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5 第二章 Rabbit Rookie

    第18层「迷宫乐园」。

    度过苍然夜色笼罩的「夜晚」时段,「早晨」的水晶光洒落在整个安全楼层。楼层北部的湿地,东部到南部的整片大森林,以及西部湖泊与岛屿搭建的旅店城镇,每个地方都平等地得到地下阳光的拥抱。

    在这样的楼层当中,南端地带的森林搭起的【洛基眷族】露营地……

    团员们聚集起来,人声嘈杂。

    「发、发生什么事了,劳尔先生?」

    「啊,蕾菲亚。」

    蕾菲亚急忙赶往营地中心形成的人群,一头浓金色长发没绑起来,证明了她刚睡醒。

    她在帐棚中熟睡,注意到外面的嘈杂,现在才刚冲出来。顺便一提,对杀意与敌意有如野兽般敏感的亚马逊姐妹,可能是因为没感觉到恶意,还在呼呼大睡。

    蕾菲亚听到骚动而赶来,人群里的劳尔,还有身旁的猫人安琪都回过头来。

    「出身不明的冒险者们(小队)从第17层下来了,听说是艾丝小姐发现他们倒在地上,救了他们……」

    「好像是被楼层主(欧利亚)袭击了……浑身是伤,现在没有意识。」

    劳尔回答,安琪补充。

    偶然听到骚动的团员们围绕着一块地方,草地上有支三人小队让人照顾躺着,现在里维莉雅与治疗师莉涅等人正在确认伤势,进行治疗。

    身穿火精护布衬衣、和服便装与长袍的冒险者们全都浑身是伤,身旁除了里维莉雅等人外,也有艾丝的身影。

    平常缺乏感情的表情此时带有担忧之色,坐在地上看顾着冒险者们。

    「那三人当中,好像也有【赫菲斯托丝眷族】的团员喔。」

    安琪与惊讶的蕾菲亚一起望着艾丝等人,如此说着,视线投向人群一角。

    她瞥去的方向,有少数几名免于毒害的铁匠,以及白布缠胸的椿。

    「韦尔小老弟……」

    睁大没戴眼罩的右眼,半矮人的高级铁匠注视着红发青年。

    在地下城内的一项不成文规定,就是基本上不插手管其他小队的事,不过既然那小队里有结盟的【赫菲斯托丝眷族】的成员,就实在不好袖手旁观了。

    更何况状况特殊,虽说【洛基眷族】远征回来,自己也没有太多余力,但他们还没冷酷无情或心胸狭窄到能放着遍体鳞伤的同业不管。

    里维莉雅迅速做出指示,帮伤员包上绷带,拆掉武器防具,替骨头碎裂的腿做固定处理,然后使用带有温暖光辉的治疗魔法。

    「还有,小队里好像有艾丝小姐的熟人喔。」

    「艾丝小姐的……?」

    劳尔像想起来般脱口而出的话,让蕾菲亚敏感地起了反应。

    她忍不住观察起搬进露营地的伤员们。

    躺卧着的伤员,有小人族少女、椿等人关心的人类铁匠,最后是脸被艾丝挡住的人类少年……

    (……嗯嗯?)

    映入视野的光景让蕾菲亚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个瞬间,她心头一惊。

    蕾菲亚离开原处,绕了过去,蔚蓝眼眸定睛凝视——悄悄注视艾丝把手放在额头上的少年。

    纤细手脚与细减肥材、稚气未脱的相貌……然后是宛若新雪的白发。

    蕾菲亚猛然睁大了眼睛。

    「啊~~~~~~~~~~~~~!?」

    她指着少年,放声大叫。

    听到蕾菲亚的大叫,不只劳尔、安琪与其他团员,就连里维莉雅与艾丝都吃了一惊。

    时间回溯到「远征」前,那人正是与自己师事同一名憧憬的少女,蕾菲亚擅自当成竞争对手的仇敌。

    蕾菲亚再度邂逅了宿敌少年——贝尔•克朗尼。

    「安静点,蕾菲亚!!」

    「对不起!?」

    里维莉雅马上凶了她一句。

    ✉

    帐棚中充满安静的睡眠呼吸声。

    彷佛诉说着经历过的困境,他们的眼睑一直是紧闭的。躺在用外套铺成的简单床铺上,让人盖上毛毯的少年、青年与少女陷入沉眠。

    艾丝在帐棚里注视着其他派系的小队——贝尔等人的脸,坐在地上当起看护来。

    自从他们被搬进【洛基眷族】的露营地以来,已经过了半天。他们现在待着的帐棚,是领袖芬恩体贴地将自己专用的提供给他们使用。小人族团长传话给艾丝说「等他们起来后,如果可以,就送他们到本营来」,刚才还一个人来探过病——椿他们【赫菲斯托丝眷族】也来探望过似乎跟她同派系的青年——

