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七章 惨剧之王

    天顶繁茂生长的苔藓如星星闪烁般发光。

    四下飘散的,是令人联想到潮湿枯木的,带水气的木头香味。在花草满目的空间一隅,水滴从正上方的树根滴落,滴滴答答地在小池子扩散出涟漪。

    这里是受树皮所覆盖,昏暗的「大树迷宫」。

    龙族少女独自伫立。

    青银头发沐浴在苔藓光下闪耀。留有哭肿痕迹的琥珀色眼眸,仰望著树皮与发光苔藓覆盖的,头顶上高处的迷宫天顶。

    少女知道真正的星空。

    在那宅邸,在小小的箱庭中,她曾与少年一同眺望地表的夜空。

    好美。几乎美得令人揪心。

    她好想抱住苦笑的少年,让他大伤脑筋,并永远看著那夜空。

    大树点亮的这些无数光粒,想必也不输那满天的星空。这片如梦似幻的迷宫风景,可是夺去了众多冒险者的目光与心灵,令他们惊叹不已。然而——看在少女眼中,比起那群星的光辉却要逊色了。

    之所以如此感觉,是因为她如今仍朝思暮想。

    思慕那地表的景致。

    思慕在那里接纳自己的人们、家庭。

    思慕少年总是被少女的一举一动吓坏,慌张失措,最后都会原谅少女的笑容。

    仰望头顶上远处的少女……薇妮将双手放在胸前,彷佛思绪飘向隔了好几重楼层的地表。

    「贝尔……」

    樱桃小口发出轻声低喃。

    霎时间,胸口一阵刺痛。那阵酸楚的心痛,让琥珀色眼眸再度泫然欲泣。

    「薇妮,出发了。」

    听见半人半鸟(哈皮)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薇妮停顿一下后,轻轻点头。

    她依依不舍地从天顶别开视线,甩动那头青银发丝。

    薇妮走向视线前方的同胞们身边,从众人待机的小窟室出发。

    地下城第24层。

    这是薇妮等人目前的位置,也是正在前进的楼层。

    「异端儿」簇拥著还不会战斗的薇妮严阵以待,人数规模可称为一支小队。

    有人蜘蛛(arachne)、半人半鸟、兽蛮族(弗莫尔)、骏鹰(hippogriff)、战影(war shadow),以及龙女薇妮。总共六只怪兽组成这支队伍。

    除了他们以外,「异端儿」们就像冒险者的「远征」般,分成几支约五只或七只组成的部队,各自持续移动。

    不但全副武装,还无分原本栖息楼层聚集的「异端儿」们,说得明白点,即使在地下城仍是异常存在,过度显眼。事实上,身穿铠甲或长袍的人蜘蛛与半人半鸟等等列队的景象,确实呈现出有如马戏团的样貌。

    目前超过四十只的他们若是全体一同行动,无论如何都会被冒险者们看到,消息马上就要传出去了。若是分成各种个体也就算了,被人发现各类种族的怪兽建立起共同体绝无好处,会引来冒险者们不必要的混乱与警戒。

    在楼层中移动时,为了不被冒险者们发现,他们总是分成几支小队,前往预定的集合地点。比起下层区域以下地带,在冒险者较多的「中层」更需如此。

    率领「异端儿」的蜥蜴人里德,还有歌人鸟(赛莲)蕾依等等,安排在第一或第二部队中出发。为了替力量较弱的后续同胞开路,他们必须侦察路线上有无冒险者,并排除一般怪兽或异常状况(Irregular)。这种位置经常碰到战斗或突发事故,危险性最高。

