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插章「幸运女神」

    覆盖天空的色彩,即将从鲜艳的枣红色转为暮夜苍茫。

    欧拉丽西部。被下工返家的工匠们与结束了迷宫探索的冒险者集团挤得人山人海的西大街,今天也如常呈现出热闹滚滚的景况。

    「今、今天也撑过来了……」

    混在拥挤的人群里,赫斯缇雅步履蹒跚地走在大道上。就像要逃离自己背后那座矗立于都市中央的摩天楼巴别塔一样,举步维艰地走向总部。

    她结束了【赫菲斯托丝眷族】巴别塔分店的工作,现在正要回家。

    「赫菲斯托丝那家伙,就不能再稍微对我好一点吗……」

    虽说完全是为了偿还借款,但初次经验的各种繁重职务,对于至今一直以怠惰生活为基本的赫斯缇雅来说,只能用苛刻两个字来形容。

    不知道是不是神友(赫菲斯托丝)有吩咐,在同一个职场工作的孩子们对女神(赫斯缇雅)没有一点敬意,反倒还毫不客气地颐指气使。争先恐后地塞给自己的事情,让她叫苦不迭。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赫菲斯托丝是发起狠来,要纠正赫斯缇雅至今什么事总是喜欢依赖别人的毛病。

    「啊啊,好想见到贝尔喔……!」

    连日的重度劳动使得身心彻底磨损的赫斯缇雅,想起了自己的眷属(孩子)。

    就在不久之前,温柔地迎接从地下城回来的少年,还是自己每天的例行公事,也是一大乐趣——为此,之前的打工她总是早退——如今立场却完全颠倒。

    好想早点投入他的怀抱尽情撒娇,赫斯缇雅想着这种根本做不到的事,拖着沉重的身躯赶路回家。

    「——唔!」

    在行人络绎不绝的大街上,一个像兔子似的白色块状物体掠过视野角落,让赫斯缇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

    各样种族混杂的人群深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是贝尔!

    一瞬间就认出那人身分的赫斯缇雅,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

    大概是迷宫探索后要回家了吧,贝尔身穿新买来的防具背对着她,往总部的方向前进。

    赫斯缇雅如鱼得水般恢复了精神,踏出一步,正要跑向前方的贝尔身边——下个瞬间。

    「!」

    刚才被人群的阴影遮住没看到,贝尔身旁的人物此时现出了模样。

    体型比赫斯缇雅更小,较大的长袍外背着背包。从背后不易判断性别与其他细节,不过那一定是同性(女人),赫斯缇雅瞬间明白。

    让男人看了就想小心呵护的神秘少女,紧紧握着身边人伸出的手。

    然后连看自己恐怕都得抬头的少女,对着贝尔的侧脸露出甜美的微笑。

    ——匡啷——!一股冲击从赫斯缇雅的头顶上砸下来。

    此时身心俱疲的她,遇到这个追击等于是临门一脚。身为她的最后依靠(绿洲)的少年正在对自己以外的女人欣喜地微笑,再碰上这个被人从天堂一把推落地表般的时机,赫斯缇雅承受的伤害之深无可测量。

    始终错失了察觉少女就是贝尔跟自己谈过的那个支援者的机会,赫斯缇雅心中怀抱着巨大的伤痛,脚步不稳地踉跄几步后,终于背对他们远远跑走。

    ◇

    「——你听我说啊,米赫!贝尔他,贝尔他居然见异思迁!」

    咚的一声,赫斯缇雅把喝干了的酒杯重重砸在桌上,哭哭啼啼地大吼大叫。

    坐落在离大道有些距离的巷弄里,偏离都心的酒馆。老旧的木造狭窄店内,身穿粗糙装备的冒险者占了大半,粗鲁的笑声与绝对称不上高雅的言词此起彼落。

    混在喝着廉价酒类的冒险者们当中,赫斯缇雅将方才自己看到的整件事情经过,告诉隔着桌子坐在眼前的神物。

    「居然说见异思迁,这听起来可不太妙。我无法想像贝尔会做出这种事来。」

    以略微低沉的声调,用彬彬有礼的口吻说话的美男子米赫,一边点头倾听赫斯缇雅所言,同时也发表自己的意见。穿在身上的灰色破旧长袍,毫无迥异感地与陈旧装潢的酒馆融为一体。

    赫斯缇雅与米赫同是下下级——底层中的底层的【眷族】主神,由于身分相同,来往也就格外亲密。【赫斯缇雅眷族】经常光顾制造贩卖回复药的【米赫眷族】,双方派系的团员也是知心朋友。

