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 第四章 冷静与热情之间

    朝阳升上东方天空,照耀着广大街市。

    晨曦逐渐普照围绕在高耸市墙内的欧拉丽。

    清凉的空气环绕着整座都市。

    「艾丝美眉,今天也没精神喔……」

    洛基倚着矮墙轻声说道。

    这里是总部的空中长廊。从连接两座塔的石砌长廊可以俯瞰中庭。

    在洛基的视线方向,种有几棵庭树与些许草皮的空间里,金发少女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头。

    「她从昨天一——整天都是那个样子耶……」

    「艾丝会这样无所事事,这已经不是稀奇,根本是不可思议了。」

    「就是呗……」

    除了洛基,在长廊上还有一位亚人静静望着艾丝。

    柔顺的翡翠色长发与同色的眼睛。修长身材明显给人窈窕的印象,展露出精灵特有的纤柔曲线。白皙肌肤甚至显得晶莹剔透。

    散发出伶俐英勇气质的丽人——里维莉雅,与手肘撑在矮墙上的洛基交谈。

    「要是平常的话,就算远征刚结束,她也会立刻冲进地下城,谁来劝都不听……好吧,她能够像这样待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我也比较安心就是了。」

    「这点我同意,不过……」

    背对着矮墙的里维莉雅,比明眸皓齿的洛基还要明艳、端庄的相貌露出了浅浅的苦笑。

    如果艾丝的容貌能够与女神媲美,那里维莉雅的姿容更是愧煞女神。事实上,她过去的确也因为这副绝色美貌在不知不觉间招致多少女神嫉妒。

    她不只是俊美的精灵族,更是继承了高贵血统的王族(high elf)。

    本来她应该在隐藏于森林深处的精灵乡度过一生,连诸神都不愿意接触的,不过却因为一段迂回曲折的经过而来到了这座迷宫都市。

    王族对同族而言是敬畏的对象,所以包括蕾菲亚在内,所有精灵都出于敬意叫她一声大人,不过她本人却感到非常不快。

    「她会那样闷闷不乐,应该是酒馆那件事情造成的吧。」

    「被伯特性骚扰真的让她那么不愉快啊。啊,顺便说一下,伯特现在也非常沮丧喔。」

    「谁理他啊。活该。」

    在酒馆举行的远征庆祝会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

    艾丝一个人跑出店外后,蒂奥娜等人一拥而上对伯特展开报复。她们把伯特当成「惹年轻女生不高兴,还害她中途离席」的万恶根源用绳子五花大绑,接着把他吊在店门口外头。为了替艾丝出气,里维莉雅也——还有因为伯特胆敢叫她老太婆——踩了他的脑袋瓜子一脚。

    等到酒醒了听到整件事情经过,现在的伯特只觉得悔不当初,惭愧得头都抬不起来,还被蒂奥娜等人拦住,连接近艾丝一步都不行。

    正好可以治治那个狼人(werewolf),说出这番话的里维莉雅吐了一口气。

    「可是艾丝美眉没有纤细到会因为那种对话而消沉啊……」

    「也就是有其他原因了。」

    「八成吧。而且只有艾丝美眉自己知道。」

    里维莉雅偏着头,瞥了一眼在中庭发呆的艾丝。

    想到当时酒馆里面的,就是在艾丝之前跑到外面的店员,还有一个没能看清楚身影的客人吧。因为事情开始、结束得太快,里维莉雅还没来得及理解状况,不过对艾丝来说,想必是有什么事物无法忽视吧。

    因为那件事情,她心里在想什么,又为何忧郁,如同洛基所说,她们无从判断。

    「要怎么办?放着不管吗?」

    「这个嘛。如果她恢复元气,又精神百倍地窝进地下城,这样我也很伤脑筋就是了。」

    「嗯——」,洛基发出拖拖拉拉的声音,最后「嗯!」了一声,从矮墙边立起身子。

    「拜托你啦。」

    「……什么?」

    「就交给里维莉雅了。比起我胡乱插手,这样应该比较好啦。」

    「而且啊,」,洛基在里维莉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前又抢着说:

    「你根本没打算放着她不管,怎么可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什么『放着不管吗——』。你很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

