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5 间章 舞台的背面

    从地面长出的蓝水晶发出淡淡的、甚至有点妖异的光辉。

    在远离楼层东端的深邃森林一角。

    这个四面环绕巨大水晶的场所,响起痛苦的呻吟声。

    有两个人发出粗重喘息,面对这些声音的主人,在薄暗中晃动长斗篷的人物,挥响了手中的一挺小太刀。

    附着其上的血从银色刀身飞出。

    「好了,我有很多事想问你们。」

    深深压低连衣帽的蒙面冒险者,压低音调往下看着地上的两人。

    倒在地上的是两名男子。

    就是唆使食人花群攻击蕾菲亚他们的那些黑暗派系残党。

    被拿掉护额与头巾的高大人类以及精灵青年,面对往下看着自己的天蓝色冷眼,神色流露出恐惧。

    「那些新种怪兽,是你们放出来的吗?如果是,你们打算在这里做什么?」

    蒙面冒险者口气冷峻,不像是那个用「魔法」治愈过同胞少女与白发少年的人。

    周围的树丛与水晶上布满飞溅血迹,男人们的四肢肌腱被无情砍断,无法动弹。

    蒙面冒险者与蕾菲亚等人分手后,就去追赶袭击了他们的这两个男人,单纯因为新种怪兽的存在令她担忧,以及一抹忧虑。

    这座大森林是她这个精灵的庭园。

    这里有立着朋友遗物的坟场,无论是可供奉坟前的小白花绽放的树根,还是结着果实的地点,她都再熟悉不过了。只要她出动追踪,男人们绝对逃不掉。

    「呃呜……!?」

    仰躺着的男人们长袍滩开,打开的布料下,全身缠绕着无数鲜红球体,也就是自尽用的「火炎石」。

    他们没有在牙齿里暗藏毒药,因为要自裁也得用燃烧自己皮肤的自爆方式,否则刻在背上的【神圣文字(hireoglyph)】的刻印——刻有自己本名与主神之名的「神的恩恵(pharna)都会被「解锁药(status thief)」揭穿。

    由于明白这一点,蒙面冒险者也没有塞住男人们的嘴。

    握有他们生杀大权的精灵女性,冷酷无情地继续说:

    「还有,这种自尽用装备……我有看过。」

    就是这种装备夺走了一位朋友的性命。她说。

    她用更阴沉的口吻不屑地说,睁大她的双眼。

    「你们是那个派系的幸存者——黑暗派系的残党吗。」

    她解放了极大杀气。

    那已不再是憎恶,而是极度纯粹且强烈的杀意,令黑暗派系的残党们浑身发抖。

    两人惊惧得无处躲藏,流着大量冷汗,那个高大的人类甚至失禁了。

    「什么都不肯说的话,我就羞辱你们的背部,揭穿你们的来历。揭穿后,我一定会击溃与邪神同流合污之人。」

    「住、住手!?别这样!?」

    人类男子忍不住连声惨叫。

    他拼命想与往下看着自己、披着精灵外皮的恶鬼拉开距离,但办不到。

    当男人一再摇晃身体挣扎时……精灵青年脸部抽搐着,笑了。

    「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我、我可是知道的,那双眼睛……是发誓复仇,而且完成夙愿之人的眼睛。」

    就跟我一样。精灵青年嗤笑着。

    怜悯与嘲笑。对方带着这些情感抬头看向自己的眼神,让蒙面冒险者令人胆战心寒地眯起眼睛。

    「不知名的同胞啊,你不想再见到心爱之人……以及死别之人吗?」

    「死者不会复活。」

    「但是能够再会。」

    「你在说什么?」

    青年好几次喘着气,几乎要陷入过度换气的症状,歪扭着他的美貌继续发笑。人类同伴好像看到不敢置信的东西,用震栗的眼神注视他的侧脸。

    就像可怜身世与自己相仿,名符其实的同胞——像触犯禁忌般,精灵青年颤声呢喃:

