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冒险的意义

    冥思苦索。

    抱着膝盖坐在扶手椅上,艾丝无言地烦恼,思考。

    宽敞的室内装饰成暖色,放了几张圆桌子与沙发。除了艾丝之外,还有很多人也在这里放松休息。

    地点在【洛基眷族】总部。会客室。

    「欸,艾丝,你在想什么,想那么专心?」

    有着小麦色肌肤的黑发少女探头过来,向将脸轻轻埋进双膝的艾丝问道。

    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覆盖胸背的上衣,身上的民族服饰暴露出多处健康的肌肤,有点像是舞娘。

    艾丝抬起脸来,看着腰际围着较长裹裙的亚马逊少女。

    「蒂奥娜……」

    「你最近老是板着一张脸耶,艾丝。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找我谈喔——」

    看到少女——蒂奥娜脸上浮现亲昵的笑容,艾丝的脸颊静静露出微笑。

    她先说声「谢谢你」,正要慢慢开口时。

    「还是算了吧,艾丝。找蒂奥娜商量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越搞越乱啦。」

    「伯特你好吵喔——!我在跟艾丝说话,你不要插嘴啦——!」

    「偏偏伯特说得有道理,这才是最让人难过的地方。」

    「喂,蒂奥涅——!帮谁都好,干嘛偏偏要帮伯特啊——」

    生着一头灰发的兽人青年,与另一名亚马逊少女却从旁插嘴。

    这两个分别被叫做伯特与蒂奥涅的人,越讲越吵,越热闹。

    「是说艾丝你啊,这几天都上哪去啦。一大早的就不见人影,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回总部,对吧。」

    「呜哇——,听到没,蒂奥涅?伯特好像偷偷摸摸地到处乱嗅,打探艾丝的事喔。连她什么时候不在总部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好恶心喔。」

    「伯特只是太爱保护人又爱担心啦,不过只对艾丝一个人就是了。很可爱啊。」

    「吵死了,你们这两个亚马逊双簧!就快要『远征』了,我是在叫她不要没事找事做,以免扯我后腿啦!」

    「出去一下又不会怎样。艾丝又不是像上次那样,一个人跑去钻地下城。只要她不要那样,我觉得都没事,很好啊——。……还有,不准说我们是双簧——!」

    看到蒂奥娜他们八成是为了自己而吵嘴,艾丝很伤脑筋,但她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火上加油,便决定保持沉默。

    她不说话地看了他们一会儿,忽然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几下声响,让她将视线移过去。

    一名高挑的精灵丽人与矮小的小人族(帕鲁姆)少年,正围着桌上的棋盘对弈,棋声丁丁然。

    身高差了有一、两个头那么多的不同种族的亚人,一边神色肃穆,另一边则是悠然地享受游戏。

    「将军。」

    「唔……」

    小人族(帕鲁姆)少年走一步棋,告诉对方后,精灵丽人微微皱起那优美的眉毛。

    只见她沉思半晌,然后叹了口气,把手放到膝上。

    「将死。我认输。」

    「真干脆啊,里维莉雅。应该还能挽救吧?」

    「我还是不喜欢输定了的比赛啊,芬恩。」

    互称姓名的精灵与小人族(帕鲁姆),脸上浮现的表情正好形成对比。

    不久,精灵里维莉雅察觉到艾丝的视线,甩了甩翡翠色的长发,问她:「怎么了?」

    「有什么事要跟我们说吗?不会是想一起下棋吧?」

    「哈哈,棋手艾丝吗。真想见识一下。」

    幼小容貌连一个笑容都流露出智慧的小人族(帕鲁姆)芬恩,如湖面般湛蓝的眼睛柔和地笑了。

    「刚才蒂奥娜她们讲的内容,我也听见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艾丝?」

    「哦,那可真稀奇。如果艾丝真有什么烦恼,务必要找我商量喔。」

    被【洛基眷族】的团长与副团长(top two)两个人一起催促,艾丝想了一下,表情不变地问道:

