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2 终章 突然的再会

    击破乌代俄斯离开第37层的艾丝她们花了大约三天的时间到达地下城的「上层」。

    由于两人选择了最短路线,又有里维莉雅掩护消耗了力量的艾丝圆滑地应战,两人从「深层」脱身前往「下层」再到「中层」的脚步还算快。此外两人还在第18层的「里维拉镇」好好休息了一下,因此并没有特别疲劳。

    艾丝她们现在正在第6层当中前进。

    「艾丝,那个掉落道具留在那里真的好吗?」

    「嗯……反正我不大会用大剑。」

    艾丝回答里维莉雅的问题。

    她们在讲放在「里维拉镇」的「乌代俄斯的黑剑」。

    在击破怪兽后与魔石一并留下来的掉落道具当中,让艾丝吃尽苦头的那把又长又大的黑色大剑也没有化为尘土消失,变成了战利品让两人捡到。不过,经历激烈战斗后,包括刀锋在内的各个部位都有破损,变成了冒险者刚好可以运用的剑身。

    艾丝她们带着这个战利品进入「里维拉镇」后,镇上陷入一种狂热气氛。听到楼层主的未确认掉落道具——入手条件为一对一(少数人)将其逼入绝境——的消息,镇上群情激动。

    看到这把不输给高级铁匠一级品装备的怪兽锋利武装(掉落武器),过去曾经想要成为铁匠的柏斯甚至还感动得落泪。

    他这个武器狂再三恳求、发誓一定会把这个掉落道具打成武器后,艾丝便将该道具委托给他保管,当作是下次探索的备用品。

    「况且,那个驯兽师也许还会来袭……他说有强悍的武器,会比较安心。」

    「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句话根本用回他自己身上了。里维莉雅吐出一口气,嘟哝着柏斯曾经说过的台词。

    她几乎可以想像他此时摩娑着黑色大剑笑得乐不可支的表情。

    「怎么了,艾丝。」

    两人不久来到第5层,走了一会儿后。

    艾丝发现大厅(窟室)中有名冒险者独自躺着。

    「有人倒在地上。」

    「被怪兽打败了吗?」

    正当里维莉雅眉目之间显出忧虑时,艾丝走向了冒险者。在壁面染成淡绿色的宽敞「窟室」中央,那名人物倒卧在地面。

    越是靠近,艾丝双瞳中的惊讶色彩越是浓厚。

    像是初级冒险者的轻装、尚未成熟的纤细身躯,还有如初雪般的白发。

    倒地的冒险者正是艾丝期盼能够再会的白兔(少年)。

    「没有外伤,也不需要治疗或解毒……是典型的精神疲惫(mind down)。」

    里维莉雅跪下来替少年诊断,得出了让人失去紧张感的结论。

    艾丝在她身后呆滞地,或是专注地盯着那头白发,不禁轻声低喃。

    「这个孩子……」

    「怎么,你认识他吗,艾丝?」

    「不,我没有直接跟他讲过话,不过……他就是那个,之前我提过的弥诺陶洛斯……」

    「……原来如此。就是那个笨蛋讥讽过的少年啊。」

    艾丝之前曾经向里维莉雅坦白说过酒馆发生的事情。

    她一边对伯特的所作所为大为叹气,一边恍然大悟地将视线转回少年身上。

    至于艾丝,她早就想向少年赔罪了,再加上看到少年现在的模样,轻声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

    「里维莉雅。我想,向这个孩子赎罪。」

    「……没有别的说法吗?」

    以前里维莉雅曾经问过自己「你想怎么做?」,艾丝觉得自己清楚回答了那个时候的答案,但她却叹着气说「这样太僵硬了」。

    奇怪?艾丝眨着眼睛。

    「好吧,总之现在作为应有的礼仪,我们理应出手相助……」

    正当不住点头的艾丝与里维莉雅一起俯视着少年时……

    好像在思考些什么,这位精灵女子侧眼瞄了艾丝一下。

    「……艾丝,我现在要你对这少年做一件事。要赎罪,我想这样子就够了。」

    「什么事?」

    艾丝一问,里维莉雅语气轻松地告诉她:

