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章 吉原X泡影

    「在下吃饱了……」

    太阳在市墙上露脸的早晨,在总部的餐厅。

    命小姐用无精打采的声音结束了早餐。

    少少的早餐只有一个面包,既没盛汤也没拿蔬菜,炸薯球还留在大盘子里,好像摆著要请别人吃。

    看到命小姐一副食不下咽的表情,开始收拾自己的碗盘,围绕餐桌的神仙、莉莉、韦尔夫还有我,都用担忧的神情偷看她。

    「欸,命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昨晚好像很晚才回来……」

    神仙把脸凑向莉莉问道,她只说出自己看到、听到的。两人讲话之时,离席的命小姐已经洗好碗盘,就这样走出了餐厅。

    我与韦尔夫交换一个眼神,互相点头,然后不守礼节地把早餐塞进嘴里,站起来。

    我把碗盘交给韦尔夫收拾,去追命小姐。

    「命小姐!」

    「贝尔大人……」

    我追上了摇摇晃晃地想走出大门的背影。

    遗忘了平时凛然眼神的青紫色眼眸,转回来看我。

    「昨天晚上,你果然……」

    对于我的询问,命小姐无力地点了个头。

    一如我所料,昨晚她似乎是去找春姬了。看她沮丧万分的模样,我就在猜……我犹豫了一会,最后下定决心,提议「我们稍微谈一下吧」。

    命小姐也答应了,站著不好说话,所以我们从大门走到前院角落,宅邸放置木箱木桶的一隅坐下。

    「在下去拜访了春姬大人……但是遭到拒绝了。」

    命小姐一点一点讲起昨晚发生的事。

    她说在书店听我讲起春姬小姐的事情之后,她变得坐立难安。

    于是她穿起男装以免暴露真实身分,去了游廓。

    「她说,她不认识我……」

    命小姐表情显得意志消沉,低下头去。

    在游廓听春姬小姐讲话的语气,她应该不知道命小姐他们在都市(欧拉丽)里。虽然我无法体会她拒绝命小姐的心情,不过我想,很可能是突如其来的重逢吓到了她。

    或者……是不希望命小姐看到沦为娼妇的自己?

    虽然只是臆测,但是想起她的各种表情,我不禁这样想。

    「……那个,命小姐。春姬小姐在远东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了解她,只是开口问道。

    我没有办法为命小姐打气,只好这样问。

    「……她举止端庄,气质文雅,不过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一点小事都能让她大吃一惊,好像觉得很稀奇……每次都显得好开心。」

    命小姐注视著地上草皮,一点一点说给我听。

    就像在回忆往昔时光。

    「她总是战战兢兢的,不是像千草大人那样,她好像经常担心自己不该待在这里……所以那位大人展露笑容时,在下真的很高兴。」

    我也想像著儿时的春姬小姐……狐人小女孩的天真笑容。

    「最重要的是,那位大人很温柔。我们还未相识之前,春姬大人就听说了我们那府邸后山的神社……而请求父亲大人分粮食给我们。」

    「咦……」

    「『我吃不了这么多,请分给神明与孩子们吧』……据说那是那位大人,初次对父亲大人做出任性要求。」

    对于在府邸里过著一成不变、衣食无缺生活的春姬小姐来说,命小姐他们的风声似乎给了她强烈冲击。竟然有一群孩子与神仙衣著寒酸,在深山草丛里采野菜等等勉强糊口。

    春姬小姐那时已经接触过童话故事等充满温情的世界观,小小年纪就懂得悲天悯人,据说她为了见都没见过的一群人,拜托了父亲好几次。

    「搬来周济神社的粮食,让我们欣喜若狂,然后对分给我们粮食的大人产生了好奇。听到这些粮食是从山脚下府邸送来的,在下与樱花大人他们后来偷偷下山,攀著围墙偷看府邸内……」

    然后,他们看到了春姬小姐。

    看到一个狐人女孩在豪宅沿廊摊开卷轴,但却看似寂寞地仰望天空。

    「说来难为情,在下不禁起了见义勇为之心,发誓一定要为帮助我们的那位大人摆脱寂寞。」

    命小姐双颊羞赧地染成淡红,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命小姐他们那时,已经知道是小女孩的恳求让粮食送到神社,于是找神仙们商量。而对春姬小姐起了恻隐之心的建御雷神,推了他们一把。

    「在下为了报答春姬大人的恩情,当时领受了『恩惠』。」

    命小姐说自己就是在那时候,向建御雷神领受了「神的恩惠」。

    原本说好在学会如何活用体能之前,是禁止领受【能力值】的,但在她恳求之下,建御雷神终于准了。

    她……竟然是为了春姬小姐,而在自己身上刻下了「神的恩惠」?

