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章 我们的战争游戏

    都市一幅热闹滚滚的模样。

    期盼已久的战争游戏当天,欧拉丽累积了非比寻常的热情与兴奋。

    所有酒馆一大早通通开张,在街道路旁各个角落摆下摊贩。截至今日为路上增色不少的无数羊皮纸画(海报)都是得意忘形的诸神四处宣传的结果。图画内容是【阿波罗眷族】的太阳徽章,至于【赫斯缇雅眷族】,因为该眷族没有徽章,所以画了一只兔子来代替。

    只有今天这个日子,几乎所有冒险者都歇业一天,并挤到酒馆准备欣赏赛事。好不容易请到假的劳工们与一般市民来到大道或中央广场,引颈企盼着那一刻到来。

    「啊——啊——!呃——各位观众早安,大家好。本人是负责实况转播本次战争游戏的【迦尼萨眷族】所属成员,人称『会说话的火焰魔法』的伊卜里·阿查尔就是我。别名【火焰爆炎火焰(Fire Inferno Flame)】。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公会本部的前庭擅自装设了夸张舞台,自称实况播报员的褐色肌肤青年一手拿着魔石制大声公喊出嘹亮声音。前庭里面也挤进了大量人潮。

    「解说员是我等主神,迦尼萨神!迦尼萨神,请发表一句感言!」

    「——我乃迦尼萨!!」

    「好!谢谢迦尼萨神——!」

    在实况播报员伊卜里的身旁,戴着巨大象头面具的男神迦尼萨大声吼叫。观众齐声给予喝采。

    与商人等携手活络都市气氛的战争游戏是一种娱乐演出。为了观赏这场战斗,连其他地区的居民也常会特地前来,当然也会酌收入场费。公会也能够利用这场活动向全世界展示欧拉丽的实力,可说是一种示威行为。除此之外,还可以吸引有天分、有前途的冒险者进入这座都市。

    最重要的是,战争游戏也是诸神追求的一项极致娱乐。

    「哦,气氛炒热起来了。」

    把脸贴在窗户上的洛基俯视着下方光景。

    白墙巨塔「巴别塔」的三十楼。比谁都还要期待战争游戏的诸神们大都来到了「巴别塔」。

    展开代理战争的两位主神,赫斯缇雅、阿波罗也在这里等候。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天神选择到酒馆跟冒险者们混在一起,或是在总部与眷族成员们一起观看战局。

    「荷米斯神……我待在这里真的没关系吗?」

    「嗯,不要紧的。这里没有人会那么挑三拣四。」

    被带到巴别塔的集会厅,就她一个眷族成员混在男神、女神当中,这点让亚丝菲坐立不安;不过荷米斯只是笑笑的,不把它当一回事。荷米斯让浑身僵硬的她站在身旁,并把手伸进衣服里。

    「……差不多是时候了。」

    取出的怀表显示正午时刻即将到来。

    荷米斯抬高下巴对着空中说:

    「那么,乌拉诺斯,请许可我们行使『力量』。」

    他这句振动空间的话在隔了几秒后得到回应。

    【——许可】。

    从公会本部的方位仿佛确实听见了稳重回荡、具有神威的宣言。

    欧拉丽里面的所有天神一齐弹响了手指。

    霎时间,酒馆、街角、虚空中出现了「镜子」。

    「~~~~~~~~~~~~~~~~!!」

    出现在都市每个角落的无数圆形窗牖引发人群骚动。

    这是允许在下界行使的「神力」——「神镜」。它拥有千里眼的能力,纵使位置分隔两地也能够一眼望尽所有经过。这是为了让诸神享受下界企划的活动而唯一获得认可的特例。

    诸神会使用这些「镜子」与孩子们一同观赏远在欧拉丽之外展开的战争游戏。

    「镜子(影像)已经设置完毕,容我再次解释!这回的战争游戏是由【赫斯缇雅眷族】对上【阿波罗眷族】,采攻城战形式!!两个阵营的战士已经身在战场,就等正午宣布开战的钟声响起!」

    配合酒馆、大道等地点,大小各异的圆形窗牖中映照出揭起太阳旗帜(徽章)的古城,还有平原。对着气氛一口气嗨翻天的整座都市,实况播报员透过大声公开始讲解战争游戏的概要。

