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Goddess War

    风月街渐渐变得有如人间地狱。

    洋溢异国情调的街道上,许多建物损坏、炸毁,充满魔法残渣的游廓也被刻下了破坏的爪痕。立在路旁的苍樱于火星中摇曳,周围的街道上失去人影,只有武器残忍遭到打断、陷入沉默的悍妇们被人搁置著。

    还在四处逃窜的娼妇们尖叫著,抵抗者们的吼叫响起,风月街传出的战斗声逐渐移向第三区中心的女主神娼殿。

    「发、发生什么事了……」

    赫斯缇雅等人好不容易抵达大宫殿正门大厅,看到那景象,都倒抽一口冷气。

    四周满是碎裂的白色大理石地板、墙壁与柱子,以及看似遭到瞬杀、身受重伤的亚马逊人们,像尸体一样倒在地上。宫殿周围依然传来刀剑相接的声响,莉莉代替狼狈的千草与其他人,茫然地低喃。

    「恐怕是发生斗争了。与伊丝塔早有孽缘的派系……」

    听到莉莉的低喃,女神(赫斯缇雅)歪扭著眉毛,抬头看向身旁的男神,他也表情僵硬地点头。

    想起一路上目击到的袭击者们武装上刻著的徽章,她说出口:

    「芙蕾雅,采取行动了……!」

    宫殿内充斥著挥砍声与血花四溅的水声。

    「饶、饶命……!?」

    失去同伴而陷入孤立的战斗娼妇苦苦哀求,黑剑将她连同哀求一并砍倒。黑精灵(dark elf)战士对她们乞求饶命的声音一概不听,肃静地制造出更大的血泊。

    「赫格尼,不要杀了她们。」白精灵(elf)出声说著,自己也在进行单方面的蹂躏。他毫不留情,用超短文型魔法攻击发出惨叫的女战士(亚马逊人)们,以迅雷把她们连同通道一起焚烧殆尽,替宫殿开出通风孔。

    「炎、【炎金四战士(Bringar)】……!?」

    在另一个楼层,亚马逊人才刚表示惊愕,全身上下就被四把标枪(javelin)击中。

    一瞬间被四把枪尾打中身体,Lv.3的战斗娼妇倒在地板上。以头盔与铠甲武装自己的四名小人族从她身旁飞快跑过,剎那间驱逐了赶来救援的敌方团员。

    一发现通往外面的阶梯,其中一人拿著不合体格的巨大战锤,伴随著轰然巨响将它击碎。

    「宫殿后面到二十楼为止的阶梯全都捣毁了。」

    「接著解决团员,不要让她们把女神伊丝塔带出去。」

    四胞胎小人族语调平静地交谈,然后迅如飞箭地往四个方向分头散去。

    广大宫殿里剩下的战斗娼妇、女神的精锐们无力招架,不断发出高声惨叫。

    「——喂,大块头!?走这条路对吗!?」

    「不知道!你没看到阶梯都被打坏了吗!?」

    又是另一个楼层,扛著大刀与斧头的韦尔夫与樱花于通道上疾驰。

    他们目睹遇袭的风月街与宫殿的惨状,担心贝尔他们的安危,于是两人先走,女神(赫斯缇雅)等人随后跟上。所幸神秘袭击者们丝毫不理会韦尔夫他们,两人乘著周围的混乱,从娼馆街一口气冲进宫殿内。

    「!?」

    「战斗娼妇!?」

    一路上幸运没遇到敌人的韦尔夫与樱花面前,出现了一名悍妇。

    全身满是鲜血与裂伤的她呼吸紊乱,左手拿著棍棒,右手按住侧腹部。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竹」

    她眼睛布满血丝,简直像是陷入恐慌般杀向两人。

    樱花紧急挡下了乱挥的棍棒,巨大身躯摇晃一下,被逼得大幅后退。

    「大块头!?」

    「这家伙是Lv.3!」

    樱花手被震得发麻,差点弄掉斧头,韦尔夫也跟他一样,被对手的气势压制住了。

    战争游戏才刚结束,锻造坊还没打理好,手边连一把「魔剑」也没有。眼见对手都已经受伤,自己却仍然敌不过,韦尔夫对Lv.的差距咒骂著「王八蛋,开什么玩笑」——突如其来地,通道的墙壁粉碎了。

