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 异性少女

    事情的开端,是一件冒险者委托(quest)。

    「第19层出现了大量火鸟(fire bird),【小新秀】,你也来帮忙。」

    来到第18层的我们【赫斯缇雅眷族】,接到了「里维拉镇」的委托。

    地下城会不定期发生特定怪兽的暴增情形,被视为一种异常状况。这次确认到的「火鸟」是从第19层开始出现的稀有种(rare monster)之一,正如其名,就是会进行火焰攻击的鸟形怪兽。听说这种怪兽屡屡将第19层以下的层域「大树迷宫」化为火海,是一种棘手的怪兽,它们进入第18层这个安全楼层(safety point)后在天上飞,就连存在于湖畔的城镇(里维拉)也产生了损害。在迷宫经营旅店城镇的高级冒险者们可不愿坐视店铺被烧掉,此时正要出面除害。他们也叫住了每一个路过第18层的高级冒险者,希望大家协助里维拉镇民讨伐火鸟。

    结束了与王国军(拉几亚)的战争,今天是第三天。我们重新开始探索地下城,好不容易只凭自家派系的力量抵达了安全楼层,就立刻接到这种强迫性的委托,虽然让莉莉一脸不服,但报酬不低,再加上状况特殊——放任大群火鸟横行,我们也无法安心探索第19层——于是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城镇准备了具有火焰抗性的火精护布(salamander wool)长袍,当作预付报酬发给参加者,至于「敏捷(脚程)」受到赏识的我,则被组进其他冒险者的临时小队。由于他们希望能尽快讨伐完成,因此将我安排在重视速度的队伍。

    我暂别莉莉、韦尔夫、命小姐与春姬小姐的另一支小队,穿起火精护衣(salamander wool),与几位强壮的冒险者一同往下,来到第19层。

    然而,顺利进行冒险者委托的我一回神,发现自己落单了。

    不同于之前的楼层,我对这「大树迷宫」的构造与路径都不熟,追着火鸟或是到处逃跑——

    被配置在殿后位置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就这样被冒险者们抛下了。

    我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呆站在迷宫一角不知所措。就在这时。

    视野角落捕捉到了一个类似人影的物体。

    那个人影跛着一只脚,好像在逃离什么,躲进了迷宫植物生长茂盛的暗处。

    我以为是受伤的同业,赶紧跑了过去,但就在快要到达那人身边时,我发现情况不太对,于是提高了警戒靠近暗处。

    然后——

    「怪兽……『维维尔』?」

    眼前的存在让我大吃一惊。

    那是只人形怪兽,有着白里透青的肌肤,以及少女般纤柔的四肢。看到彷佛第三只眼的额上红石,我才勉强辨认出它是龙种「维维尔」。

    「维维尔」。

    与有名的独角兽(unicorn)并列为地下城中数量特别稀少的最高级稀有种。

    它们出现在中层区域第19层到第24层,听说「掉落道具」无论是鳞片还是指甲都能卖到惊人天价。其中尤其是额上红石「维维尔的眼泪」足以让人获得巨额财富,甚至被称为「幸福之石」。

    然而「维维尔」一被夺去额上宝石就会变得凶暴——打倒本体,红石一定会随之碎裂——因而留下了许多纪录,描述至今已有众多冒险者为此惨死。毕竟它们是怪兽中最强的龙族(dargon),其战斗能力相当高。

    龙女(维维尔)本来应该是女体龙尾的怪兽,就像半人半蛇(拉弥亚)那样具有人形上半身与酷似蛇类的下半身……

    (……真的是怪兽吗?)

