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章 迷宫决死行

    猛兽凶暴的吼叫立刻转变成了哀嚎。

    尖细而锐利的风切声后,接着是连续的临死惨叫。挥到底的木刀甚至在周围刻镂出残像,上演着一面倒的攻防战。

    以非比寻常的速度翻飞,斗篷在空气中发出激烈的啪啪声响。被磷光照亮的是连衣帽底下露出的天蓝色眼眸。

    在多达十只怪兽的包围下,她有如旋风般横扫敌人。

    「叽咿!」

    「嘎——!」

    独角兔被她一个右脚踏入怀中,不及反应,挨了由上到下的一记斜砍。长刀一反手,把就在旁边的一只怪兽打飞,再以接着使出的一记捞击,瞬间击败了总数三只的怪兽。

    怪兽们的包围网没有意义。追不上斗篷蒙面冒险者的速度。对着她的背后,地狱犬一口尖牙淌着唾液飞扑而上,但却沦为陀螺般旋转之木刀的牺牲品,下颏被打个粉碎并遭到弹飞。

    「叽呀!」

    发出一个尖锐叫声,两只独角兔将天然武器的石斧投掷出去。

    面对兔子怪兽一击必杀的攻势,蒙面冒险者用木刀击坠其中一把——然后用一只手抓住了另一把石斧,毫不停顿地扔了回去。

    石斧陷进了瞪大双眼的独角兔脸上,使它飞向后方、倒地不起。

    剩下的一只眼见同伴从身旁消失还在发愣,而一道黑影盖了上来,它猛然转向前方,下一刻木刀已经插进它的额头。伴随着沙哑的「啾!?」一声,鲜红的眼珠子从眼窝里飞出,独角兔断气了。

    「好、好厉害……」

    「那么多怪兽一个人就解决了啊。」

    「啊,啊呜呜……」

    【建御雷眷族】的成员们目睹着视线前方的景象,尽管命、樱花、千草表达方式不同,不过同样都受到了震撼。

    现在的位置在地下城第13层。

    出发后才不过几个小时,赫斯缇雅等贝尔一行人的搜索队已经突破「上层」,并踏进了「中层」。楼层行进速度比当初预测的快上太多了。

    进度之所以这么快,全都多亏了蒙面冒险者的活跃表现。

    用不着其他人出手,她一个人就击败了所有怪兽。与现在命他们的境地相差甚远——过去甚至被称为【疾风】——她的实力属于Lv.4。

    连荷米斯的心腹亚丝菲都无言以对的速度与精悍,上层、中层的怪兽就算来得再多也不是对手。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发出激烈旋转声响经过通道深处冲刺而来的是铠鼠(犰狳)怪兽——硬甲鼠。

    面对急逼而来的巨大子弹,蒙面冒险者静静拔出小太刀。在与敌人接触的刹那间,她轻易闪开敌人的前进路线,并在擦身而过之际反手握着的白刃横向一闪。

    丝毫不受到激烈旋转的影响,斩纹笔直划开,怪兽的身躯朝地面滑落。

    它的身躯分成了四块在空中飞舞,一块接着一块掉落在目瞪口呆的命等人眼前。

    「也好,乐得轻松。就算在中层,把前锋职责都交给她应该也没问题吧……啊。」

    面对强大前锋说话的亚丝菲这个时候将注意力转移至小队后方,从通道上一处横向洞穴出现的怪兽。猛然回神的【建御雷眷族】也转过头去,让赫斯缇雅与荷米斯躲在他们身后。

    「失礼了,请到这边来。」

    「咦?」

    无视于出现的两头地狱犬,亚丝菲拉了背着背包的千草肩膀一下。

    亚丝菲将站在墙边的她推拉至身后——只见岩窟的墙上好像鼹鼠在地底挖洞前进似的,隆起的痕迹一直线地冲了过来。

    亚丝菲伸手到身上纯白披风的内侧,从腰部拔出短剑。

    几乎在同一时刻,在墙壁里面钻孔的「地下城蠕虫」猛然破墙而出。

    这种没有脸、只有一张排满牙的嘴,模样状似蚯蚓的怪兽蠕动着丑陋的细长身躯贯出墙面飞身而出。面对挖掘墙壁内部移动并一跃而出的迷宫捕食者,亚丝菲从正面挥出一刀,从怪兽嘴巴一口气砍到尾端。

