让人照顾、躺在地上的负伤者。有些墙壁被打破的痕迹令贝尔眼熟。当他看到这些而脸色惨白时,周围旁人开始注意到他。

    居民、冒险者与公会职员,都用射穿人的眼光瞪视他。

    无言的指责,杀向为了「图利」,为了满足私利私欲而包庇、追逐怪兽的少年。

    「唷,贝尔・克朗尼。拿到龙女(维维尔)宝物了吗?」

    「现在才跑来做什么啊……【洛基眷族】那么努力救人,你却……」

    「算什么冒险者……算什么【小新秀】嘛……」

    不久,陌生人的声音暴露出陌生情感,开始投向贝尔。

    人们也不掩饰轻蔑之意,毫不客气地唾弃挪步移动的贝尔。

    敌意、恶意,以及失意。

    贝尔从未遭受人群用这种负面情绪对待,不禁倒抽一口气。

    曾轰动欧拉丽的战争游戏赢家,【小新秀】名声坠地了。

    名望与期待只因为一次行径就全被推翻。信赖与失望是一体两面的。

    贝尔是背叛了他们。已不可能挽回了。

    活生生暴露在可能发展成恶意的人群感情下,贝尔手脚冰冷得几乎要发抖,强忍著往前走去。

    然后。

    「————」

    抵达那条路时,贝尔吓得僵住了。

    放眼望去尽是地面碎裂炸开的石板。民房变成一堆瓦砾。四处可见房屋烧毁的痕迹。被迫目睹到这幕光景,贝尔深切体会到这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其中的一个代价。

    「贝尔……」

    赫斯缇雅待在路旁。韦尔夫与命也在。莉莉与春姬身体状况看起来不是很好。胸中一阵痛楚。

    「……」

    在较远处还有艾丝的身影。她目不转睛地注视著贝尔,【洛基眷族】的团员们在她身后待命。有人在忙,也有人欲言又止地看著自己。贝尔的喉咙发僵了。

    「……!」

    然后,毕竟是主战场,周围有著众多公会职员。

    这边也有许多人瞪著贝尔,但一名女性职员注意到他,一直线地走了过来。

    晃动的茶色头发,戴著眼镜的绿宝石色眼眸,尖细的半精灵耳朵。

    「埃伊娜,小姐……」

    埃伊娜走到呆立原地的贝尔面前,停了下来。

    她用至今从未看过的,倒竖柳眉的严厉表情瞪著贝尔。

    没有人要靠近只属于两人的空间。

    许多人停下脚步,寂静开始撞击贝尔的耳朵。

    埃伊娜慢慢开口,说道:

    「你为了自私的判断,让市民遭受危险,还出手伤害冒险者。——这是真的吗?」

    ——不是的。

    他很想这么说。

    别人就算了,但贝尔不想被她误会。

    然而为了薇妮他们,不可能说出口。

    贝尔低下头去,回答:

    「……是真的。」

    下个瞬间——啪!一声。

    脸颊发出清脆声响,并开始作痛。

    贝尔睁大眼睛看向面前,只见用右手甩他巴掌的埃伊娜,泪水盈眶——怒形于色。

    「我不相信……!」

    继而,泪滴从那绿宝石色的眼眸滚落。

    「我怎么,可能相信……!」

    埃伊娜哭了出来,将贝尔拥进怀里。

    她看穿了贝尔的谎言,气他不肯说真话,不肯告诉自己。

    埃伊娜抽泣著抱住贝尔,令他无言以对。

    ——女生哭泣时就拥抱她,让她依偎在你怀里吧。

    祖父的教诲闪过脑海,贝尔抬起双手伸到她的背后……但立刻无力地落下。

    爷爷,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被自己弄哭的姐姐(埃伊娜),以及周围的惨状,令他茫然自失。

    赫斯缇雅等人静静凝望著少年他们。

    被埃伊娜双手紧抱,贝尔自然而然地仰望头顶上方。

    此时仍然火红的天空,当头降下。

    *

    清晨。

    还不到日出时分,天空蒙上一层薄暗。

    从昨夜下了一晚的雨终于停了,薄薄一片晨雾笼罩四下,在巨大市墙围绕的欧拉丽当中,北边都市门大开。

    「我也终于要跟欧拉丽说再见啦……不过真没想到你会来送我耶,迦尼萨?」

    「因为我是迦尼萨啊。」

    在迦尼萨与他的团员等人目送下,伊刻洛斯正要独自走出大开的北门。褐色男神晃动著深蓝头发说「这算哪门子回答」,对象面神投以轻薄的笑。

    伊刻洛斯透过【洛基眷族】被带到公会后,承认【眷族】的确与都市走私活动有所关联,也坦承派系成员长久以来躲避公会眼线,一直在猎捕怪兽。

    怪兽出现地表对都市造成冲击一事,被断定为他与他的【眷族】所犯罪行,事件结束后过了两天,做为惩罚,今天他将被永久逐出欧拉丽。

    失去所有眷属,且财产尽数充公的他,事实上等于是身无分文地被撵出城市。

    「好吧,总比遣返天界好啦。」

    「对于你的处分,听说公会也吵了很久。」

    「我知道啦。简而言之,就是需要个人做牺牲,以安抚民众对吧?」

    谁叫我那些眷属(familiar)捅了那么多娄子嘛。

    看伊刻洛斯笑嘻嘻地接受一切处置,迦尼萨在面具底下默不吭声。

    公会开放了北边市墙顶部,虽然是一大清早,却有许多民众与诸神万头攒动,都是来一睹伊刻洛斯被放逐的瞬间。

    「只是……难得可能有好玩的事要发生了,却不能亲眼见证,真教我遗憾啊。」

    伊刻洛斯将视线朝向门内,注视著欧拉丽。

    「真羡慕你喔,荷米斯。」

    「——事情就是这样,骚动渐渐平息下来了。」

    荷米斯稍稍张开双臂,向老神报告。

    在公会本部地下「祈祷厅」。四把火炬照亮了阴暗空间,稳坐神座的乌拉诺斯与荷米斯正在进行机密会面。

    「我让孩子去打探过都市的情形,对公会的批评还好。这可能得感谢伊刻洛斯几乎揽下了所有罪责。」

    让怪兽逃上地表,导致都市陷入险境的罪过,全被赖到男神(伊刻洛斯)与他的【眷族】身上。后者早已不复存在,因此公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加以处分,以期暂且收到安抚民心之效。如此一来,还能做个表面文章,说这次事件并非怪兽有意侵犯地表。

    永久放逐一尊天神,也具有代罪羔羊的作用。

    「民众也没发现具有理性的怪兽。只是城镇(里维拉)居民目击到了武装怪兽,第18层与『代达罗斯路』之间的关系……巨塔(巴别塔)以外的地下城出入口曝光,我想是早晚的事。」

    不过,只有部分【眷族】与公会,掌握到人造迷宫(克诺索斯)的存在。

    接下来要让事情如何发展,就看你了。荷米斯语气轻松地说道。

    「我想应该可以认为事件暂告一段落了。」

    听花美男天神为整段话如此做结,乌拉诺斯开口道:

    「但是,事情并未结束。」

    「是啊。」与他面对面的荷米斯也点了头。

    「成功逃离【洛基眷族】的『异端儿』……仍有一部分未能返回地下城,受到冒险者们追杀。」

    「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上来地表,现在却又为了活命而得回到地下城,真是讽刺。话虽如此,『巴别塔』不用说,『代达罗斯路』也被公会高层封锁,还有洛基等人布下天罗地网。他们没办法回去。」

    「『异端儿』们连同藏匿他们的费尔斯一起落网,也只是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