    「让他枕着你的大腿睡觉,直到他醒来为止。」

    艾丝再度眨眨眼。

    「……这么简单就可以吗?」

    「我无法解释清楚,不过,至少你也在这里保护了他,应该没有义务做更多了吧。……何况只要你这么做,没有男人会不高兴的。」

    「我不太明白……」

    「不明白也没关系。」

    她仰望艾丝,低垂着眉毛像在苦笑,艾丝沉思暗想,这么做真的好吗?不过,里维莉雅向来很少说错什么。

    「嗯……」,她在感情淡薄的表情底下稍微陷入沉思时,里维莉雅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回去了。留下来也只会妨碍你们吧。你们两个人独处,这样才能够做个了断。」

    「嗯。谢谢你,里维莉雅。」

    「嗯。」

    艾丝道谢后,里维莉雅便离去了。

    这里已经是「上层」了。她知道无论如何艾丝都不会有危险,所以并不担心,反而是贴心地离开了。

    目送她的背影,艾丝再度注视着倒地少年的后脑杓、弯下膝盖。

    她战战兢兢地一个人弯下了腰。

    *

    (再来就看如何进展了……)

    抱着法杖、行囊在地下城前进的里维莉雅想起少年与被她留下的艾丝脸庞。

    她一瞬间赶跑了挡路的蛙型怪兽「青蛙射手」。

    (如果能够往好的方面发展就好了……)

    里维莉雅很关心艾丝的心灵状态。

    自从与红发驯兽师接触以来,少女的身心总是没能取得平衡,甚至还一度驱使她独自击破楼层主。

    里维莉雅认为自己已经除去她内心的沉淀物,不过比起平时,她似乎还有一点不安定的地方。即使只有短暂时间也好,察觉到艾丝内心动向的里维莉雅希望她与少年的接触能够让她暂且忘却内心的烦恼。

    「况且……」

    里维莉雅微妙察觉到,与那名少年接触这件事在艾丝心中产生了不小的变化。里维莉雅也有些期待,或许这样真的能够改善她盲目的个性。

    「……也罢,总不会往坏处发展吧。」

    她乐观地喃喃自语,心想:那名少年总不至于逃之夭夭吧。

    *

    「……」

    压在纤细大腿上的重量总让她觉得有点新鲜。

    让少年枕着大腿的艾丝静静俯视着他此刻阖起眼睑的容颜。

    (……好像,有点难为情呢。)

    将少年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这才让未经世故的她感到有点害羞。

    自己与他的姿势让艾丝双颊淡淡飞红,身体轻轻扭动了一下。那个动作又轻、又柔,以免自己扰动到沉睡的白兔。

    「……」

    怪兽好几次袭向光明正大在地下城正中央睡大腿给人看的艾丝他们,不过她只用不带任何冲击力道的反手挥,利用斩击收拾掉了怪兽。

    持续守护着少年,艾丝从上到下打量着他的身体。

    016

    「……有在,努力呢。」

    身上穿的防具似乎跟以前看到的轻装不同。

    不过这套防具上也已经留下了擦伤或缺口等痕迹,看得出来用得很凶。他一定是每天都钻进地下城跟怪兽拼斗吧。艾丝默数着被爪子、牙齿削割出来的所有痕迹,并猜想一定是这样。

    接触到少年令人欣慰的努力模样,还有纯粋的心思,一颗心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好白、多么洁白。

    跟自己不同,那种纯白无瑕的专一心意仿佛洗涤了她的内心。残留在内心深处的黑色余火此时完全消失了。

    连艾丝本人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嘴唇绽开了。

    纯白的白兔渐渐疗愈着她。

    艾丝变得有点想要摸摸他,手指轻轻抚过那兔子般的头发以及额头。

    「……妈妈?」

    温柔地摸了一会儿,少年的嘴唇张开了。

    听见那意识朦胧的低喃,艾丝的肩膀晃了一下。

    (……你也,没有妈妈吗?)

    内心的声音没有得到答案。

    金色眼眸静静低垂下来。

    (我们,很像呢……)

    发觉到不能够产生出来的亲近感,还有些许的寂寥感受后……

    艾丝轻轻撩开白色浏海道了歉。

    「对不起。我不是你妈妈……」

    话音甫落,睡眼惺忪的深红(rubellite)眼瞳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