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3 第五章 Hell And Hell

    男子的视野被封闭在黑暗里。

    血淋淋的耳朵,听见了别人哭喊的尖叫,以及怪兽兴奋的咆哮.

    人们的惨叫层层重叠, 来自四面八方,不绝于耳。

    男子悲惨地拖着上半身,远离怨气冲天的地狱哀嚎。

    男子的两眼都被弄瞎了。

    紧闭的眼睑中流下带血的泪水,男子在永无止境的黑暗深处不断徘徊。

    腰部以下的下半身也早已被扯断。

    他就像个死者,忘了人类该有的模样,只用两条手臂在地上爬。

    全身残缺不全,口中漏出呻吟,意识混浊。

    身体好烫。

    喉咙干得发痛。

    牙关也咬不紧。

    每次往前爬,身体就遗落掉某些不能失去的东西。

    男子名符其实地化为活死人,不知何处才能安身,只是往地下城的黑暗深渊不断前进。

    难以置信的痛苦有如巨大漩涡,让男子失去了理智。

    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已在这地狱里气绝身亡,然而刻在背上的「神的恩惠(Pharna)」却不肯让他解脱。

    神的哄笑化为幻听,传进耳朵深处。天神彷佛把惨败的男子当成笑话,高高在上地指着他开怀大笑,就算这只是没有出口的迷宫(地下城)让他看见的幻梦,也是恶劣至极的诅咒。

    盈眶而出的血泪流露着愤恨,男子仍然想活命。

    他憎恨自己以外的一切,并且对得不到救赎感到绝望。

    最后,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徘徊的男子,终于用尽了力气。

    他停止了动作,任由鲜血汩汩流出,身子沉入血红水池。

    这里没有人的气息,也没有怪兽的呼吸。

    在彷佛与世隔离的迷宫一隅,男子的躯体渐渐发冷——忽然,「嘶」的一声。

    有什么东西葡匐着,爬到了断气的男子身边。

    从迷宫深处,伸出一条长长的触手。

    触手前端,有一块色彩斑斓的耀眼物体。

    宛如引诱男子进入黑暗的另一头,触手滑溜地爬行着,缠住男子的尸体,将他翻了过来。

    色彩斑斓的光辉,埋进了眼睑紧闭、只剩上半身的躯体。

    下个瞬间,男子的眼睑霍地睁开,失去视力的双瞳现出了黄绿虹膜。

    野兽般的咆哮轰震四周。

    ■

    蕾菲亚一颗心颤抖着,注视着黄绿眼瞳欣喜地扭曲的奥力瓦司。

    光辉刺眼、色彩斑斓的「魔石」,以及与眼睛颜色同样呈现黄绿色的下半身,都证明了此人已不再是人族。

    困感与目眩让蕾菲亚弄不清自己站在哪里。

    然后是剧烈的恶心感。

    眼前呈现人形的某种东西,让身为精灵的蕾菲亚感受到强烈的恐惧——排斥感与「丑恶」。

    「这究竞是在开什么玩笑……」

    亚丝菲不禁呻吟似地说,【荷米斯眷族】的成员们也都一阵惊慌。

    这个敌人是人?

    还是仿造人形的怪物(怪兽)?

    胃里累积的恶心感冲上喉咙,终于让蕾菲亚无法忍受,禁不住问他:

    「你究竞是什么……?」

    奥力瓦司嘴唇漾着笑意,晃动他那一头白发。

    「我是兼具了人与怪兽的力量,至髙无上的存在!」

    全身白衣的男子蔑视着蕾菲亚等人,狂傲地说。

    好似实际证明着男子所言,他身上的无数伤口还在徐徐复原,埋着「魔石」的胸膛也渐渐愈合。

    「你们这些只能依赖诸神『恩惠』的可怜虫……怎么能赢得了我?」

    奥力瓦司故意嘲笑他们。

    至于蕾菲亚,则是用她乱成一团的思绪拼命思考。

    人与怪兽的力量。

    拥有智慧与能力(能力值),又有着怪物般蛮力与强韧肉体的个体。

    至今一连串的战斗当中,的确有几个场面证实了这种近乎妄言的假设。

    直接遭受第一级冒险者(伯特)的攻击仍不退缩,异常的坚韧性;连「魔法」都能空手接下,脱离常轨的体能;最后是现在仍在持续当中,令人惊骇的自我再生能力。每一件都是用纯熟的【能力值】不足以解释的怪异状况。

    如果采信奥力瓦司说的每一句话,那就表示「她」这种存在,让气绝身亡的他重获生命,变成了不同于人族的「某种存在」。

    蕾菲亚的视野远方,看见依附在大主柱上的雌性胎儿。

    人与怪兽的「混种生物(hybrid)」。

    眼前的奥力瓦司——或者连那个红发女子也不例外——难道会是这种荒唐无稽的存在吗?

