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十卷特典 某魔术师的观察日志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zwkkqx

    翻译:pdapanda

    『去监视贝尔·克朗尼等人,以及怪物少女』

    被乌拉诺斯这样命令,我,费罗斯,对保护龙女的【赫斯提亚·眷族】开始了监视。这是因为具备理性的怪物中的一只来到了地面上。真是没办法啊。

    我也不是不清楚考虑着『异端儿』悲愿的乌拉诺斯的心情,不过大胆地搁置起来只是注视事情发展这就……正因为要是有一步走错了就会变成严重事件,所以坦率地讲,我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嘛,因为这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神意,被他捡回来的我就恭恭敬敬地执行吧。

    从今天开始放出使魔,猫头鹰加菲尔,对【赫斯提亚·眷族】进行观察。同时依据通过眼晶获取到的信息,以日记的形式留下记录吧。即便是我也不能一直在乌拉诺斯的身边。即便不一一进行报告,只要提出这个的话就足够了吧。

    那么接下来,【赫斯提亚·眷族】真的能够成为『异端儿』的希望吗……这一次也不怎么抱有期待地,让我观察一番吧。

    ☆

    观察第一天。

    白天,神赫斯提亚和团员们离开根据地的时候,上述的龙之少女与那位新人冒险者以及另一个人,狐人少女留在馆中。她们三人一同生活的光景,虽然不过是发生在如同微缩盆景般的会馆中庭,却是可以称得上是宁静的景象。

    即使现在也仍然轰动着都市的新人冒险者……贝尔·克朗尼似乎被龙之少女相当程度地亲近着。仅从言行上来看的话,可以预想到那个龙女是刚刚在迷宫中出生的,然而,对冒险者如此毫无戒心的『异端儿』身姿,我是从未见过的。

    如果依据上述预想的话,应该是类似于印随行为的现象吧(印随行为:鸟类或者一些哺乳动物会把第一眼看到的移动物体当做亲人,一直追随)。虽然这是以贝尔·克朗尼的应对作为前提条件,然而在这之后立刻发生的麻烦事,显现出了就像是佐证着我的考察一样的景象。

    笑着面对无意识间伤害了他人并放声大哭的龙之少女,接纳了她。他的眼神和行为,即使是从旁人看来也是充满了爱的。

    虽然这是个天大的笑话,不过我确实从这个日记的第一页开始,就抱有『如果是那个少年的话』这样的希望。挥笔疾书的这份情感是近乎于兴奋的吧。虽然内心还是认为乌拉诺斯的判断很危险,不过我还真是够善变的。那个少年既没有逃避,更加没有出于私欲而进行利用。也因为有这一层的原因,我对他们的邂逅非常感兴趣。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什么时候问问看啊。

    另一方面,在继续进行观察方面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浮现了出来。

    贝尔·克朗尼表现出了察觉到使魔监视的举止。不,那个十有八九是注意到了吧。似乎他对于射向自身的视线异常敏感。使魔回来之后必须要重新设定观察的方法了啊。

    在太阳落山之后,神赫斯提亚等人回到馆中,度过了其乐融融的时光。是因为受到贝尔·克朗尼,再加上狐人少女三条野·春姬的照顾结果吗,龙之少女与【赫斯提亚·眷族】的每一个人都亲近了起来。再加上泡澡之后发生的骚动,超出预期地与他们打成了一片。顺带一说,目击到全裸的龙之少女和半裸的神赫斯提亚等人的贝尔·克朗尼,发出悲鸣之后昏倒了。

    不过,泡澡吗……我最后一次使用浴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由于身为骨架还要泡到热水里什么的岂止是空虚,简直滑稽,我一直回避着这件事情,然而,即便是一次也好,真想再享受紧拥那副皮肉的热水的感觉啊。虽然这是无法实现的愿望呢。

    在日记中穿插以这样的独白,我似乎也意外地兴致勃勃呢。无疑是以观察为名行偷窥之实,真是恶趣味,啊呀呀,似乎经过了八百年之后的现在我仍然留存有可称为童心的东西呢。要是让众神来说的话,我果然还是个『孩子』吗。

    不过嘛,我觉得这就是职务上的便利,应该享受的时候就让我尽情享受一下吧。这种时候总是要模仿一下众神们啊。在玩尽世间万物的方面,没有人能超过得了他们。

    稍微,有点乐在其中了呢。

    那么明天又会怎么样呢。

    观察第二天。

    事件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因为要记录事情原委很麻烦,所以我就将她们的台词按原样地摘录下来吧,

