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 杀生石

    滴答,滴答,

    水滴溅起的声音,使我的眼皮震了一下。

    「…………呜……」

    朦胧的视野慢慢张开。

    全身布满一阵阵的抽痛感,我缓慢地抬起头来。

    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小盏魔石灯的灯光。

    四周很暗。

    看来……这似乎是一间石砌房间。地板、墙壁与天花板都是以暴露在外的石材盖成。室内很宽敞,飘散著类似凉意的寒气。

    等我眼睛渐渐习惯了光,我开始模糊地思考这里是哪里。

    「……!?」

    昏倒前的光景重回脑海。

    在迷宫中层,身穿连帽长袍的袭击者们,实力非比寻常的阿伊莎小姐,然后是——

    最后想起了丑怪女巨人的笑脸与话语,使我头一阵抽痛,紧紧闭上眼睛。

    对了,我……!

    「被抓到了……!?」

    意识一下变得清醒,我赶紧想站起来,突然听见了束缚的锵啷一声,同时让我发现自己现在是什么姿势。

    我坐在石头地板上,靠著墙壁,头顶上……双手手腕被银锁链绑了好几圈。我瞠目而视,接著拚命想用能力扯断链条——但是没用,一点都扯不动!

    一阵刺耳的金属声响后,我终于放弃了。

    我稍微喘著气,放松了身体力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疲惫地喃喃自语,还有突然遇袭的事也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袭击我们的是阿伊莎小姐她们,不会错,应该就是【伊丝塔眷族】。虽不知道她们有什么目的,总之……我被打败,落入她们手里,大概被带走了……那么,这里是【伊丝塔眷族】的总部吗?

    莉莉、韦尔夫还有命小姐不知道要不要紧?

    (好像有受到治疗……)

    我双手被绑在头顶上,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虽然武器(匕首)与防具都被拆掉,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不过那时被痛打一顿的身体,几乎没留下一点伤痕。

    也许她们是随便拿灵药洒在我身上,衣服有被弄湿的痕迹,被房间里寒气一吹,有点冷。

    身体热度渐渐散去,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后,我重新环顾周遭。

    石砌房间感觉有点老旧,没有窗户,还有淡淡的霉味。

    固定在墙上的魔石灯照亮的室内……有鞭子、锁链、蜡烛、脚镖、手铐、狼牙棒……还有许多其他难以启齿的道具,放在木桌上或墙脚边。

    视野正面定睛一看,才好不容易能看见阴暗的房间深处——有著黑色的铁格栅。

    「简直就是……」

    拷问室。

    我赶紧吞下差点说出口的词语。

    虽然除了我以外,这里好像没有别人,可是……不安急速从我脚边匍匐逼近。

    我锵锵摇响著缠绕手腕的锁链,坐立不安地晃动身体,视线左顾右盼——就在这时,听见了脚步声。

    「……!」

    我憋住呼吸。

    从天花板滴落的水滴声之间,走在石头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怀抱著加快的心跳声,凝视房间深处。

    不久,薄暗深处浮现一个人影。那人动了一下之后,随著铁格栅门「叽咿……」开放的声音,走进了这间有如牢房的房间。

    我的神经越来越紧绷,突破黑暗出现在我眼前的,是——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你醒啦~」

    我差点再次失去意识。

    ※

    「快把那只蟾蜍找出来!?」

    【伊丝塔眷族】的本营(总部),女主神娼殿闹成一团。

    受主神之命,阿伊莎率领的战斗娼妇在地下城奇袭贝尔他们之后。

    她们把贝尔与命塞进货物箱里,暗中运往总部,身为团长的女巨人(芙里尼)却突然揍飞了看守的亚马逊人,带著贝尔消声匿迹。她这是无视命令,擅自行动。

    宫殿霎时闹得天翻地覆,阿伊莎在宫殿中大声做出指示,包括兽人与精灵在内,就连高级娼妇都慌张地在走廊上到处奔波。

    「那个大只女……!?」

    「主神都说不准了,她还是想『偷吃』!!」

    非战斗人员也被叫出来,全体出动进行搜索,亚马逊人们都气疯了。

    「有你的,芙里尼……」

    团员们闹闹哄哄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伊丝塔也不悦地眯细了眼。

    这里是宫殿中位于较高楼层的大厅,在铺著红地毯有如王座厅的室内,女神躺卧在巨大的长沙发上。

    上半身赤裸的仆从们——美男子与美少年正在为她搧扇子。

    「可是……那么吓人的女人,男人应该硬不起来吧?」

    最近才让美神看上的兽人少年尽心服侍之余,无意间小声地提出了疑问。听他这样问,肤色黝黑的青年随从,女神的贴身侍卫塔木兹将视线转向他。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咦?」

