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六章 暴风雨前的

    我清楚感觉到,眩目日光将自己的意识从浅睡拉上表层。

    照亮脸庞的朝阳触感,让我撑开眼皮。

    模糊视野中扩展开来的,是熟悉的房间景象。没卖掉留下来的蓝水晶,还有装了果实种子的小瓶子——用迷宫采集物做摆饰的桌子与椅子,放了少少几本书与已使用魔导书(grimoire)的空荡书架,以及收纳武器与防具的半开衣橱。

    这里是我的房间。

    是我在【眷族】总部的个人房间。

    「……」

    墙上时钟告诉我,我不但早上偷懒没锻炼,就连早餐时间都快到了。我撑起上半身,视线落在床上。

    我注视著身旁。

    空无一物。没人。

    只有空空荡荡的,皱巴巴的纯白床单。

    在床上寻找了已经不在的女孩后,我视线低垂,站了起来。

    我换掉睡衣,打开房门。走廊上静悄悄的,即使从对面的窗户俯视中庭,也听不到任何人奔跑玩闹的声音。我们的家以前有这么安静吗?

    沐浴著让人感觉到盛夏的明亮阳光,我从三楼下到一楼。

    「早安……」

    走进大餐厅,韦尔夫他们都到了。

    「早。」

    「您早。」

    韦尔夫与莉莉,对晚到的我笑笑。带著一点顾虑。

    命小姐与女仆装打扮的春姬小姐也注意到我,用好像勉强露出的笑容对我道早安。

    厨房飘来的香味,也许是命小姐做的远东式煎蛋。

    一定很甜吧。我还没吃就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难得,你居然会睡过头。」

    「抱歉……」

    「我们不是在怪您啦。餐桌都摆好了,贝尔大人就等著吧。」

    「嗯……呃,神仙呢?」

    「赫斯缇雅女神说打工前要去个地方,方才外出了,贝尔大人。」

    「是的,她急著把炸薯球塞进嘴里,就……」

    韦尔夫与莉莉,还有命小姐与春姬小姐,都用一如平常的态度跟我说话,但又有点不同。就像齿轮不够吻合……像是齿轮少了一个而空转。

    大家都有点拘谨。

    对话很少,几乎散发一种清爽早晨不该有的气氛。

    他们表情困惑或是心不在焉,准备著早餐。

    尤其是春姬小姐特别严重。

    失去开朗神情的她显得沮丧失落,那对狐耳与粗尾巴也消沉地下垂。她似乎到现在还在心烦,默不吭声地摆放著盘子。

    「……春姬大人。」

    「啊……怎么了吗,命大人?」

    「你多放了一份餐具……」

    被命小姐表情沉痛地提醒,春姬小姐猛一回神。

    「非、非常抱歉!」她说著,急忙开始收拾。

    多放一份餐盘的座位,就在不久之前,那个女孩还坐在那里。

    一个总是面露纯洁无垢笑容的……龙族女孩。

    我、莉莉还有韦尔夫看到这一幕,都无言以对。

    「我开动了……」

    早餐准备好了,大家围著餐桌坐下。

    即使开始吃饭了,房里还是一片静默。

    自从公会下达机密强制任务(mission),算起来已是第二天了。

    在地下城第20层的「未开拓领域」——「异端儿」们的秘里发生的事件,使我们【赫斯缇雅眷族】蒙上了一层阴影。

    「异端儿(杰诺斯)」。能操人语的怪兽。

    他们虽是怪物,却具有理性,是同时受到人族与同族排斥的异端存在。

    黑衣魔术师——自称为「贤者」悲惨末路的——费尔斯,说过他们对人族与地表等等怀抱著强烈憧憬。同时他们透过名为「前世」的「梦」,怀著登上地表这种困难至极的愿望。

    连续的「未知」对我造成的影响,已非冲击两个字能够形容。

    多到让我真想乾脆放弃思考。

    然而此时,我们这样沉默寡言,黯然神伤……是因为更单纯的理由。

    与薇妮的别离。

    那个一度受到我们保护的女孩,已经交给她的同胞「异端儿」们照料了。即使他们是那样的冀求,地表上并没有「怪物」的安身之处。从怪兽手中夺回、捍卫至今的地表,是人族的领域。人族不会允许他们存在。