    「后来就如在下昨天说的那样,在下与樱花大人他们被送出神社,合力潜入府邸,把春姬大人带了出来。」

    命小姐说他们接受过武神(建御雷神)的武术指导,又得到了【能力值】,毫无困难就躲过了成人们的眼光,每晚都把春姬小姐带出去。

    命小姐苦笑著说,现在回想起来,那对春姬小姐的父亲来说简直是恩将仇报。

    「起初,春姬大人吓了一跳。几个不认识的穷小孩突然出现,要她一起去外面玩……」

    惊慌失措的小女孩被硬是带出府邸,然后知道了喜悦与兴奋。

    两次,三次,年纪相仿的孩子们一再造访,曾几何时,春姬小姐开始期待他们的到来。

    「后来溜出家门的事终于穿帮,但我们仍然学不乖,照样跑去府邸……结果春姬小姐说了。」

    在闹翻天的府邸里。

    孩子们为了让小女孩外出,与成年巡哨上演了一场武打戏。

    在苍茫月夜下,黑发女孩拉著自己的手跑过田野。

    小女孩气喘吁吁地,染红了双颊,对把自己带到外面世界的他们笑了。

    ——小命你们,好像故事里的英雄喔。

    边跑边回过头来的黑发女孩,也威动万分地破颜一笑。

    「在下那时好高兴,好骄傲,觉得自己回报了她的恩情……让她展露了笑容。」

    命小姐说后来,他们与春姬小姐一起去过许多地方。

    虽然她的父亲再也不答应女儿的求情,对把女儿带出府邸的毛孩——贫困的命小姐他们提供援助,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常常找机会偷溜出去。

    命小姐说,樱花先生、千草小姐、她还有其他孩子们,与春姬小姐一同欢笑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那一天。

    原本微笑著描违往日回忆的命小姐,恍如从美梦中醒来般,视线悄悄落在地上。

    不久,春姬小姐就被卖到异国之地,成了娼妇。

    而命小姐他们,则为了守护出生长大的地方,成了冒险者。

    两年前渡海来到欧拉丽后,至今迟迟没能成长的继力,在地下城历经压倒性的战斗次数与【经验值】,转瞬间大幅成长,开始脱颖而出。

    然后,首先是樱花先生,接著是命小姐达成了【升级】。

    如今她成了话题新秀,名声响亮到轰动冒险者圈子。

    分离两处的点与点,春姬小姐与命小姐,在这都市得以再度交集。

    意想不到的重逢,以及双方不同以往的立场,让命小姐的声音颤抖起来。

    「如果那位大人在受苦,在下很想帮助她……不,在下是希望能重回当年的那种关系。」

    命小姐再也忍耐不住,倾吐出累积内心深处的愿望。

    她伸手到自己的肩上,触碰刻在背后的「神的恩惠」。

    「在下任性……只是想再看到一次春姬大人的笑容罢了。」

    命小姐甩手臂用力擦乾含泪的双眼,如此说道。

    看到女生流下的眼泪,我又一次无言以对。

    讲完了整件事,过了一段时间,等命小姐平静下来后。

    她为自己的出丑向我道歉,说她现在要去公会,这是她原本的预定行程。她说她知道会徒劳无功,但还是想找找看有没有解决对策。

    我也请她让我同行,虽然我跟去也没什么用,但就是想做点什么。

    她答应了,我跟她一起走出总部正门。

    「……」

    「……」

    我们沿著总部旁的道路走著,都没说话。

    我们都在为春姬小姐的事烦心,因此都对现况黯然神伤。我们知道讲些安慰话也只是互舔伤口,不得不陷入沉默。

    我们一副别人看到可能会抱怨的郁卒相,有气无力地走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