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 某女神的恋曲

    「现在究竟是何情形!?」

    碰!一只拳头槌在帐棚内设置的桌子上。

    握紧拳头连同护手槌打桌子的男神——摇动着一头光辉金发的阿瑞斯,对周围畏缩的部下大声吼道。

    「我是说,士兵们被欧拉丽的冒险者们抓住了。三万兵士之中,差不多将近一万成了战俘。」

    「这我知道!?我是问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马里乌斯!?」

    「因为欧拉丽的冒险者强大有如妖魔鬼怪。」

    面对气愤的阿瑞斯,侍立身旁的副官——唤做马里乌斯的人类叹着气,交出再简单不过的答案。

    这里是【阿瑞斯眷族】阵地内的本管。

    与欧拉丽的【眷族】联军遥相对立,搭建于「瑟欧路密林」附近的王国军本营正在召开军事会议。

    其实会议也没什么内容,就是主神阿瑞斯听到己方已经溃不成军,愤怒地吼叫罢了。

    「遭俘的士兵们再加上伤兵,已经无法维持战线了。果不其然,军费也被贪商们榨取殆尽……」

    「可恶啊~~~~~~!?欧拉丽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看阿瑞斯咆哮着,马里乌斯直叹气,他跟周围其他人不同,敢于规谏主神,是个难能可贵的人物。

    不同于狮子鬃毛般灿然闪耀的主神,马里乌斯有着一头蜂蜜般的金黄头发。身材经过锻练而秾纤合度,个头有一百八十很适合形容为俊美青年或贵公子。年纪也才二十,相当年轻。要不是脸上凝聚着疲惫,相貌搭配起一身铠甲装扮,想必是位威风凛凛的骑士将校。

    一再遭欧拉丽击败,军神颜面扫地——看到主神为一雪长年积恨而变得固执己见,他再度叹气。

    「好了,这样战争就打不下去了吧。我们回去吧,阿瑞斯神,这次学乖了,以后就别再侵犯欧拉丽了。」

    「咕呜呜……马里乌斯!你简直傲慢无礼!?你的父亲玛尔定对我可是言听计从啊!」

    「——就是因为主神你讲什么都听,我的父亲才会被叫做愚王啦混帐!?」

    「你、你这是什么口气!?既然如此,看我不剥夺你的王位继承权才怪!」

    「随您的便,想要就还您!那么我也可以离开国家,投靠梦寐以求的欧拉丽,去当冒险者无所谓吧!?」

    「不行,我不准!!」

    「你到底想怎样啊!?」

    王子!?王子!?看到年轻副官涨红了脸失去理智,周围的人赶紧上前阻止。

    为了累积经验而担任副官,与主神随行的王国第一王子——【阿瑞斯眷族】的年轻副团长,严重扭曲着他那令异性心仪的俊俏容颜,与主神展开在派系已是司空见惯的斗嘴。

    这位优秀到让人怀疑王妃红杏出墙的王子,今天依然对暴虎冯河的主神发泄着自己的辛劳与怒气。

    「真是!……无论如何,加隆他们说服韦尔夫•克罗佐的任务失败了,方才公会已经要求我们支付赎金。我们失去了最后一线希望,继续旷时日久地打仗也没有意义。」

    「唔呜呜……!」

    看到马里乌斯总算镇静下来的冷淡绿眼,阿瑞斯呻吟着。

    他说得没错,作战计划的最后王牌「克罗佐的魔剑」既然已经得不到手,这场仗再打下去也没意义。阿瑞斯想利用韦尔夫的力量,成立魔剑部队与全军进行夹击的如意算盘,根本只是一场幻梦。

    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作战会成功的马里乌斯,以及一心想撤退的将校都看着阿瑞斯,战争之神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下……凭着「不想输」的唯一想法,赫然睁大了赤红双眼。

    「事已至此——就由我亲自闯入欧拉丽!!」

    「嗄!?」

    「既然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办不到,就由我去把『克罗佐之剑』抢到手!!只要有那种『魔剑』,就能取回过去的荣耀……!」

    「您想诱拐韦尔夫•克罗佐吗!?那人可是Lv.2耶!?要是去跟他挑战,铁定是瞬杀的啦!!」

    「不准说瞬杀!?我不是要掳走克罗佐家的小子!是他的主神——女神赫斯缇雅!!」

    听到阿瑞斯扬言绑架女神,马里乌斯等将校们瞪大双眼。

    「反正你们一定会说不能冒犯女神,不敢把那矮子神抓来吧!?既然如此就由我亲自出马,抓住她,要求欧拉丽用韦尔夫•克罗佐交换神质人质!呼哈哈哈哈哈!不得不佩服我的聪明才智!?」