    「可以了吗——!?下注要截止啰!」

    就在外头响起实况报导的声音时,位于街上的许多洒馆里,和商人相互勾结的冒险者正在开设赌局。大家在赌【赫斯缇雅眷族】与【阿波罗眷族】哪一边才是战争游戏的最后赢家。投注大笔金币的人们在酒桌上握紧赌券、紧盯着出现在半空中的「镜子」。

    「阿波罗派、赫斯缇雅派差不多是二十五比一吧……」

    「【赫斯缇雅眷族】的预期获利(赔率)超过二十倍……比想象中还低耶。哪个笨蛋会押那个【眷族】赢呢?」

    做庄的冒险者统计着赌金、赌券,并确认赌场的状况。就势力状况而言,再怎么想,赌金主要应该会押在阿波罗派身上,不过押赫斯缇雅派的人也不少。

    「反正一定又是那些神……」

    那些笨神总是喜欢押大注。在做庄冒险者的视线前方,「唔喔——!」、「来吧来吧——!」、「幸运的兔子啊——!!」,只见众神(赌徒)握紧赌券在那里祈求着能够中大奖。

    至于在另一家酒馆,

    「搞什么啊,大家都赌阿波罗赢喔。」

    有个庄家环视酒馆里面的所有人大叹没意思。在这个抱怨的矮人面前走出一名人类冒险者,把满满一袋金币砸在他的眼前。

    「——赌兔子,十万!」

    「喂喂喂喂!」

    「真的假的!你是不是脑袋秀逗啦,摩多!?」

    「还有没有人要赌赫斯缇雅派啊——!?啊哈哈哈哈哈!?」

    看到有如凶神恶煞的男子出来下注,酒馆的气氛瞬间沸腾。被周围赌客大声取笑的冒险者——在第18层那么厌恶贝尔的——摩多交叉着双手、傲气十足地仰靠在椅子上。

    街上无论看哪个角落都是盛况空前、方兴未艾。

    「跟贝尔·克朗尼告别过了吗?」

    「……」

    无视下方热闹的街道,阿波罗走向赫斯缇雅身旁。

    相对于撩起头发、面露冷笑的他,坐在椅子上的赫斯缇雅把脸一扭不理会他,只是盯着自己眼前变出的「镜子」瞧。

    轻轻耸肩说出「真是没办法。」的阿波罗举止优雅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好啦,正午时分就快到了!」

    实况播报员的语调显得更加激昂。

    公会本部的前庭鼓噪声有如浪花般扩散开来。

    「要开始了……」

    「嗯……」

    仰望着浮在前庭的「神镜」,埃伊娜点头回答身旁的蜜西亚。

    冒险者、酒馆店员、众神,所有人的视线此刻都集中在「镜子」上。

    然后,

    「战争游戏——正式开幕!」

    一声号令下,伴随着大钟的声响与欢呼声,战争揭开了序幕。

    ◆

    同时,位于古城遗迹。

    宣告开始的铜锣声从远方山丘传来。

    不同于气氛火热的欧拉丽,古城战场的士气有些低迷。

    因为采用攻城战形式,战斗为期三天。对方势单力薄,应该会拖到我方集中力涣散的最后一天才会开始攻城吧。这是【阿波罗眷族】大致的预测。想必会有几次零散的攻势,不过只要看守睁大眼睛,再加上坚牢的城墙,他们不觉得会有任何问题,城内弥漫着松懈的氛围。

    「喂,卢安。你也去当看守。」

    「什……为什么咱也得去啊!」

    「你只有眼睛特别好,不是吗?反正也成不了啥战力,就像昨天在城里面跑来跑去这样,趁现在派上点用场吧。」

    在整顿得干干净净的城里,小人族卢安被同僚如此指摘。

    这座城寨很大,从规模来考量,进驻一百人都嫌少了。当然,看守的人数也略嫌不足。一开始还不肯答应的卢安最后也不情不愿地接受了。

    被笑嘻嘻的他们送走,卢安走上长长的楼梯、爬上城墙。

    「哦,卢安,你来干嘛?」

    「……当看守啦。」

    在北侧城墙站哨的两名弓箭手光听到他这么讲似乎就明白了一切,全都笑了出来。卢安不看他们、转过头去,环视整面平原围绕的四周环境。

    平原上面几乎没有遮蔽物。偶尔可以发现几块岩石零星散布,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躲在后方。从北边到东边是一小片的绿意与荒野,南方远处有条河,西方则是看得到树林。他眯起眼睛,按住被风吹动的短发,并在这个时候听见了说话声。

    「只有『魔法』咏唱要格外注意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