    「!?」

    韦尔夫跟樱花还有敌人都大吃一惊,眼睁睁看著墙壁破了一个大洞。

    跟无数瓦砾一起滚落在通道上的,是一名遍体鳞伤的亚马逊人。

    「少让我多费工夫了,妓女。」

    接在奄奄一息的她后面,一名猫人青年从打碎的大洞现身。

    手持染血长枪的矮小冒险者,以冷酷的眼神看著受伤的战斗娼妇。

    「噫、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看到她扔下棍棒想逃,青年的动作快如闪电。

    青年以韦尔夫他们看不见的速度,在敌人背后长枪一挥,以枪柄命中了她的肩膀。从侧面遭受殴打的女人恶狠狠撞上墙壁,把壁面撞个粉碎,就像重现刚才的光景般开出一个大洞。

    眼见自己苦战的对手名符其实遭到瞬杀,韦尔夫与樱花呆站原地时。

    猫人青年瞥了两人一眼。

    「你们是干嘛的?」

    面对尖锐有如刀锋的视线,两人说不出话来时,青年似乎看穿了韦尔夫身为工匠的气质,唾弃地说:

    「区区铁匠……乖乖去玩铁块吧,逊咖。」

    「什……你、你这家伙!?」

    身为铁匠的骄傲严重受创,韦尔夫大吼回去,但青年不再理会,径自走去。

    看到那伴随轻盈脚步声消失在大洞里的身影,樱花震栗地低语:

    「Lv.6,【女神之战车(vana Freia)】……艾伦·傅洛摩。」

    他低声说出第一级冒险者艾伦的绰号后,又补了句「【芙蕾雅眷族】」。

    樱花倒抽一口气,身旁的韦尔夫因屈辱与无力感而受到打击,往墙上重重揍了一拳。

    ※

    「不、不会吧……不可能。」

    茫然自失的女神(伊丝塔)在阳台上许久无法动弹,然后脚步焦虑地回到宫殿。

    她对著周围动摇的团员大叫:

    「芙里尼她们呢!?『杀生石』怎么样了!?」

    「这、这个,我们联络不上!?派去传令的人一个也没回来……!? j

    身旁团员们所书让她啧了一声,受到烦躁与动摇所侵袭,她绞尽脑汁拚命思考。

    追根究柢,芙蕾雅怎么会挑这时候攻进来?

    就算送兽洳把「杀生石」的事泄漏给芙蕾雅了,春姬的「妖术」——等级升华的效果应该也没曝光,不至于让她察觉到危险,攻打过来才是。

    「……是贝尔·克朗尼吗。」

    那个银发美神,就这么执著于那个少年?

    绝不允许伊丝塔夺走少年,到了要发动战争的地步?

    「那个女人,真的就为了一个小鬼……!?」

    ——太超出常轨了!!开什么玩笑!?

    伊丝塔怀抱著剧烈心跳,在心中大叫。她到现在才明白,她以为自己的行为不过是个小小报复,却踩中了女神的地雷。

    怎么办,怎么办?她问自己。是该先确保「杀生石」与春姬无虞,与芙里尼她们会合,还是逃出被敌人攻进的大本营(总部)……不,乾脆直接逃出这都市(欧拉丽)——伊丝塔呆站原地,犹豫不决。

    这时,她发现自己周围的喧闹声中断了。

    「……喂!怎么了!?」

    在这种状况下,周围却听不到团员们仓皇不安的声音——战斗娼妇的声音。

    伊丝塔在三十一楼的大阶梯前,正巧是俯视著与贝尔第二次邂逅的三十楼大厅,从扶手挺出上半身,对楼下呼喊。

    并立著钵形装饰大柱子的大厅,始终维持著阴森森的沉默。

    不久,就听见「喀,喀」的声响。

    踏著纤细的跫音,一尊女神从通道现身。

    「啊……!?」

    伊丝塔的紫水晶眸子睁到最大,在她的视线前方,女神芙蕾雅微笑著。

    她直勾勾地仰望著伊丝塔,将银色长发撩到耳后。

    「诸神大会以来就没见面了呢,伊丝塔?最近还好吗?」

    「芙、芙蕾……!!」

    「有件事我想马上跟你说。不对——应该说是告别吧?」

    面对喉咙哽住的伊丝塔,芙蕾雅仍旧微笑著,冷冰冰地告诉她。

    看到女神连护卫都没带,只身前来,伊丝塔甩乱著头发,扯著喉咙叫道:

    「你、你们快抓住那个女神!?」

    她对身旁的男女团员下令。

    原本惊慌失措的两人听从主神命令,跳下了大阶梯。

    他们对伫立于大厅中央的芙蕾雅发动突击——就在靠近她的前一刻,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