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一章 献给某武神的恋歌

    『命,你在这里啊。』

    她在做梦。

    凉飕飕的冷天气,枯木的树根旁。

    面对年幼的自己抱着双膝坐在树下的光景,命察觉到这是过去的记忆。

    『怎么了,肚子饿了吗?』

    儿时的命额头贴膝,不肯把头抬起来,跟现在完全没变,头发在两耳边绑成发发的建御雷出声叫她。

    在远东的故乡,居住的神社后侧,只响起两人的声音。

    『……建御雷神。』

    年幼的命没抬起头,发出稚嫩的声音。

    她对眼前蹲下的建御雷开口问道:

    『为什么命没有爹娘呢……』

    因为你是孤儿。

    现在的命能清楚回答。

    战灾、疫病,以及怪兽。

    孩童失去双亲而变得举目无亲,在远东不是什么稀奇事。像命这样失去依靠后,能被建御雷他们的神社收留,已经算很好运了。

    ——他带我去的,是热闹的村子祭典?

    ——还是船只停泊的港都,或是京城?

    在建御雷等诸神带着命、樱花还有千草他们前往的地方,这时的命看到了一对亲子和睦的模样,变得再也无法承受原本视若无暗的寂寞心情。

    『……生下命的爹娘,将你交给我们,就回到天上去了。』

    『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吗……?』

    『嗯……命尚在人世的期间,他们可能还回不了下界。』

    双亲的灵魂要获得重生,也许要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年幼的命尚无法理解建御雷的言外之意,只知道自己是见不到他们了,身体变得僵硬。

    『你寂寞吗?』

    年幼的命既不能点头,也无法摇头。

    她只是加重了握住手臂的力道,让手指陷入肉里,以免某种情绪溢满而出。

    面对开始微微发抖的小女孩,建御雷膝盖跪在地上。

    接着,突然把她的身体轻轻松松举到头顶上。

    命被男神双手放在腋下抱起,视野一下子变高,惊讶地低头看他。

    『命,做我的女儿吧。』

    然后,建御雷对睁大带泪双眸的命笑笑。

    『咦……?』

    『总有一天,我会把我的恩惠Pharna给你。到时候,你跟我就是流着相同神血血液的父女、家人——就是我的眷属眷族了。』

    『家人……眷族。』

    那些词语不只听起来甜美,也为悲伤不已的命胸中带来了温暖。

    因为把自己像小婴儿一样抱起,抬头看着自己的建御雷,眼中确实有着做父亲的慈爱。

    『病由气生,气由体生,这是我一贯的主张。我会教你武术还有其他东西,让你没空寂寞。所以放心吧,命,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喔。』