    「发誓效忠我等之主吧,这样一来,你也——」

    就在这时。

    从头顶上飞过一道锐利银光。

    蒙面冒险者以惊人的反应速度闪躲扔向自己的凶刀,同一时间,飞镖刺进了人类与精灵青年的颈部。

    「嘎,啊……?」

    「怎……!」

    眼看黑暗派系的残党喷出鲜血,蒙面冒险者大为惊愕。

    暗器是连续投掷的,第一次飞刃让自己远离男人们,然后趁自己无法保护他们时,使出的第二射才要真正夺命。

    喉咙空出的洞涌出鲜红血液,使得男人们再也无法开口,蒙面冒险者猛一回头,看向刀刃飞来的方向。

    蓝紫色的连帽长袍(hooded robe)在树枝上摇晃。

    是个戴着可怕纹路面具的谜样人物。

    『这些黑暗派系的残渣……只会扯人后腿的没用废物。』

    听到对方那多种噪音交相重叠,令人听了不舒服的声音,蒙面冒险者正要问他是何人之时。

    戴在右臂的金属手套,从怀中取出猩红色的「魔剑」。

    「——」

    那短剑型的剑身,令蒙面冒险者的时间为之暂停。

    而假面人不允许她采取多余行动,立刻挥动了「魔剑」。

    剑身吐出的火团,吞没了奄奄一息的黑暗派系残党。

    「呜——!?」

    她将斗篷一甩紧急脱身后,现场随即掀起了激烈爆炸。

    那人点燃了「火炎石」,用外在力量强行引爆了它。

    蒙面冒险者虽被爆炸波撞击着,但勉强逃过一劫,抬头一看,前方的整片惨状令她眯起一只眼睛。地面挖出一个坑洞,草木熊熊燃烧,而曾为人身的物体变成了焦炭碎块,人肉烧焦的恶臭充斥四周。

    蒙面冒险者柱头顶上一看,假面人早已消失无踪。

    「……」

    杀人灭口,已经得不到任何情报了。

    精灵女性在连衣帽下歪扭着相貌,知道被敌人摆了一道,噬脐莫及。

    她叹着气环顾四周,所幸火势被四周环绕的巨大水晶挡住,应该不用担心大火继续延烧。在飘散的黑烟与火星中,蒙面冒险者沉默无言地靠近爆炸中心。

    已经不可能检查男人们的随身物品了,「火炎石」聚集一处的爆炸炸飞了一切。

    着火并碎裂四散的肉片,连是哪个部位都看不出来。

    蒙面冒险者最后目光哀悼地低垂,打算离开现场。

    「……?」

    无意间,掠过视野的光辉让蒙面冒险者停下脚步。

    她靠近藏在树丛暗处的光源,捡起了它。

    「这是……」

    是黑暗派系残党的持有物吗?如果是,那可真强韧,是被爆炸波吹到这里的吗?

    虽然多少留下了点被火焰高温熔化的痕迹,但还保有原本的球形。

    大小可容纳在手掌心里,材质是以人手打造的精制金属(铸块)。

    内部埋着一颗赤红球体——有如眼球的物体。

    表面刻着既非通用语(koine)也非【神圣文字】的「D」形记号。

    「……魔道具(magic item)?」

    诧异的低喃从小巧嘴唇漏出。

    不久,蒙面冒险者将到手的球体收进怀中,迅速离开现场。

    ✿

    「目前看来还是什么都没找到,蕾菲亚。」

    水晶白光洒落,在第18层的早晨。

    【洛基眷族】的众多团员分头搜索森林时,芬恩这句话让蕾菲亚呆住了。

    「怎么会……」

    从昨天的战斗过了一晩。

    根据蕾菲亚带来的情报,芬恩让团员们调査了这大森林东端的附近地区。蕾菲亚说黑暗派系为了保护或是隐藏某种东西,不惜设置「森林守护者」地底门卫,而芬恩相信她的解释。

    然而,结果就像此时芬恩告诉她的一样。

    从昨晚到现在,他们扩大范围到处调査,却找不到任何可疑物品或痕迹。

    楼层迎接「早晨」,蕾菲亚一休息恢复了战斗疲劳就赶回来,环顾周围森林与累坏了的团员们,只能大感困惑。

    「可、可是……团长!我们的确跟色彩斑斓的怪兽交战了!」

    「我并不是在怀疑你,也觉得你的推测很正确。再说看到那么大一个洞,也不得不信吧。」

    小人族领袖往一个地方看去,只见土地上留下了蕾菲亚与贝尔施放的炮击痕迹。岩盘简直像发生过地震而裂开崩塌,变得一团乱。

    周围也满地横倒的水晶柱块,不过巨石圈般的新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