    端正的相貌,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流着泪水,使我倒抽一口气。

    它身上一丝不挂,呈现最原始的模样。

    没有龙的胴体,取而代之地长着一双细腿,以及小巧的乳房。

    只要忽视肤色与鳞片,它看起来就像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

    龙女在哭泣。

    抬头看着呆立眼前的我,双臂抱紧的身体不住发抖。

    它好像忘了自己是怪兽般害怕,像人族一样暴露出恐惧感。

    这是不可能的,我的脑海角落呢喃着。

    我无法正常思考,一再动摇,眼前光景实在令我难以置信。

    因为……对啊,怪兽是人族的敌人。

    它们顺从本能对我们张牙舞爪,袭击我们,是无可置疑的杀戮者。它们是凶恶破坏冲动的集合体,不容理性或感情介入。

    怪兽是「怪物」。

    (——照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我却感觉不到怪物带给人族的厌恶感与排斥感。

    我产生不了半点无条件驱使我们对抗敌人、对怪兽的斗争本能。

    面对它近似人族的外貌,我反而还起了抵抗感,不愿意刀刃相向。

    我没看过这种怪兽。

    「呜,啊……!」

    「!」

    我察觉龙女的眼眸紧盯着我装备的〖女神之刃〗,赶紧把握着匕首的手藏到背后。我在心中低声说「我在干什么啊」,然而看到眼前怪兽的畏怯略为缓和了些,却又更加混乱起来。

    这只「维维尔」是「亚种」吗?

    是异常状况之一,怪兽的突变体吗?

    (它受伤了……不对,是被弄伤了。)

    被凝固血液染红的肌肤,以及连同鳞片裂开的肩膀伤口映入视野。

    也许是被同业砍伤的,浑身是伤的龙女仍旧坐在地上,吓得拼命想与我拉开距离。然而背后是墙壁,再怎么后退也没用。

    我无法动弹。

    怪兽是带来灾厄的象征。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同情或是伸出援手。

    我仍然呆立原地,与害怕的龙女视线持续交缠,看到那双蕴藏着明确感情的眼眸,也无法给它致命一击……我终于忍不住后退了。

    我采取不了任何行动,只能视若无睹,窝囊地逃走。

    我转身背对龙女,离开了原处。

    「……?」

    人族从眼前消失,龙女湿着眼睛,露出不解的表情。

    在寂静的笼罩下,它怯怯地左顾右盼,慢慢站起来。

    它护着摔痛的脚,两手撑在迷宫墙上,开始沿着墙壁移动。

    随后,只听见啪沙一声。

    拖着身体移动的龙女背后,红彤大鸟伴随着振翅声,从直达通道的岔道出现。全长超过二M(米度)的怪兽「火鸟」眼中满布血丝,张开了它的巨喙。

    自背后涌来的热气令龙女浑身僵硬,怪鸟飘浮空中锁定目标。

    地狱犬

    面对远远超越黑犬的高输出火焰喷射,细腿想踢踹地面,但来不及。

    鸟喙深处炽热燃烧的火焰,照亮着龙女回首的脸庞,就要发射的瞬间——

    「——咕耶!?」

    ——我让〖女神之刃〗一闪而过。

    疾走然后跳跃,砍杀,以蓝紫刀光将火鸟砍成两段。

    正要发射的火焰在半空中如烟火般爆散,同时「魔石」被劈开的怪兽也化为尘土吹飞而去。当庞大火花与灰粉漫天飞舞时,龙女一屁股跌坐在地,我也降落在地面上。

    (……唉,真是……)

    我搞砸了。

    往下看着反手握住的『女神之刃〗,我头低低地陷入沮丧。

    离开现场后,我总是放心不下,从龙女的死角转头看向背后,一看到火鸟正要袭击它,忍不住冲了出去。

    看到吓得呆立不动的怪兽……不对,是「她」,我的脚不禁动了起来。

    (在这广大的地下城里,就她一个人……)

    她被人族砍伤而害怕人族,这我能明白。

    可是,竟然连同族的怪物(怪兽)都毫无理由地袭击她。

    我知道自己产生了多余的思考,理性大声嚷嚷着叫我不要胡思乱想。可是,这只手已经做出了蠢事。

    我用没握匕首的左手用力抓了一把浏海,走向愣怔的龙女。

    她用跟刚才类似的姿势抬头看着我。

    恐惧、动摇与困惑。不只这些,她还对我投以些许依赖的眼光,我手心冒汗,懊恼了半天后——无力地笑了。

    已经没辙了。

    不管那么多了。

    我已经杀不了这个女孩了。

    「——没事的,别怕。」

    我单膝跪地,用相同的视线高度,垂着眉毛对她笑。

    龙女好像听得懂我说的话,睁大了双眸。

    即使是以力量与痛楚让怪兽屈服的,想必也不会笨到跟怪物说话吧。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