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狐兔忧闷

    「所以?可以请你解释清楚吗?」

    我被迫跪坐在地。

    眼前是双臂抱胸,叉腿站著的神仙。

    这里是【赫斯缇雅眷族】的新总部「灶火馆」,一楼的一间宽广客厅。

    离开风月街之后发生了一些事,等我回到总部时已经是早上了。

    战战兢兢回来的我马上被抓到,像这样被神仙逼著问话。

    「你跑去风月街,早上才回来!?好,贝尔,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去了娼馆的事,一下子就穿帮了。

    这是当然的,因为我全身上下都发出甜腻腻的香气。赫斯缇雅女神用看纸屑的眼神高高在上地看著我,使我泪如雨下。

    她打工打到很晚才回来,却发现总部里没半个人,等韦尔夫他们回来了,却有一个人下落不明。她正担心得心如刀割,我这个当事人却若无其事地早上才回来,难怪神仙要生气了。漆黑发丝弄得怒发冲冠也是可以理解。

    表情凶神恶煞的莉莉也在神仙身边低眼看著我。

    韦尔夫在较远处叹气,命小姐则是慌张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赫、赫斯缇雅女神!?这一切都是在下的私事造成的,不能怪贝尔大人……!?」

    「命你别插嘴。」

    命小姐试著袒护我,但神仙看都不看她一眼,冷淡地一口拒绝。

    就连知道我为什么去风月街的莉莉,也在大发雷霆——也就是说,大家看我全身染上女性的甜香,都在怀疑我是不是去玩女人了。

    「所以呢……你跟娼妇睡了吗……?」

    「我、我没有!?」

    我从没听过神仙用这么低沉的声音讲话,用音速之势猛摇头。

    「我、我完全没打算玩乐,也没有那么做!?你们误会了!?」

    「那么,您为什么天亮了才从风月街回来?」

    我拚命主张自己是冤枉的,但莉莉也用从没看过的眼神瞪我,使我一时语塞。

    我不太敢在这里说出在风月街发生的事,还有春姬小姐放我逃走,我在迷宫街迷路了半天的事。

    有苦难言的我,只能以真诚的心情诉说自己的清白。

    「总、总之!我没做任何奇怪的事!?」

    「哦?」

    神仙一眯起眼睛,莉莉马上很有默契地将某个小瓶子交给她。

    「那,这是什么啊?」

    神仙拿到我眼前的,是类似棋盘游戏棋子的容器——壮阳药。

    (荷米斯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声嘶力竭地大喊。

    就跟昨晚一样,我又被他硬塞给我的壮阳药逼入绝境了。我内心哭喊著,在心里浮现清爽笑容的男神(荷米斯神),只有这次看起来实在像瘟神。

    真想立刻把自己持有这瓶壮阳药的原委,统统告诉赫斯缇雅女神她们。

    可是荷米斯神说过,「千万别把我在这里的事说出去」。

    虽说只是口头约定,但我还是没胆违背与神仙之间的契约。

    毕竟说来说去,神仙们就是必须崇敬的存在。

    面对赫斯缇雅女神零度以下的视线,我像断了线的傀儡般垂头丧气。

    「……怎么办呢,赫斯缇雅女神?」

    看到我这副难看样,莉莉向神仙请示如何裁断。

    「……在神的面前是无法说谎的,贝尔没有撒谎。」

    赫斯缇雅女神经过长长的沉默后,深深叹了口气这样说。

    我面露由衷放心的表情,然而神仙立刻又变得怒形于色。

    「不过!你去了风月街,这点我不能原谅!应该说你光是对风月街那种鬼地方有兴趣,就够让我生气了!!」

    我急忙挺直了背脊,很想跟她说我并没有兴趣,她误会了。

    但神仙锐利的眼光制伏了我,我不敢开口。

    「今天一整天,我要你接受处罚,然后好好反省,知道吗?」

    「是……」

    我低下头,小小声地回答。

    派系(眷族)才刚扩大规模就在风月街引发骚动,真是最坏的榜样,而且我好歹也是团长。神仙是掌管整个组织的主神,为了导正派系整体的风气,才必须杀鸡儆猴——或者该说做做样子处罚我吧。