    趁我们还没出差错前,更进一步是为了保护薇妮远离危险,我们分隔两地了。

    事实上——费尔斯说过,在欧拉丽里潜藏著一群猎捕「异端儿」的狩猎者。

    关于那个向我刺探会说话的龙女(维维尔)的男神——伊刻洛斯神的事,我已经告诉费尔斯了。他听了之后,说没什么事是我们能做的。

    无能为力的痛苦,以及彷佛失去半个自己的寂寥感与失落感。

    现在的我们,身陷这些感受之中。

    「……」

    餐厅的对话还是一样持续不下去。韦尔夫与莉莉试著帮忙找话题,但也不顺利。

    结束了强制任务,我们昨天清晨归返地表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每当我想起那个女孩在别离之际,最后露出的哭泣表情,我的胸口就窜过一道痛楚。一回神才发现,韦尔夫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边……薇妮的座位。

    少了一个人的空间。

    不久之前的热闹气氛好像是假的。

    大家跟我一样,都在寻找那个女孩的身影。

    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离开了,大家却变得不知所措。

    春姬小姐也是,命小姐也是,韦尔夫也是,就连莉莉都是。

    这让我悲伤……也让我,有点高兴。

    因为我知道,那段一家人的时光绝不是「虚伪」的。

    纵然那个女孩跟我们不一样,是怪物(怪兽)。

    「……贝尔?」

    用完早餐,我正想离开餐厅时,韦尔夫呼唤了我。

    「我……去一下地下城。」

    听到我驻足回答,不只韦尔夫,莉莉、命小姐与春姬小姐全都一脸担忧。

    我转头看到大家的表情,露出苦笑。

    「不要紧的。我打算马上就回来。」

    我有件事想确认一下。

    如果要在欧拉丽继续当冒险者……有件事我必须弄清楚。

    「你真的没事吗?」

    「嗯……」

    我佯装平静回答,静静关上大餐_的门。

    回到房间穿起装备,我走出大本营(总部)「灶火馆」。

    「……」

    天空晴朗无云。

    整齐铺装的石板地反射著日光。视野中只看到一堆散放热气的铺地石,才发现自己的脸有点低垂著。

    马车的行驶声、路上行人们的跫音。城镇洋溢著如常的喧嚣。

    我默默无语,以习惯成自然的动作,沿著通往高耸入云的「巴别塔」的路途走去。

    「贝尔先生。」

    「啊……希儿小姐。」

    走在西大街上时,忽然有人叫住了我。

    我正要通过酒馆「丰饶的女主人」店门口时,从店里出来的希儿小姐脚步声轻快地走下楼梯,来到我身边。

    「早安。我今天又做了便当,不嫌弃的话……贝尔先生?」

    拿著午餐藤篮对我微笑的希儿小姐,讲到这里停了下来,凑过来看我的脸。

    她晃动著一头淡灰色头发,关心地弯曲著双眉。

    「您怎么了吗?脸色好像比平常糟……」

    「……」

    是希儿小姐眼力好一下就看穿了,还是我太容易把情绪写在脸上?

    无论如何,我害她担心了。我赶紧强打起精神。

    「不!我没事。只是有点睡过头了……」

    「……是这样啊。」

    「所以,那个,我今天只是去地下城一下,马上就会回来,午餐就……那个,对不起。」

    我如果收下藤篮,就必须拿回来还。这样一副可悲的表情,让她看到又要害她担心了。我这么想,急忙推掉了今天的午餐。

    我做出笨拙的假笑,满心歉疚地道歉后……目不转睛地注视著我的希儿小姐,往我面前走近一步。

    「咦……」

    双方的距离,缩窄到近在眼前。

    飘来的香皂芬芳正让我不禁脸红时,希儿小姐对著我的脸笔直伸出了食指。

    然后——

    「贝尔先生会打起精神——,打起精神——」

    「……」

    ……她开始在我眼前与鼻尖,转动起手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