    「被芙里尼抓到的男人,会被硬灌壮阳药,不容分说地拖上床。那个女人不管猎物怎么哭叫,都照吃不误的。」

    男人只能等著变成废人。听塔木兹这样说,少年脸色变得惨白。

    讲话的青年随从自己也露出极不愉快的表情,周围的男人们也浑身颤抖。

    「这样或许还是能对芙蕾雅还以颜色……但我果然是很不爽。」

    伊丝塔从仆从递给自己的水果篮中取出葡萄,咬住了饱满多汁的果实。

    女神伸出艳红的舌头舔舔嘴唇,目光朝向自己宠爱的侍从。

    「塔木兹,你也一起去找。」

    「遵命。」

    在美神的指示下,人类青年恭敬地行了一礼,就离开了大厅。

    女巨人造成的混乱,不只宫殿上上下下,就连外面都受到骚动波及。

    「……」

    而就在总部一带闹得满城风雨时。

    春姬独自一人,做出了下定决心的神情。

    她站在走廊上,眼前是一间仓库,从门上的铁窗,可以看见昏倒的人类少女躺在地上。

    为了寻找贝尔他们,连看守都离开了岗位,春姬东张西望,确定走廊上没人。然后她踮起脚尖,把一串钥匙从铁窗空隙扔进了仓库里。

    「对不起。」

    就像被另一项使命驱使般,春姬对著门低喃。

    狐人少女竖著兽耳,快步离开现场。

    ※

    被瞪大蠢动的两眼俯视著,我的脸上迅速失去血色。

    「这里是只属于老娘的爱巢啦~」

    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极其愉快,站在我眼前的芙里尼小姐,强壮的胳膊肌肉露在类似狩猎服的红黑服装外面,粗手指拎著一串钥匙摇了摇。

    「因为与『代达罗斯路』相邻,所以呢,宫殿(总部)地下有这么个秘密房间与通道。」

    建造了那个错综复杂的迷宫街的奇人,任意改造这一区所留下的痕迹。

    芙里尼小姐这样说,又往我走近了一步。

    「老娘都把看上眼的男人带来这里,那些丑八怪不用说,就连伊丝塔女神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哟!」

    听到这个房间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会来,绝望的宣告使我口中变得乾燥。

    不用问我也知道这个人想做什么了。

    因为我四天前——才被人以「狩猎」之名,在风月街里追著跑!

    惨了,惨了,惨了!?

    我拚命后退想拉开距离,但背后是墙壁,没得后退!

    「老娘才不要捡人吃剩的咧,要吃就要抢头香,肥美的部位全部归老娘,你说是不是啊?」

    她眯细了巨眼,整张巨脸挂著笑,咯咯咯咯咯地笑得肩膀直晃。

    她又拉近了一步距离,巨大身影逼近——我再也承受不住,终于陷入了恐慌。

    「噫、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我窝囊地惨叫,铿锵铿锵铿锵铿锵!!一再摇响锁链。

    我试著想挣脱重重缠绕的银锁链,然而双臂的束缚仍然文风不动。

    「没用的啦,那条锁链是『秘银』制,只要缠个几圈,就算是高级冒险者也不能立刻弄断的。」

    她还提醒我,要是想使用「魔法」,魔力传导率高的精制金属(秘银)将会产生反应,连同锁链绑住的手腕一起炸飞。

    芙里尼小姐不怀好意地笑著,拿著解锁的整串钥匙在脸边晃,然后往背后木桌上一扔。接著她把那张大饼脸——逼近了表情发僵脸色铁青的我。

    「啊啊,看起来真可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