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八章 动乱都市

    「所以我说了!持有武器的一群怪兽跑来攻打城镇啦!!里维拉被攻破啦,全灭啦!!」

    浑身是伤的男子的怒吼响遍四周。

    拳头一槌在柜台上,血珠子也随之飞散。听了险些丧命的城镇(里维拉)头子柏斯带来的报告,职员及窗口服务小姐都刷白了脸。

    如今公会本部活像人间地狱。

    白大理石门厅挤满从第18层逃出生天的城镇居民。一些冒险者不顾满身大汗瘫坐在地,他们大多疲惫不堪,其中甚至有人身受重伤。

    这些伤患之所以拖著身体挤进公会本部,不为别的。

    就是为了将地下城发生的异常状况(Irregular)通报地表。

    「那些家伙从中央树出现!是从下面楼层来的!虽然种族乱七八糟,但总之强得要命!」

    自下方楼层出现了神秘的武装怪兽。他们展现出高级冒险者,甚至是第二级冒险者以上的潜在能力(potential),很可能是「亚种」。这支集团一从中央树跑上来就一边大声吼叫,一边直线冲向湖畔的城镇(里维拉),发动强袭。

    其过快的进攻速度,就连惯于面对异常状况的镇民们都措手不及,城墙遭到破坏,转眼间地下城的旅店城镇就沦陷了。居民们还来不及迎击就被怪兽打得溃不成军,连同逗留的冒险者一起放弃城镇,溃逃到地表来。

    第三百三十四代「里维拉镇」就此走入历史。

    「怪兽的种类还有数量呢!?」

    「它们有追击吗!?怪兽究竟进犯到哪里!?」

    公会职员们请治疗师(healer)协助救援,拿著绷带或道具(item)忙著四处为冒险者治疗,服务小姐们则拚命问出详细情报。他们重复进行问答与清查,为了收拾重大异常状况而急著掌握现况。

    「请、请等一下〜!?冒、冒险者们的受害程度是……!?」

    「大半家伙都勉强逃出来了,但是……也有些人来不及逃跑。那些人已经……」

    听到头子(柏斯)颦眉蹙额说出的话,一头桃红秀发的服务小姐蜜西亚几乎要掉下泪来。

    「事情严重了……!」

    当状况瞬息万变时,放送了紧急广播的埃伊娜回到门厅。

    视野中铺展开来的光景,使她秀气的半精灵相貌为之扭曲。

    「祖尔,你回来了啊。人手不足,快协助处理。」

    「我明白了,组长!……可是……」

    埃伊娜虽点头回答跑来的犬人(chienthrope)上司,但仍问道:

    「刚才那样变更警报内容,究竟是怎么回事……!?」

    警报内容「禁止」所有冒险者「侵入」地下城。直到命令下达前,要他们在大本营(总部)待机。

    现在情况应该是分秒必争。

    不只城镇(里维拉)沦陷,若是自下方层域大举入侵的军团(怪兽)顺势突破安全楼层,甚至可能形成公会……不对,是人族忧惧的、怪物(怪兽)的「登陆地表」。

    迷宫都市长年捍卫的安全神话一旦崩溃,将会对下界全域造成冲击。

    如同过去的「三大冒险者委托(quest)」失败——两大最强派系被「黑龙」击败时一样,也许会对世界带来巨大混乱。

    对于毫无预警地送来的取消指示,埃伊娜无法不多加追问。

    「……这是高层的决定。」

    「高层这样说!?」

    「是啊。上面要我们紧急变更传达内容。……不,看公会长那副慌张样,恐怕不是高层的主意,而是……」

    清瘦的兽人讲到这里,像有所顾忌般不再讲下去。

    埃伊娜睁大眼镜下的绿宝石(emerald)眼眸。

    不会吧。她在心里念道。

    「难道是乌拉诺斯神……?」

    「天神乌拉诺斯!您为何做出那种指示……!?」

    脑满肠肥的精灵汗水淋漓地叫嚷。

    这里是公会本部最深处「祈祷厅」。

    听了管理机构最高负责人、公会长洛伊曼・马迪尔的直接上诉,乌拉诺斯平淡地回答:

    「冷静点,洛伊曼。」

    「可是!这可是大事一件啊!?若是怪兽进攻再不停止,就要让那些东西登上地表,进一步使我等公会的权威……垮、垮、垮台……!?」

    洛伊曼摇晃著像猪一样肥胖的身体,尖声怪叫。

    面对公会长既担心管理机构被推翻,又怕自己的权力被剥夺,老神在神座上维持悠然的姿势。

    「若此真是以地表为目标的大型移动,怪兽早已跟著城镇(里维拉)居民突破『巴别塔』了。」

    「这、这个……的确。」

    「此事确为异常状况无疑。但将此事认定为都市危机,未免言之过早。」

    看著精灵暂且恢复冷静,乌拉诺斯说出决定性的一句话:

    「最重要的是,我的『祈祷』并未遭到破解。」

    「哦哦……!」

    听到这句宣言,洛伊曼表情恢复了光彩。

    「欧拉丽创设神」乌拉诺斯在这祭坛上,向地下城献上「祈祷」。一般认为是这种绝大的神威,遏止了迷宫的活性化与怪物(怪兽)的大型移动等等。

    乌拉诺斯亲口阐述神的威严,比成千上百的理论更具说服力。这话让洛伊曼完全心服口服,并给了他强大的安心感。

    「让多个【眷族】执行任务会引来不必要的混乱。讨伐队全由【迦尼萨眷族】负责。此外他们必须救出还留在地下城的冒险者们,尤其是正在探索中层以下的人们。尽速传令。」

    「遵命!」

    「其他指示我会陆续发布。去吧。」

    「是!」

    洛伊曼在神前跪下,然后肥胖的身体一转。

    他拚命摇晃著满腹肥肉,跑上通往一楼的长阶梯。

    紧接著,就像与他交棒似的——

    「真伤脑筋……!」

    「是啊。」

    ——方才隐藏起气息的费尔斯,从薄暗深处走出来。

    看到魔术师一现身就表现出焦躁,乌拉诺斯也面露严肃表情。

    「我等还来不及听到情报,洛伊曼他们就先行动了。」

    「本来最好的情况是在事情闹大前查明真相,息事宁人……」

    疑似「亚种」的武装怪兽进攻第18层。公会高层操之过急,将这当成怪兽登上地表的前兆,于是在洛伊曼的指示下,硬是发出了紧急警报。

    从不知道内情的人看来,会有如此误解也无可厚非。不只「中层」,甚至有人目击到栖息于「下

    层」或「深层」的怪兽——怪兽至多只会在上下二个楼层间移动——足以助长危机意识与恐惧了。

    乌拉诺斯他们知悉了事情而加以制止时,已晚了一步。

    沦为被动立场的他们退而求其次,为了抑止更进一步的风波,于是下令变更警报内容与强制任务,以控制情势。

    「如果情报可信,那些怪兽必定就是『异端儿』。虽不知理由为何,但他们确实袭击了城镇(里维拉)……!」

    流露出不愿相信的心情,费尔斯的黑衣颤抖著。

    自称「愚者」的魔术师,此时仍在对抗啃食己身的动摇。

    「费尔斯,你认为发生了什么事?」

    「恐怕与里德的联络断绝一事脱不了关系。虽然这只是我的推测,不过……如果他们是遭到那些狩猎者袭击,发生了某种让他们攻进城镇(里维拉)的事情……」

    乌拉诺斯用一种自问般的语气,向费尔斯问道:

    「怪物(怪兽)们的愤怒吗……」

    稳坐祭坛不动的老神静静瞑目。

    「……我要下指示。准备使魔。」

    「那么……」

    「正是。如同我对洛伊曼说过的,我要让迦尼萨的派系前往第18层。同时,也要变更都市守备队与检查人员的配置。参加强制任务者,只限与我等合作之人。」

    让合作派系(迦尼萨眷族)出击,表面是派出精锐,以最小限度的损害讨伐怪兽。

    其真正用意,则是不让冒险者杀死「异端儿」,或是防止冒险者反遭击败——让「异端儿」杀害人命。

    事情既已发生,公会就必须以都市管理者的身分采取行动。

    但另一方面,就连公会高层也不知道有这么一群具有理智的怪兽。为防止「异端儿」们的存在曝光,乌拉诺斯想交由与他们有所往来的迦尼萨,机密、迅速地收拾状况。

    「【荷米斯眷族】呢?」

    「让他们搜寻伊刻洛斯等人。向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