    多亏里维莉雅与治疗师们的帮忙,伤口可以说已经痊愈了。伤得最重的是青年的脚,也已经连碎裂的骨头都复原了,这都是靠正确诊疗与强力治疗魔法的力量。至于擦伤等轻伤,则以剩下的药膏与绷带做了处理。

    艾丝跪坐着,看着膝盖旁沉睡少年头上包的白布条,视线低垂。

    (你已经,来到这种地方了……?)

    隔着一块布幕,帐篷外不时传来讲话声与笑声,艾丝独自伸出手指,梳理般滑过贝尔的刘海。

    几乎失去了所有道具与武装的他们,真的浑身都是伤。一定是有如决死行般强行突破了中层区域,抵达这里的吧。

    最后一次分手,不过是两星期前的事。

    当时的少年确实是Lv.1的初级冒险者,在市墙上锻炼之际,他也的确说过到达楼层是第10层。

    然而短短这么一段时间,他已经走完了总共八层的楼层。

    从「上层」到「中层」,一口气进入了第18层。

    不敢相信,这种到达楼层更新速度真让人怀疑自己的耳朵。

    艾丝眼睁睁看见少年等人现在就在这里,这项事实令她无法不惊讶,同时也产生了确信。

    (你升上,Lv.2了啊……)

    经过那场与猛牛(弥诺陶洛斯)的死斗「冒险」,少年让自己的「器量」升华了。

    如同讨伐了楼层主(乌代俄斯)的艾丝。

    若非如此,他不可能到达这个中层中间区域的第18层。

    贝尔等人当初,一定也无意一路走到安全楼层吧。恐怕是在探索「中层」的较浅层域时遭逢意外事故,陷入难以归返地表——无法逃出迷宫的状况。

    也许是堵塞正规路线的大规模坍方,或是被怪兽追赶,不慎落入纵穴(陷坑)。在又被称为第一死亡线(first line)的「岩窟迷宫」有时是可能发生这种状况。

    在那绝望的状况下,他们……不是坐等遥遥无期的救援,更不是听天由命,而是前进,为了生还。

    「你很想救他们,对吧……」

    她想起少年直到最后都在替同伴求救,失去意识的悲壮神情。

    是死地求生的勇气、决断与智慧,以及对同伴的真心,将贝尔他们引导到这安全楼层的。

    「……不过。」

    不可以勉强自己喔。她说。

    艾丝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朝贝尔的脸伸出手。

    撕裂的额头血流如注、满脸是血的模样。留下许多伤痕,仍然身陷深沉疲劳的眼前睡脸。

    她低垂着金色眼眸,抚摸包着绷带的额头。

    这时。

    「……」

    「!」

    就像意识被艾丝抚摸额头的手指勾起般,眼睑震动了。

    艾丝迅速把手收了回来。

    他似乎在对抗泥沼般的倦怠感,呼吸困难地发出小声呻吟。

    艾丝目不转睛地注视他的侧脸,一会儿后,兔子般的深红赤瞳睁开了眼睛。

    「……」

    他慢慢张开眼睑,眨了几下眼睛。

    贝尔完全没注意到近在身旁看顾的艾丝,用半梦半醒的表情持续注视着帐篷天顶。

    然而,下个瞬间。

    「——莉莉,韦尔夫!?」

    他睁大双眼,上半身弹跳般坐起来。

    贝尔似乎想起了至今的整件事,叫着同伴的名字想跳起来。

    ——啊,太急着动的话会……

    艾丝正在这么想时,果不其然。

    「~~~~~~~~~~~!?」

    他像是全身发出剧痛惨叫般,身体缩成一团。

    在艾丝的眼前,贝尔像脑袋出问题的兔子般痛苦挣扎。

    被迫看着对方忍受痛苦十几秒,艾丝犹豫着该不该叫他,最后下定决心开口道:

    「还好吗?」

    霎时间,他顿住了。

    痛苦扭动的少年身体停住了。

    隔了一拍,他霍地抬起头来。

    在伸手可及的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