    「为什么一大清早赫斯提亚大人会和贝妮大人一起走出贝尔大人的房间呢!?禁止偷跑,这不是作为入团时的秘密协议约定过了吗!!」

    「这,这是为了贝妮君,所以就想和贝尔君一起陪睡……!只是为了传达给她人的温暖,绝对没有什么内心有愧的地……!?」

    「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起那个,赫斯提亚大人,和贝尔大人他们一起同床共枕也就是说,贝、贝、贝妮大人也一起,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了……啊呜呜!?」

    「你是想要侮辱身为处女神的我吗春姬君!!而且讲什么贝妮君也一起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像是这种,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眷族】……。

    这就是所谓的女人的修罗场吗,贝尔·克朗尼悲惨地只能东奔西跑,战战兢兢地抱住大和·命的龙之少女看到神赫斯提亚等人的面容哭喊了起来,简直是一幅地狱画卷。只是叹着气的韦尔夫·克洛佐似乎累积了不少操劳,虽然与我无关,但还是有些在意起来。

    似乎【赫斯提亚·眷族】除去大和·命以外的女性阵营大约八成都对于贝尔·克朗尼抱有好感。 ……这是什么啊,这个【眷族】。

    虽然像是那个女神芙蕾雅和男神阿波罗之类主神打造出所谓后宫状态的形式,我也拜见过了不少……这个派阀在接纳龙之少女之前就是围绕贝尔·克朗尼结成的吗?在我看来那个少年并非是帅哥或者花心男,抑或是扯些什么『好像要后宫什么的啊~』之类的俗物……噗,就连我也笑话起了自己的想象。

    这事先放一边,处于保护刚出生不久的『异端儿』的立场,她们那鬼气逼人的景象,在教育的意义上市非常不好的。和昨天截然不同地,我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所以,似乎有必要犁清以贝尔·克朗尼为中心的人际关系……。

    观察第三天 早上。

    以贝尔·克朗尼为主轴继续进行观察之后,得知了许多事情。

    也就是说他并非是倚靠老资历当上了挂名团长,而是被主神和团员们所信赖着这件事。即便他在派阀中最为年少,有时还会展现出令人想要捂住眼睛的滑稽姿态也还是一样。

    那种信赖从团员们的角度来看,说不定是注视着弟弟的哥哥姐姐一样的感情。然而少年的言行举止虽然愚钝,同时却能吸引周围的人。如果是他说的话就会相信,支持。其中尤以神赫斯提亚的倾向最为明显。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龙之少女自不必说,说不定【赫斯提亚·眷族】正是借由与少年邂逅的缘分才变成了现在的形式。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春姬,是怎么和贝尔相遇的呢?」

    「小女是……原本处于这个都市郊区的,夜之街中。就好像是贝妮大人的那个时候一样……是那一位,和命大人一起将小女救了出来」

    「呼呼,那时候的贝尔阁下就连离开都市的觉悟都作出来了哟,春姬阁下。为了守护您而逃往他乡,变强之后一定要再次回到这里,他这样痛快地对在下说了出来」

    「诶诶!?这,这是真的吗!?」

    「是的,在下也深受感动,响应了他的话。虽然是痛苦着,即便如此也在一直挂念您的他的话语……非常令人开心」

    「……真好啊,春姬」

    这是在贝尔·克朗尼不在场的中庭发生的事情。

    狐人少女发出了「哈呜」这样的怪声面红耳赤地扭动着身躯,有着漂亮毛色的尾巴像是小狗一样地啪嗒啪嗒地摇动着。她是非常容易看透的。

    三条野·春姬。

    虽然从第一天开始就察觉到了,很明显她对于贝尔·克朗尼是抱有爱慕的情感的。作为新加入的团员,从登记在公会的派阀资料中那曾经所属于原大派阀(伊丝塔·眷族)一句话,以及上述对话来回顾的话,估计是在那个【芙蕾雅·眷族】引发的大规模争斗中,和贝尔·克朗尼之间发生了什么吧。原娼妇的卖身,不,赎身……应该是与那个少女相称的恋爱故事吧。真是让人羡慕极了。

    自称被少年拯救出来的她,在【眷族】的人们中也是特别疼爱龙之少女的。这是来自于相似境遇的怜悯,还是深有同感呢,或者又是慈爱呢,无法明确下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没有败给对于『怪物』的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