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神酒」

    「麻烦你了。」

    「好。」

    护身配件(amulet)被放在柜台上。戴着红帽子,蓄着一大把白胡须的地精店主,拿着镶有翠绿宝石的首饰走进店内深处。

    这家直接就叫做「地精杂货店」的骨董品店,今天也进行着一场小小的交易。

    围绕在店里装饰着的毫无统一性的商品之中,帕鲁姆客人静静地站着。

    「嘿,久等啦。」

    「结果呢?」

    「确实附有【能力值】补助……就是抗毒效果。很好很好。这个嘛……四万八千法利怎么样?」

    店主所言让帕鲁姆满足地点头。交易成立。

    「今天要付现吗?」

    「不,老样子。」

    双方淡淡地进行对话。

    倾斜着放在店内一隅的大型时钟(Hall clock),在他们之间滴下时针的声音。

    「老头子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精,没资格跟人说教,不过……」

    地精店主缓缓开口。

    他没理会顾客不解的样子,用手把玩着护身配件,过了片刻后才说出口:

    「劝你还是不要做太危险的事吧。现在说这也许晚了。」

    「……」

    「虽然不是众人皆知,不过在冒险者之间起了个传闻。说有个手脚不干净的帕鲁姆会偷人财物。有时甚至整个小队都上了当。」

    「……你想说什么?」

    「不,老头子可不是在怀疑你喔?那个帕鲁姆是个女的,而且似乎是多人犯案。老头子也知道跟你一个男的讲这个是找错人了。」

    只是啊,地精店主白胡须底下的嘴模糊不清地动着。

    「几乎所有遭窃的物品,都是我这老头子亲眼鉴识过的……所以啦?老头子是想告诉你,跟朋友来往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啦。」

    店主不太好意思地瞄了顾客一眼,听到他这样说,这名男性帕鲁姆,以目中无人的表情对他笑了笑。

    「原来有这么不学好的帕鲁姆啊。不过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但那些冒险者大人似乎也没资格说别人吧?他们当中很多人的所做所为,也差不了多少啊。窃盗恐吓样样来。」

    「你说的也是啦……」

    「如果是我,或许会对他们这样说:反省一下自己吧。」

    帕鲁姆的客人,最后坏心眼地笑了。

    「或许我这样太严苛了,不过被骗是他们活该。」

    「唔唔。」店主苦涩的呻吟声,被大型时钟的声响盖过。

    ◇

    「呜咕——……!」

    「……你在干嘛啊,贝尔。」

    我趴在沙发上,把两手抓着的枕头按在头上。看到我名符其实地藏头不藏尾的姿势,神仙对我吐槽,但我没心情回答。

    我竟然又从华伦斯坦小姐面前逃走了。

    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造成那样的状况,唯一清楚的是,那全都是现实。包括憧憬的对象让我躺膝枕,还有我这个大白痴又跟以前一样,发出怪叫全力逃之夭夭。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想死……

    「是不是那个……尿床了吗?」

    「才不是啦——」

    要是平常我早就激动万分地反驳了,但此时我只能发出软弱的声音。

    爆发的羞耻与混乱让我从那个人面前以脱兔之势消失,后来自己跑过了哪些地方,我也不记得了。一回神天已经快亮了,一回神又发现我已经虚软无力地靠着这总部的门,一屁股坐在地上。

    「唉。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实在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呢……」

    哪里是多愁善感,神仙。根本是断肠之痛。

    我慢吞吞地爬起来,耳朵附近还红通通的,总之先与神仙吃早餐。

    我很想一直痛苦挣扎下去,但由不得我。不过只有今天,我真想暂且忘了华伦斯坦小姐的事情……可是想也知道绝对做不到。

    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我才能向那人道谢与致歉。

    「对了,贝尔。昨天那本书借我看吧。今天我直到中午都有空。」

    「啊,好的。可以啊。」

    神仙今天的打工排班似乎是从下午开始。除了【赫菲斯托丝眷族】的工作之外,她好像还在继续做摊贩的打工……身体不要累坏了吧?