    薇妮被安排在安全的后续部队。

    做为她的护卫,「深层」出身的兽蛮族等「异端儿」中以武力见长的一派,聚集在这支部队里。

    薇妮头上盖著黑色长袍,隐藏起额上的红石光彩;她还没能整理好对贝尔等人的思慕之情,低垂的眼眸泪光闪闪。

    「薇妮,不要一直哭哭啼啼的。」

    「对、对不起,拉涅……」

    属于小队前排的人蜘蛛严厉地说。薇妮肩膀一震,缩成一团。

    她的名字叫拉涅。

    拉涅是拥有女体上半身与蜘蛛下半身的人蜘蛛「异端儿」,负责指挥这支小队。她上半身穿著冒险者的铠甲,脸也用护面铁盔完全遮住。

    「这里不是秘里,抱持敌意的同族会袭击我们。心里一直想著那些人族,是要丢掉性命的。」

    拉涅摘下铁盔,一边甩甩散落的纯白发丝,一边烦躁地瞪著薇妮。构造与人族相同的赤红双眸——人蜘蛛本来应为复眼——显得横眉竖目。

    包括头发在内,女体的肌肤如雪原一般白。从人族观点而言,那肤色简直有如病人,白得让人不舒服——然而这种惨白的肤色,并不能减损她的美貌。

    冒险者若是看到她,首先会对丑恶的蜘蛛下半身感到厌恶,接著视线必定会停留在她娇艳的女体上。她拥有足以令神嫉妒的美丽。

    即使如此,拉涅却好像对人族或同族都保持警戒,在同胞以外的人面前戴起头盔,绝不肯露出她的美貌。

    「薇妮,你还在伤心吗?」

    「……嗯。」

    「总有一天,还有机会见到那几位地表人士……贝尔先生他们的。我相信。」

    薇妮挨了拉涅骂,情绪低落到了谷底;跟她一样穿著长袍、半人半鸟的飞儿过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外观上年龄与薇妮相仿的少女,摇晃著及肩的胭脂色头发对她微笑。

    她的话语刺激了泪腺,薇妮眼角堆满了泪水,勉强点个头回应时……包覆毛皮的粗手指,温柔擦拭了泪水滑下的脸颊。

    「噢……」

    「……谢谢你,弗尔。」

    对著体格庞大到需要仰望的兽蛮族(弗莫尔)弗尔,薇妮面露淡淡微笑。

    与那巨大个头正好相反,弗尔性情温柔。

    他不像薇妮他们那样能操人语,嘴里发出的尽是喊叫与吶喊,难以用言语沟通,但一举一动都传达了他温厚的性格。一旦进入战斗,他会以穿起大型护胸甲(breastplate)的己身为盾,持巨大锤矛(mace)果敢打飞敌人,保护薇妮他们。

    读不出感情的浓黑大眼,总是默默守护著同胞。

    其他人也是。

    比任何人都对地表与人族感兴趣的半人半鸟飞儿,好奇心旺盛。

    发出拍翅声滞空的骏鹰克利夫,活泼又爱恶作剧。

    无法出声的战影奥德,永远是率先应战,重视同伴。

    拉涅也是,虽然很凶,但有著对同胞的温情与关怀。

    大家都很温柔。

    他们关心才刚认识的薇妮,疼惜著她。

    这里才是薇妮的安身之处。是存在唯一得到允许的共同体。

    (但我却……)

    薇妮明知这一点,却身不由己。

    她就是无法拭去寂寞的心情。

    因为当自己孤独地哭泣时,是那个人第一个发现她,是那些人族与自己一同欢笑。

    龙族少女直到这时,仍不禁寻求那些少年与少女的温暖。

    纵使他们跟自己不同,是人族。

    「……薇妮,忘了那些人族吧。这样只会折磨你自己。」

    简直就像看不惯薇妮与弗尔他们的对话,人蜘蛛拉涅提出忠告。语气显得厌恶、不屑。

    拉涅不像里德或蕾依他们,属于对人族没有好感的一群。

    以老资历的石像鬼(gargoyle)古罗斯为首,「异端儿」当中即使不到半数,也有三分之一的人对人族抱持反感。

    薇妮不知道他们有过何种遭遇。

    但这种态度,让薇妮很难过。

    「拉涅为什么,讨厌贝尔他们呢……?」

    「……」

    「贝尔、春姬,还有神仙他们都对我很温柔喔?都拥抱过我喔?」

    「那只是他们一时兴起罢了……」

    「才没有那种事!」

    与贝尔他们之间的情谊遭到否定,薇妮两眼含著泪回嘴。

    拉涅用苦涩的歪扭表情,回看她的这种反应。

    从刚才到现在都是这样。人蜘蛛的「异端儿」即使人语讲得流畅,其中包含的感情却与对人族的憧憬大相径庭。

    她的话语当中,带有愤怒与憎恨,或是可称为悲叹的色彩。

    「你什么都不懂。」

    「咦?」

    「你根本不了解那些人族。不知道那些家伙有多残忍,多狡猾——」

    其他同胞都闭口不语,只有拉涅告诉睁大双眼的薇妮。

    ——那些人族总有一天,也会把你……

    正当她话讲到一半之时。

    撕心裂肺的惨叫,传进薇妮歪扭的尖耳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