    赫斯缇雅女神充分表现出主神的威严,但还是一样气呼呼地,转身背对我走出了客厅。气鼓鼓的莉莉也跟在神仙后面。

    「真是万分抱歉,贝尔大人……」

    我好不容易获得解放,长时间的跪坐让我双脚麻痹时,命小姐过来了。

    是我自己爱跟踪,在风月街里迷路完全是我自作自受,「没有啦!是我不好。」我挥动著双手说。

    「所以,你没事吧?我们都在担心你喔?」

    韦尔夫也走过来,对我投以苦笑。

    昨晚与我走散后,韦尔夫他们似乎也注意到了伊丝塔派的亚马逊人追著「兔子」到处跑的骚动。确定亚马逊人追丢了我纷纷撤退,他们也趁还没被对方盯上,远速离开了。

    我果然给大家添了麻烦,害大家担心了……心里觉得无比歉疚。

    「我想你应该明白,不过你要听赫斯缇雅女神的话,不要再去那里了。」

    「……」

    「你应该也看到了一些不想看到的事物吧。」

    听到韦尔夫这番话,我将视线落在地板上。

    春姬小姐的事情掠过脑海。

    「……对了,命小姐与千草小姐怎么会去风月街呢?」

    为了转移话题,我向命小姐问道。

    我问起她们前往风月街的理由,她解释给我听。

    「在下听说风月街有位狐人娼妇……在下就是在找那位大人。」

    她说那人跟失踪多年的远东熟人长得很像。

    听到这里,我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我想到命小姐与春姬小姐同样都是远东出身,然而……

    「喂!贝尔——!没时间啰——!?」

    房间外传来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虽然心里挂念,但还是先去了神仙身边。

    ※

    我被罚进行志工活动,

    简单地说,就是搬家后跟邻居打招呼,同时帮邻居做事。

    我报上自己的出身派系与名字,帮助街上居民解决困扰,帮忙劳动。

    「不好意思啊,【小新秀】!帮了我一个大忙呢!」

    「不、不会!」

    清扫巷道、修补魔石街灯、搬东西……我到处奔波,帮忙邻居做各种事情,好脾气的大叔大婶都向我道谢。

    对于受到接纳、住在国家或都市里的【眷族】而言,这种社会贡献是事关重大的。最起码这样能汇集对主神的信仰,大家也会记住眷属的长相。获得左右邻居的认同,是开始当地生活的第一步。

    以前我们生活拮据,没多余能力做这些事情……不过用邻里之情对待下界之人,的确很像赫斯缇雅女神的个性。

    我想这次的处罚,大概也只是个藉口吧。

    「是『小新秀』耶——!?」

    「本人耶——!?」

    我正搬著木材跑,在路上玩的小男孩跟小女孩指著我。

    我体会到战争游戏的效果实在厉害,连这么小的小朋友都记住了我的绰号,而且……那个,该怎么说呢,用闪闪发亮的眼光看我。

    怎么办……我超开心的。

    做粗活而流了点汗的我,「啊哈哈!」害臊地对他们挥手。

    「瘦巴巴的——!」

    「看起来好弱喔——!」

    天真无邪而毫不客气的讲话方式,使我笑容一阵抽搐。

    总而言之,不用提出冒险者委托就能免费借用冒险者的力量,使我成了抢手货。大家都想借用我Lv.3的能力,让我四处奔忙。

    当我注意到时,志工活动已经扩及总部附近的西大街一带。

    「白发脑袋,为猫们好好干活喵!」

    「抱歉啰——冒险者小弟——!」

    经过西大街旁「丰饶的女主人」店门口之际,猫人(Cat people)阿妮雅小姐也逮到了我,要我修理店里的别栋房顶上漏雨的地方。

    我被叫著爬上屋顶,阿妮雅小姐与人类的露诺娃小姐高声对我说。

    连这种事情都做,好像成了万事屋一样……?

    「哎呀——有冒险者小弟在,真是帮了个大忙呢——」

    「小伙子——!等你修好了,送你猫的内裤喵——!」

    「才不需要!?」

    露诺娃小姐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