    我将向希儿小姐借来的,跟图鉴一样厚的书递给神仙。

    「哦,这本书真是越看越,怪……咦?」

    神仙盯着封面看了一会,随便翻了几页后,突然停住了动作。

    紧接着,她的眼角开始一抽一抽地痉挛。就像被人家把一张跟自己无关的帐单塞到眼前一样。

    咦……?怎、怎么了?

    「……这不是魔导书(grimoire)吗。」

    「磨倒蔬?」

    我重复了一遍没听过的词语。

    不祥的预感早已化为汗水显现在我的脸上。

    「那、那是什么啊……?」

    「简单来说,就是魔法的强制学习书……」

    感觉体内的所有汗腺似乎都张开了。

    「我想就算跟你说『发展能力』你应该也听不懂,总之就是只有将『魔道』与『神秘』这两种类似稀少技能的能力发展到极限之人,才能编写的著作……」

    ——不幸地我听得懂,神仙。

    修得两种「发展能力」之人……换句话说至少也是LV.3以上的【眷族】成员。比路边阿猫阿狗的冒险者厉害千万倍之人的执笔作品……

    恐怕是与人称「贤者」的传奇人物同一职业的人,写下的呕心沥血之作……

    我脸上浮现出崩坏的笑容,整个人石化。

    「这就是你学会魔法的原因啊……。对了,贝尔,这本魔导书究竟是在什么来龙去脉之下,出现在这里的?」

    「我向认识的人借的……。听说是某人掉的……」

    「……」

    「大、大概多少钱……」

    「相当于【赫菲斯托丝眷族】的一级品装备,或是更高……」

    劈叽,石化的身体产生一道裂纹。

    「顺道一提,只要读过一次效果就会消失了。使用过后就只是本沉重的(垃圾)怪书……」

    完了。

    这么一本满载着以外部干涉让人学会魔法的「奇迹」的贵重书籍,我不但顺手牵羊,还用完就扔。要价上千万法利的玩意儿,被我,给吞了……

    总部陷入一片死寂。

    做出了无可挽回的事情,我满心绝望。

    神仙以压抑着情感的面具般表情低着头,不久去拿了把椅子,小快步搬到我面前。她站到椅子上面,双手放到我的肩上,从高处看着我,对我说:

    「听好了,贝尔?你偶然遇见了书的主人。然后在看过内容之前就直接还给主人了。所以书不在你手上,最重要的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使用过的魔导书……就当作是这样吧。」

    「太阴险了吧,神仙!」

    你怎么若无其事地想湮灭证据啊!

    「贝尔,在下界有很多事情讲漂亮话是没用的。我亲眼见识好几次了。被赶出住处,饿着肚子却连一个炸薯球也买不起,被关进废墟的地下室……被迫背负巨额负债。世界上充满了蛮横无理的事情啊。」

    「这些完全都是神仙自己造成的吧!」

    还有最后那句不吉利的话是啥啊!

    你瞒了我什么事啊,神仙!

    「总、总而言之,我得去向借我这本书的人讲清楚!」

    「贝尔,别这样,你太有洁癖了!世界可是比神还任性的啊!」

    「请别在这种时候创造名言好吗!就算隐瞒事实,迟早也会被发现的吧!」

    骰子已被掷下!希儿小姐一定会问我书看了没,况且不管我们再怎么撒谎,只要书的主人出现在酒馆,一切就玩完了!

    事已至此,只能坦承一切,将希望赌在「土下座」上了!

    我摆脱神仙的制止,一手拿着书踹破了总部的门。

    「希儿小姐在吗!」

    「哦哦,这不是少年喵。安安喵。」

    在酒馆「丰饶的女主人」的店门口,我向正在打扫的猫人少女搭话。

    我记得她是店员可萝伊小姐,她让尾巴在背后一边扭动一边挥来挥去,不怀好意地对我笑。

    「什么喵,什么喵?居然不打一声招呼就要找希儿,一大早的你想做什么——」

    「请你叫希儿小姐过来!」

    「——喵啊!知、知道了喵!」

    被我气势汹汹的样子与迫切的喊叫吓到,可萝伊小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