    「里维莉雅,芬恩,如果你们想教冒险者一些事情时,你们会怎么做?」

    「……还真是不一样的烦恼啊。」

    「嗯——,不过倒也挺有趣的。」

    「咦——。什么什么——?艾丝说了什么吗——!」

    蒂奥娜她们也停止争吵,通通跑了过来。

    听到艾丝的问题,她们各自做出了不同反应。

    「艾丝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呀?发生什么事了——?」

    「你说教冒险者一些事情,指的是比自己等级低的冒险者对吧?」

    「跟小咖打混只是浪费时间好不好。别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啦。」

    大家围着抱住膝盖的艾丝,形成一个圈,艾丝又问了一遍:

    「你们,会怎么做?」

    「如果是我,我会要求他不断冥想。一切从了解自己开始。」

    「我的话,会把他一起带去地下城吧——!实际演练最有效!」

    「大概会练习交手吧。总之只能千锤百炼,不打不成器了。」

    「蒂奥涅,我看你那不只是比喻吧——?」

    一群娘子军各自陈述自己的意见后,伯特扭曲着嘴角,鼻子使劲地哼了一声。

    「不要让我一再重复。小咖就是小咖。只要小咖还是个肉脚,不管做什么都是白费啦。」

    「……伯特有时候,讲话还挺哲学的呢。」

    「哪有啊——,只是在耍帅而已吧——」

    「信不信我咬死你啊,臭婆娘……!」

    「相对而言,强者一味依赖自己的强大,也无法从中发掘出任何意义吧……想不到竟然从伯特身上上了一课。」

    「老太婆,怎么连你都在胡说八道!」

    艾丝望着他们讨论越扯越远,转向一人留在旁边的芬恩。

    「芬恩呢?」

    「嗯——,这个嘛。每个对象需要培植的部分不同,要说出一种固定的教法,可能有点难喔。」

    芬恩的小个头沉进沙发里,手指抵着下颚。

    他向艾丝反问道:

    「艾丝怎么会想到问这个问题?看你如何回答,我的回答也许会随着改变。」

    「……我……」

    发问的理由,很简单。

    因为自己正在思考该如何指导那个少年。

    从她自愿担任贝尔的教师以来过了六天。刚开始她只想探查他「成长」的秘密,现在却变得成天想着该如何磨练他,让他更进步。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热心地思索训练课程,艾丝无法找出这份感情的由来,不过自己的确受到贝尔那种一心一意的态度感化了。

    从好方面来说,少年很真诚。

    艾丝的教导唯一的优点恐怕只有严格,但他努力反覆实践,吃了种种苦头仍然从中学习。

    他没有疑心,说得难听点就是死脑筋,心里只有勤练苦练这个念头,因此学得也快。

    不是天资聪颖,是学得快。他是以他那真诚的愚直,补足了效率之差。

    所以艾丝这几天也拚命地烦恼。为了不让自己回答不了贝尔的疑问。为了回报少年的意志。

    只有这段期间,自己是他的师范(模范)。

    (要是被芬恩知道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自己与贝尔的关系曝光。

    再加上昨晚可能是因为自己独自离开【眷族】,而遭到神秘集团——话虽如此,说到那样的强者们,她也只想得到一个可能性——的强袭。

    为了不让人怀疑自己与贝尔的关系,包括那些袭击者的事情在内,她都没说出来。

    「……大概是因为,好奇吧。」

    「……好吧。那么,让我想想,这样说或许有点极端,不过……」

    芬恩黄金色的头发晃了晃。

    他先顿了一顿,然后将自己的看法告诉她。

    「当冒险者们被迫非得冒险时,需要的是什么。我想教育一名冒险者,应该就是要培养这一点吧。」

    艾丝默默地接受对方提出的回答,最后说了声谢谢。

    芬恩耸耸肩,从容地起身。

    「我希望你能避免轻举妄动,但这对艾丝来说也是个好机会。目前我不会阻止你与其他派系产生关联。虽然我没自信能装傻,不过我不会告诉洛基的。」

    「……」

    「不过,你可别做出会让─陷入危险的行为喔。只有这点我得叮咛你。」

    拜托啰,芬恩对她笑了笑,就离开了会客室,艾丝目送他的背影走远。

    果然没什么事情瞒得过里维莉雅与那位小小团长,她心中漠然地想。

    「不过啊,不过啊,艾丝最近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