    洛基笑嘻嘻地学自己讲话——而且一点也不像——尽管这样让她有点恼火。

    但自己的真正想法被看透,让里维莉雅蹙起了优美的双眉。

    「好啦,之后就拜托你啦,做妈妈的。」

    走过自己眼前时,洛基在里维莉雅肩上拍了一下就离开长廊了。里维莉雅沉默地望着主神把手交叠在后脑勺离去的背影。

    在【洛基眷族】中,里维莉雅·利欧斯·阿尔弗是资历最老的成员。

    洛基不用说,她与艾丝也认识好几年了,而且交情匪浅。

    「……谁是妈妈了。」

    她嘴上抱怨,心里却没有反感。

    面对这样的自己,里维莉雅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向中庭。

    ▲

    「艾丝。」

    中庭仿佛围绕着中央塔,呈现出圆环形。

    周围有好几座塔并列,采光不是很好,不过团员们悉心照料的花草都长得欣欣向荣,还设置了小小的喷水池与魔石灯柱。

    下楼来到中庭的里维莉雅一边踏着草坪前进,一边出声呼唤艾丝。

    「里维莉雅……」

    「还是一样起得很早呢。不过没看你在练剑就是了。」

    艾丝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

    细身剑立着靠在树根处,那不是她本来的爱剑。大概是来这里想做每天的挥剑训练,但却没有那个心情,所以就搁着了吧。

    她与里维莉雅四目交接后,金色眼眸焦点悄悄落在草坪上。

    「……」

    「……」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小段时间。

    里维莉雅犹豫一下该如何开口,但又立刻觉得没有必要紧张,于是便舍弃了这个想法。

    不要拐弯抹角。

    这是自己和她之间的惯例。

    「发生什么事了?」

    艾丝抬起头来,视线稍微游移。

    里维莉雅看出她内心的纠葛,暂且伫立在原地不动。

    过了一会,艾丝开始慢慢吐露。

    「在酒馆提到,那头弥诺陶洛斯的事……」

    「嗯。」

    「我,救了一个男生……一个冒险者……」

    里维莉雅倾听着她诉说的内容,听到后来她渐渐明白,同时也感到头疼。

    想不到被取笑的对象居然就在酒馆里面。

    与两天前的状况相比,她才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她立刻觉得悔不当初,应该马上阻止那段话题的。

    艾丝说出了一切,疑问暂且获得解答。里维莉雅悄悄观察一下她的脸。表情看起来跟平常一样缺乏变化,不过却很阴沉。艾丝很沮丧,这点她清楚得很。

    虽然不是直接伤害了那个少年,不过间接成为诱因这点似乎让她相当难过。

    难得见她被地下城、锻炼以外的事情影响情绪,里维莉雅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她向消沉的艾丝再度问道:

    「你想怎么做?」

    她只对略微低着头的艾丝这样问,其他的便不再多说。

    里维莉雅不勉强她做决定,等她从心中找到答案。

    「……我不知道,可是……」

    最后。

    「我想我应该,是道歉……」

    她小小声地如此回答。

    「是吗……」

    「……」

    对话中断了,如同早就算好了似的,这个时候响起了传遍整栋宅第的钟声。

    这是告知早餐时间到了的信号。

    「缺乏自信的话,就继续苦思。只要愿意跟我说,我也会帮你出主意。」

    「嗯……」

    「早餐时间到了。走吧。」

    两人一起仰望传出钟声的塔后,里维莉雅如此说道,然后转过身去。

    大方向已经给了。

    之后不应该再说些什么。尽管笨拙,也希望她能够慢慢摸索出自己想做的事情。里维莉雅抱持着如此希望。

    会这么做也是为这位盲目的少女好,这是出自她一片父母心。

    「里维莉雅……」

    「?」

    「……谢谢。」

    里维莉雅从少女不变的表情中发现一丝温情。「啊啊……」,她不禁也放松表情。接着里维莉雅重新转向正面,从中庭前往塔楼。

    艾丝的阴沉脸色还没恢复开朗。

    如果这样能够帮助她平复心情就好了,只可惜里维莉雅本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