    「怪人(creature)」这个字眼,闪过蕾菲亚的脑海。

    「……你是黑暗派系的残党吗?」

    亚丝菲试图保持冷静,眼神犀利地追问道。

    奥力瓦司承受着蕾菲亚等所有人的视线,似乎觉得很无聊,笑着回答:

    「我跟那种过去的渣滓不一样,我并非被天神操弄的人偶。」

    黄绿眼瞳环顾四周。

    只见满地自爆的焦尸,以及一群没死成,奄奄一息的长袍人。奥力瓦司以视线告诉他们,【荷米斯眷族】与蕾菲亚等人打倒的集团,才是愚蠢的黑暗派系残党。同时蕾菲亚听他的口气,推测双方似乎只是合作关系。

    洞穴内一片死寂。

    被巨花寄生的红色大主柱以及胎儿宝珠,都在发出阴森的光辉,亚丝菲再度开口道:

    「这里是什么?你们在这里打算做什么?」

    对于亚丝菲的一再质问,奥力瓦司很干脆地回答:

    「这里是苗床(plant)。」

    「苗床……?」

    「没错,让巨花(怪兽)寄生在粮食库里,生下食人花……这里等于是中继站,让『深层』的怪兽在较浅楼层繁殖,再运到地表。」

    奥力瓦司描述的内容,令蕾菲亚难掩惊愕之情。

    原来食人花是「深层」出身的怪兽,更重要的是——

    「怪兽能生下怪兽……从没听过有这种事。」

    怪兽是从地下城诞生的。

    地下城才是怪兽的「母体」。

    这是绝对不会错的。

    是连诸神都承认的世界真理。

    被巨花的身体组织笼罩的大空洞里,到处都有花苞绽放,当众人再度听见食人花呱呱坠地时,蕾菲亚声音抽搐着说:

    「也就是说,是你做为驯兽师役使怪兽,制造出这个空间的?」

    「不对,不是这样。我并不是驯兽师。」

    奥力瓦司加重了语气,滔滔不绝地说:

    「食人花与我,都是以『她』为起源的同胞(存在)。我做为『她』的代行者行动,怪兽们才会听我的命令。」

    彷佛受到过分尊荣而感动万分,奥力瓦司语气陶醉地解释。

    亚丝菲就像看到无法理解的事物那样,露出厌恶的表情,问题直指核心:

    「你的目的是什么?」

    奥力瓦司在黄绿色的双瞳中暗藏寒光,笑了。

    「毁灭迷宫都市(欧丽拉)。」

    这句话让许多人为之愕然,吓得呆若木鸡。

    蕾菲亚周围传来好几个人倒抽一口冷气的感觉,她自己也不例外。

    也许是下意识的举动,露露妮单手硬是握住发抖的尾巴,开口说道: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欧拉丽是建造在地下城正上方的巨大都市,也是地下城的防波堤。这座自古以来的要塞,与起了「盖子」功效的「巨塔(巴别塔)」长年堵住了地下的「大洞」,防止怪兽入侵地表,是隔绝外界与迷宫的护墙,也可说是人类最后的堡垒。

    欧拉丽的瓦解,代表着「古代」战乱时代的重现。

    人类与怪物(怪兽)之间永无止境、造成无数悲剧的战争,将会再度上演。

    「我当然明白!!」

    听到露露妮这样问,奥力瓦司发出欢呼。

    「我是凭着自己的意志,要毁灭这座都市!!为了实现『她』的心愿!」

    在各自露出不同表情的蕾菲亚等人包围下,奥力瓦司高声宣言。

    他对着困惑的露露妮等人,指了指背后。

    「你们听不见『她』的声音吗!?」

    他伸直一条手臂,指向背后大主柱上的宝珠胎儿。

    「『她』说想看天空!『她』朝思暮想着天空!!这是『她』的愿望,既然如此,我就为『她』的愿望牺牲吧!!」

    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