    「您这番话简直烂透了!?追根究底,您打算怎么入侵都市——」

    「是啊,从一开始就该这么做的!君王……不对,主神不亲自上阵,兵士们怎么跟随!马里乌斯,给我备马!?为了不让可恨的芙蕾雅等人察觉,我要趁夜出发!?」

    「真是够了!那个愚神……!」

    听到言出必行的蛮神王下达指示,表情扭曲的年轻副官也跑了出去,追上走出帐棚的金发男神。

    基于主神的个人意见,王国军的最终作战就此发动。

    胜负已然揭晓的战场上,欧拉丽军完全看扁了对手,毫无警戒,谁都没料到这场鲁莽而蠢笨的奇袭,就这样对欧拉丽断然执行了。

    *

    市墙内今天还是一样和平。

    都市外还在与王国军进行着似乎比以往更长的战争,晨曦将蓝天照得明亮。

    聆听着小鸟啁啾,我小跑步叫住走在总部长廊上的人物。

    「春姬小姐。」

    黑色女仆装的背影,以及长在腰上、轻轻摇摆的金色粗尾巴。

    狐人春姬小姐双手抱着满满一笼衣物,转过头来看我。

    「贝尔大人,您早。」

    楚楚可怜的相貌绽放了美丽笑容,舂姬小姐狐耳上下跳动,向我道早安。

    还没到早餐时间,厨房飘来香喷喷的味道刺激着肠胃,春姬小姐在前往地下城之前,会先完成女仆的工作。此时她抱着清水洗过的【眷族】所有人的衣物,正要去晾。

    「早安。」我也打招呼回话,并来到往前走的她身边。

    「还可以吗?我也来帮忙。」

    「不、不用了!这是妾身的工作,怎么好劳烦贝尔大人……」

    「不要紧的,请让我帮忙吧。」

    我手一伸,把笼子里堆积如山的衣物抢了一半过来,两手抱着东西的春姬小姐当然无法抵抗。

    虽说春姬小姐也有【能力值】,不过这么多吸饱水分的待晾衣物一定很重。她看起来好惶恐,我苦笑着回答「真的不要紧」,我们俩就一起开始晾衣服。

    在面对长廊的宅邸中庭,我们把晒衣绳挂在墙壁之间,将衣服晾在这个到了中午就会有温暖阳光洒落的空间。

    神仙、莉莉、命小姐与春姬小姐自己的衣物交给她,我负责自己与韦尔夫的份。基于不分性别与种族等等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眷族】特性,虽说这是没办法的,但我还是极力不去看春姬小姐她们挂在晒衣绳上的衣物,红着脸的春姬小姐也不至于把内衣一类晾在这里。

    我也被她影响,脸颊红了起来,为了去除有点尴尬的气氛而向她搭话。

    「那个,春姬小姐习惯这里的生活了吗?」

    「渐渐习惯了,幸好赫斯缇雅女神、莉莉大人、韦尔夫大人与命大人都很照顾妾身。」

    春姬小姐无忧无虑地对我微笑,说「当然贝尔大人也是」。

    那不再是在风月街时的虚幻微笑,而是沐浴着温暖阳光的舒畅笑容。

    我不禁眯细眼睛,心想:能看到她真正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不过……妾身笨手笨脚,总是给各位惹麻烦……现在也是,这样麻烦贝尔大人……」

    忽然间,春姬小姐变得愁眉苦脸。

    「春姬小姐,我没这么想……大家也……」

    「不,妾身只能为各位做这么一点事。妾身必须做更多的事,更努力才行……」

    春姬小姐打断了我的话,歉疚地注视着中庭草坪。她摸了摸身上的黑色女仆装,粗尾巴沮丧地下垂。

    春姬小姐虽然这样说,但我觉得她已经太努力了。

    洗衣、煮饭、打扫,还有迷宫探索。在总部里忙家事,去了地下城又当支援者兼妖术师帮助我们。尤其是后者对于不习惯探索的她来说,想必形成了很大的负担压力。

    晾完洗好的衣服,我与春姬小姐面对面,抓抓头后,开口说

    「那个,春姬小姐……我觉得不可以勉强自己。」

    「咦?」

    「我刚加入【眷族】的时候,也因为不想劳烦神仙,就卯起来做家事……」

    在【赫斯缇雅眷族】刚成立,还只有我与神仙两个人的时候。

    那时我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