    年幼的命愣住了,建御雷对她自顾自地说完,然后像孩子般笑了。

    『命,你想跟爹娘做哪些事情?』

    接着他再度露出温柔的眼神,要命诚实说出来。

    『……命、命很想坐在爹的肩上。』

    『我马上让你坐,还有呢?』

    『想、想跟爹娘睡在同一个被窝里!这样就不寂寞了!』

    『好,今晚就这么做,还有呢?』

    『想跟爹娘一起吃上次在京城看到的金、金平糖!』

    『呃,好,没问题。』

    听到小女孩讨高级糖果吃,建御雷笑得发僵。

    即使神社总是一贫如洗,几天后,他仍然带着樱花与千草他们,实现了与命的约定。

    神与孩子都穿着寒酸衣物,四目交接。

    『不过,嗯,如果嫌我不好,你也可以成为女神月读或其他神的眷属眷族——』

    『命就要建御雷神!!』

    年幼的命打断了他,大声叫道。

    她染红了双颊,以青紫眼眸定睛注视着男神。

    『……这样啊。』

    建御雷先是眨了好几下眼睛,不久破颜而笑。

    他把命放到地上,用力摸了摸她的头。

    那只大手让命害臊地闭起眼睛,落下一滴眼泪。

    建御雷马上让命跨坐在自己的肩膀上,两人笑着回去到处找她的樱花、千草他们与诸神身边。

    从这天起,建御雷成了父亲,命对他产生了子女之情。

    而曾几何时,这份亲情变成了爱意。

    *

    「……」

    命慢慢睁开眼睑。

    窗外的微光与小鸟啁啾,告诉她早晨的到来。

    怀念的记忆让命的心情变得清澈透明,她仰望天花板,不知不觉间露出笑魇。

    命沉浸在追忆之中,从铺着的被褥上起身时,身旁传来细小的呼吸声。

    她听见了自己以外的宁静鼾声。

    看看身旁,狐人少女——春姬正仰躺在另一套被褥上。

    经过【伊丝塔眷族】那件事,自己又能与这个同乡少女手牵手了,她不禁笑了笑。命小心不要吵醒她,轻轻抚摸她那美丽的金发与狐耳。

    这里是【赫斯缇雅眷族】总部「灶火馆」的一个房间。

    在改宗conversion后的派系里,命与春姬分配到了三楼的一间双人房。

    室内没有床,有很多远东风格的日常用品,看起来跟房间原本的大陆式设计似乎不太搭调。放在房间角落的折叠式挂衣架上,挂着色彩鲜艳的和服与远东式战斗衣。

    命从梦中醒转,住习惯了的神社远去,取而代之地,现在的住所让她的意识渐渐清醒。

    看了一会取回了情谊的儿时玩伴的睡脸后,命的眼睛转向徐徐变亮的窗外。

    「……好!」

    看着清新早晨到来,命用力伸直了身体。

    *

    「春姬大人,可以请你把饭菜摆上桌吗?」

    「好、好的!」

    总部的大餐厅传来香喷喷的味道。

    在邻接大餐厅的宽敞厨房,绑起黑发、系起围裙的命一下切菜,一下煎鱼,又用木勺搅拌锅子。

    在俐落地准备早餐的她指示下,春姬踏着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数次进出餐厅,把餐具与料理端上餐桌。

    「春姬大人,用不着这么勉强自己……」

    「不、不会!妾身也已经是眷族的一分子了,请让妾身做吧,命大人。」

    令人惊讶的是,春姬穿的不是和服,而是女仆装。

    春姬在入团之后,自己主动——说「请让妾身做事」——表示愿意担任女仆,也就是莉莉原本担忧的宅邸管理工作。

    她是贵族出身,又在娼馆待了五年,虽然做起事来让人不太放心,但态度积极,努力适应打扫与伺候吃饭等工作。命面带微笑,看着那黑色工作服连身裙、白色围裙与跟着粗尾巴摇晃的长裙忙进忙出。

    在都市之外,王国军与欧拉丽的【眷族】联盟正在开战。

    考虑到团员人数与才刚扩大规模,【赫斯缇雅眷族】没受到公会征召,呈现一派和平的日常景况。

    「哇,好香喔……」

    「今天是命负责做饭啊,难怪这么香。」

    「啊,贝尔大人、赫斯缇雅女神,两位早安。」

    命一边把汤舀进小碟子里尝味道,一边对来到厨房的少年贝尔与主神赫斯缇雅道早安。

    【赫斯缇雅眷族】的伙食人员采每日轮替制,除非有特殊状况,否则包括主神在内,每天都会由两人或三人负责做饭,准备餐桌上的料理。

    韦尔夫都只是把材料煮熟,也就是所谓的男子汉料理,莉莉则会尽量节省材料成本做省钱料理等等,在餐桌上能看见每个人的个性与厨艺,不过其中只有命的料理,【眷族】所有人都挂保证说「好吃」。

    在故乡的神社,命自幼就跟千草等女性处理厨房事务,能用各种巧思与智慧将有限的食材升华成像样料理,她除了厨艺精湛,或许也因为个性认真加上天生资质,就连身为炸薯球爱好家的女神赫斯缇雅都赞不绝口。

    「命小姐,这个锅子里的……呃,茶色的汤是……?」

    「这叫做味噌汤。」

    她回答探头看看汤锅的贝尔。

    这是以高汤溶入味噌而成的远东传统料理,命平常都会配合贝尔他们,准备以面包等等为主食的欧拉丽主流餐点,不过前两天她偶然在都市西南部的交易所看到了味噌,才想到好久没来煮味噌汤了。

    命解释这是她故乡的料理、故乡的味道,贝尔他们一尝之下,脸颊立刻松驰下来。

    「喝了好舒心喔。」

    「嗯,很好喝喔,这就是命你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