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精灵的一幕

    “……”

    身为精灵的琉正看着自己的手掌。

    地点是一间名为“丰饶女主人”的酒馆,一大早寄宿的店员们正在为开店做准备。

    有很多猫人正在换气和打扫,而只有琉一个人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琉,怎么了喵?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发呆……难道不舒服喵?”

    “不,抱歉……我没事。”

    正在搬运桌子的猫人少女,阿妮娅向她问道。

    面对不停地摇着尾巴的少女,琉马上回答,但是视线还是固定在手掌上。

    (……我,让他握着我的手了。)

    昨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正占满了她的内心。

    一个熟人的私人物品——少年的短刀——被某个小人族偷走,然后她把小刀夺了回来并且还给对方的时候,他为了表示感谢握住了自己的手。而且那个时候,琉并没有感到抗拒。

    琉露出了好奇的神情不断地思考,同时还唤醒了过去的记忆。

    过去,琉曾经是冒险者。

    她隶属于某个【眷族】,并身处同伴们的包围之中在欧拉丽度过每一天。

    “真是的,你竟然揍飞了五个冒险者……确实对方主动来挑衅固然有错,但是你还是太过火了,疾风!”

    “抱歉,阿丽泽。”

    两人正坐在屋顶上。【眷族】中喜欢高处的挚友带着琉来到这里,然后开始了说教。

    自尊颇高,容姿秀丽的精灵有着“不允许自己不认同的人触摸自己”的风俗,但是也并非所有精灵都这样,这跟出生以来的环境有关,所以琉也经常为这种风俗而困扰不已。

    认为“你的名字读起来太麻烦了”所以就叫自己疾风的少女露出了调皮的窃笑。

    “嘛~不过我觉得你的直觉很准哦?毕竟你从来没有拍掉过完美无暇的我伸出的手吧?”

    少女握住了琉的手,然后直接举到了胸口。

    琉经常会打落其他企图触碰自己的人的手,特别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她一定会这么做。但是只有眼前的这个少女,琉从来没有打落过她的手。

    第一次邂逅的时候,她就握住了自己的手,并且满面微笑邀请自己入团。

    琉感觉乐天的她拥有着清澈的内心,所以才会立刻接受了她。

    “是啊……你确实很美,而且永远都非常积极,无论是谁都会毫无隔阂温柔对待,我非常尊重你。”

    琉一脸认真地诉说,但是身为挚友的少女却在一瞬间脸红了。

    此时她脸颊染上的颜色和她那头靓丽的红发一模一样。

    “你竟然一脸平静地说出那么害羞的话……你果然是一板一眼的精灵啊……”

    看着涨红着脸小声说话的同伴,琉歪了歪头,然后同伴好像为了岔开话题一样突然大声说道“这件事先不提了,疾风。”

    “听好了哦!如果哪天出现了能够握住你的手的男人的话,无论他长得再难看,或者再怎么纤弱,你都不能逃避哦!毕竟你能认同的异性可是非常非常少的哦!?绝对可以说是濒危物种了,绝对哦!”

    “绝对,吗?”

    “绝对哦!”

    看到她如此断言,琉低下头陷入深思。然后把挚友的话铭记在心里。

    两人就这样并坐着欣赏欧拉丽的街景,这就是那天发生的事。

    意识总算从那无可替代的回忆中恢复过来了。

    琉一边看着自己纤细白暂的手,一边想着贝尔的事。

    白发红眼的少年,看上去并不是很可靠。但是在短暂的交流中却感觉他的心灵和发色一样毫无瑕疵。

    这个露出纯真笑容的无瑕少年,恐怕就是挚友提到的琉的真命天子吧。

    (但是,他是……)

    反复思考着挚友的言语,重新开始工作的琉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窗外,在店内一起工作的少女正递出餐盒,而少年接了过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位同僚少女每天都会把午饭送给这位准备去地下城打拼的少年。

    希尔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贝尔则是一脸抱歉地笑着 。

    “……阿丽泽,果然我不能这么做。”

    看着这个光景,琉笑了。

    那是这位同僚少女——同时也是自己的恩人——希尔倾心的对象,自己决不能作出横刀夺爱这种事。

    琉一边轻声呼唤着挚友的名字,一边离开了那里。

    *

    然后,又过了几天。

    琉正在厨房做午饭。

    ——因为,窝囊的希尔睡了懒觉。

    直到刚才这位同僚才冲进酒馆说“请帮我拖住贝尔先生!?”,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平时希尔做午饭的时候就一直在不停地进行试作,每次都要用一个多小时,这些琉都是知道的。

    天性讲情义而且为人认真的琉决定帮同僚制作料理,然后走向了被拦在店门口的贝尔。

    “啊……琉小姐?”

    “克朗尼先生,现在希尔正忙着准备工作……这是她要我交给你的东西。”

    琉将自己做的午饭递了过去。准备前去探索迷宫的贝尔毕恭毕敬地伸手接过篮子——一股恶臭飘散出来,琉的表情凝固了。

    (……果然直接拿去烤太无谋了吗。)

    琉做的是三明治。她是直接把面包切开,然后夹上了蔬菜、肉和生鸡蛋直接放进火里去烤了,结果就是无论面包还是馅料都炭化了。

    在冒险者时代确实有过以肉干之类的东西作为应急食品或者食用其他携带食品的经历……但是如果说真刀真枪地制作料理的话,琉的厨艺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咕,琉绝望地抿紧嘴唇,准备对露出僵硬微笑的少年进行辩解。

    “克、克朗尼先生,这不是希尔做的……不、不是,她今天有些不舒服所以……”

    面对与平时相比词穷到难以置信的琉。

    贝尔从篮子里拿出了焦黑的面包块,然后在睁大眼睛的琉面前一口咬了下去。

    “……确、确实今天的味道稍微有点怪呢,不过……”

    贝尔在呆立原地的琉面前把三明治吃了下去,嘴边沾满了黑炭,声音也有些颤抖。

    即便如此,最后还是有些害羞地对琉笑着说道。

    “特意为我这种人准备午饭,真的非常感谢。我很高兴……请、请这样替我向希尔转达。”

    贝尔果然察觉到了。

    这不是希尔做的,而是琉做的料理。

    所以,他才会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些,说出这些感谢的话语。

    ——不能逃避哦!

    挚友的话语再次在心中响起。

    站在原地不动的琉藏起了马上要涌出的微笑,并点头回应。

    “嗯……我会转达的。”

    贝尔带着剩下的午饭跑回了街道,琉看着他的背影眯起了眼睛。

    “怎么办呢……真的很高兴啊。”

    最后琉面带微笑回到了店里。

    从此以后,精灵店员一边支持着同僚,一边守望着少年的身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