    地下城蠕虫喷出血沫一分为二。看到漂亮地分成两半的长条身躯往左右两边飞去的光景,千草僵在原地。

    「要速战速决啰。」

    亚丝菲直接转向地狱犬,再度将手伸到腰际。

    她的细腰上面缠着皮革制的粗腰带。腰带上面除了短剑剑鞘外,还挂着几个腰包,里头收纳着不同道具。

    她从其中一个腰包里面取出装满苔绿色液体的小瓶子。亚丝菲将这瓶子丢向了地狱犬们。

    「咕!」

    「……!」

    小瓶子命中目标并破裂了,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并盖住怪兽们的脸孔。胶状溶液具有高度黏性,附着在它们脸上,封住了地狱犬们本来在蓄积火焰的嘴。

    怪兽们卯起来想把脸上的苔绿色黏液弄掉,这次亚丝菲则是拔出刻有螺旋纹的飞针,并在瞬间投掷而出。

    射出的两根飞针精准贯穿额头,让怪兽们一命呜呼。

    「照这样看来,后卫我一个人应该也够了。」

    灵活运用道具轻松打倒怪兽的她吸引住命他们的视线。

    亚丝菲·阿尔·安朵美达。

    隶属于【荷米斯眷族】的高级冒险者。诸神授予她的称号是「万能者(Perseus)」。

    她是全欧拉丽不到五人拥有之稀有能力,即「神秘」的保有者,同时也是世间罕见的魔道具制作者(Item Magic)。

    「……荷米斯,你的团员不是都是Lv.2吗?」

    「哈哈哈,现在才想起来,我忘了申请【升级】啦!」

    面对赫斯缇雅盯着看的视线,荷米斯笑哈哈的厚脸皮回答。亚丝菲轻松对付中层怪兽的本事显然并不属于Lv.2,而他也很干脆地承认了。

    尽管应该不是担心树大招风,不过看来【荷米斯眷族】是个宁可舍弃地位、名声也想将等级保持在中坚以下的奇特【眷族】。

    不愿兴起、以中立自居,实在是很符合荷米斯风格的处世技巧。

    跟他在天界有来往的赫斯缇雅心里面暗自这么想着。

    「……好黑喔。」

    好一段时间没有遇到怪兽,在第13层前进时只有赫斯缇雅的喃喃自语异样响亮。

    先不说上层始终保持着一定的亮度,磷光匮乏的中层非常黑暗。孩子们平常都是钻进这种地方吗?赫斯缇雅心想。

    借由【能力值】加强了视觉等五感的眷族(他们)来看,即使只有少许磷光也能够确保视野清晰。然而,对封印了「神力」、能力降到一般水准以下的女神(赫斯缇雅)而言,这座地下迷宫实在是太黑、太恐怖了。看不清楚自己所站的地方,老实说连走路都需要勇气。

    黑暗会压迫身心,而且会持续不断引发不安。这点对神来说也是一样。为了排解令人不自在的窒塞感,赫斯缇雅用拎在右手上类似照明灯具的携带用魔石灯照亮各个角落。

    灰色的空虚岩壁有名为「迷宫的武器库」——内有天然武器——向外突出的大石头,还有掉落在地上的半毁刀剑残骸。嗯?顺着残骸方向照过去一看,只见浑身是血的地狱犬用失去光彩的眼神仰望着赫斯缇雅。她「呀啊!」叫了一声,吓得身子后仰。「小心点啊。」荷米斯说着,从后面扶住她的双肩。

    躺在地上的地狱犬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没有取出「魔石」而保有原型的尸骸似乎已经被放置许久,飘散出刺鼻的腐臭味。心脏剧烈跳动的赫斯缇雅抬头往后一看,荷米斯正垂着眉毛微微苦笑。

    习惯旅行的他好像连夜间视力都很好,在地下城里面似乎比赫斯缇雅适应多了,让她觉得有点讨厌。尽管赫斯缇雅忍不住嘟起嘴来抬眼望着荷米斯,不过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并重新看向脚边。

    毁坏的剑、染血的遗骸。这好像在暗示冒险者与怪兽两败俱伤。至少这代表冒险者没有余力回收魔石。

    担忧贝尔安危的赫斯缇雅不禁从那把剑与尸骸联想到少年的下场。

    「安朵美达,我们到底要上哪儿找?到处乱找也不可能遇见贝尔·克朗尼他们的。」

    当赫斯缇雅咽下一口口水时,樱花用他低沉的声音如此问道。

    身材壮阔、身高达一百九十C、容貌雄伟的他这么一问,亚丝菲瞥了他一眼,转向前方。

    「贝尔·克朗尼等人是以当日来回的装备来到中层,不可能选择在迷宫里面逗留……最有可能发生的,应该是遇到某种意外而无法脱离这个区域吧。」

    「你是说意外吗?」

    「是的。他们没有全灭,却在中层待了一天以上,这样的行动理论实在难以理解。恐怕是掉进了纵向洞穴吧。」

    命与千草都睁大了双眼,亚丝菲则是重新戴好眼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