    即使在大道上被偶然碰见的赫斯缇雅强拉到这里来,被迫陪着她这样喝闷酒,米赫也没有一点脸色,充当她吐苦水的对象。

    「我可是亲眼看到的!看到贝尔跟一个女生亲密地手牵手!这不是罪证确凿了吗!」

    「贝尔有贝尔的事情,也有他自己的朋友吧。我是觉得这样就说罪证确凿为时尚早……真要说起来,你们并非夫妇,连恋人都算不上,怎么能说人家见异思迁呢。」

    后半的发言,并没有传进正好把下一杯酒豪迈地大口灌下的赫斯缇雅耳里。

    今天还真是一肚子怨气啊,米赫晃动着那头群青色头发叹了口气。

    「可恶!话说回来,那个女孩子究竟是谁啊!贝尔是属于我的耶!」

    「克制点。你这话就算是主神也未免太蛮横了。贝尔不是属于任何人的。」

    「这我当然知道啦!我只是说说看而已!不,我只是很想说一次看看而已!」

    「你已经醉了吗?」

    「这还用说啊!」

    不喝醉哪里过得下去啊,赫斯缇雅像酒桶一样频频把酒灌下肚。等到发现时,狭窄的桌上已经满是空玻璃杯与啤酒杯,酒气薰人。

    满脸通红的赫斯缇雅再干了一杯酒,先是两眼无神地注视着远方……接着双眸盈满了泪水,喊道: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贝尔贝尔贝尔贝尔——!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啊——!」

    「别、别这样!你太大声了,赫斯缇雅!」

    压过周围喧闹声的特大级号啕痛哭,让米赫也不得不慌了起来。其他客人的所有视线全都聚集在赫斯缇雅他们身上。

    「只要你对我笑,要我定居在下水道里也行!我就是有这么喜欢你啊!说真的,我好想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想抱你抱得紧紧的想把脸在你的胸膛上磨蹭啊——!只要你对我微笑我就能吃掉三个面包——!」

    就连米赫都觉得不敢领教。

    「贝尔我爱你——!……嘿嘿,我早就想将对贝尔的爱意一吐为快了——。呼呼,真过瘾——」

    「幸好本人不在。老板,买单。」

    以免你在人家心中的形象破灭,米赫一边结帐一边对她说。赫斯缇雅把松散到不能再松散的脸横放在桌上,不知道在开心什么,呼呼嘿嘿地笑个不停。

    看到她这副德性,米赫虽然嘴里念着受不了,但还是任劳任怨地带着酩酊女神(醉鬼)踏上回家的路。

    「米赫——。钱怎么付的——?」

    「嗯。都我出的。」

    「喂喂,太见外了吧——。这种时候应该各出一半啊——」

    「嗯。因为你身上只有二十法利啊。」

    米赫淡定地回答赫斯缇雅拉得长长的语尾。他把赫斯缇雅塞进乘载了商品的四轮手推车,跟推婴儿车似地把她运回家。

    两柱天神伴随着清脆的车轮声,消失在魔石灯光熠熠生辉的夜晚大道上。

    「米赫——。帮我做个爱情药嘛——。这么一来贝尔就对我神魂颠倒了——」

    「嗯。我会当作没听见的。」

    ●

    「唔啊啊啊啊啊……!」

    睁开眼睛之后立刻降临的,是毫无来由的头痛。

    仰躺在床上的赫斯缇雅因为来袭的头痛而发出呻吟,痛苦挣扎。映入视野的天花板属于熟悉的总部。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是早晨时刻。

    跟米赫喝一杯之后过了一晚,赫斯缇雅完全陷入了宿醉症状。

    「你、你还好吗?」

    贝尔人就在床边。

    他一手拿着装了水的玻璃杯,忧心忡忡地注视着赫斯缇雅。

    「不、不好意思,贝尔,让你看到我这么难看的样子……」

    「不会,别这么说。……呃,昨天米赫神也跟我说了,你这果然是……?」

    「……对,看来我喝太多了。」

    赫斯缇雅维持着卧姿让贝尔喂自己一点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昨晚把自己送回家的米赫,听说对贝尔留下了「她可能是有点累了,尽量拨点时间陪陪她吧」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才离开。

    (什么也想不起来……)

    昨天的记忆消失得一干二净。自己究竟做出了什么好事,又说溜了什么样的嘴?听到神友留下的话,赫斯缇雅感到强烈的不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