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约会后的支援者」

    四下响起泥土摩擦的滋滋声。

    磷光的亮光从天花板洒下,照亮了四面八方围着淡绿色墙壁的周遭一带。这种地方称做「窟室」,是地下城内的正方形开阔空间。

    我在这空间当中,将反手握着的〖女神之刃〗朝着对手。

    四只脚、两只细瘦的手臂与硕大的双眼。全身通红的模样让人联想起蚂蚁。

    与普通蚂蚁不同之处,在于身体跟我差不多大,还有以细腰为起点,上半身像抬起头般挺立着。

    「杀人蚁」。

    这是从第7层开始出现的魔物。在冒险者之间似乎与第6层的「战影」被并称为「新人杀手」。

    这种绰号来自于它身上的坚固硬壳,以及与哥布林等低级魔物不可同日而语的攻击力。覆盖身体表面的外皮简直像铠甲般坚硬。半吊子的攻击只会被弹开,就算不是如此,想隔着那甲壳给予肉体直接伤害也是难上加难。

    手臂前端是发达的四只爪子。弯曲的歪扭突起此时正散发令人毛骨悚然的光泽。

    还没来得及攻破对手的防御,就先被锐爪造成致命伤。这是一般被杀人蚁打倒的常见情况。

    由于这种魔物的能力与至今的对手明显不同,因此习惯了到第5层为止的敌人的冒险者们,常常一个接一个成了它们的食物。

    「叽叽!」

    叽吱叽吱叽吱,杀人蚁的口器咀嚼着,吱吱作响。

    其实这种魔物会呼唤同伴。虽然不会高声喊叫,但是在陷入危机时,似乎能散发出我们无法察觉的,类似费洛蒙的物质。

    跟硬壳真是绝配。不过对我们冒险者来说却糟透了。

    总而言之,要打就要快攻。最好的办法是一击送对手上西天。

    空出几步的间距,我与杀人蚁相持不下。

    「——喝!」

    先动的是我。反击或是后攻什么的,都不合我的个性。

    由我主动出手,逼近,冲向一边吼叫一边举起右臂的杀人蚁。

    敌人在空中画出白色弧线的四只爪子,从视界的左侧袭来——切断。

    我比对手快了一步,以快过杀人蚁的攻击速度(swing speed),将爪子从前臂一刀两断。

    「叽!」

    绕到失去了右臂——武器的杀人蚁的右侧,听着它发出疼痛的呻吟声,同时握紧〖女神之刃〗,为下一瞬间累积力气。

    想打倒杀人蚁,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瞄准硬壳的缝隙,攻击壳内柔软的肉。一刀刺进硬壳的窄缝,对于菜鸟冒险者来说虽然很难,但至少这就是一般做法。

    不过,我刻意忽视它。

    面对失去手臂而暴露出缺乏防备的上半身的杀人蚁,我对准它的脖子,将漆黑的刀刃横线一挥。

    「——」

    刀刃逐渐陷入保护脖子的硬壳的感觉。

    触感只有一瞬间。然后刀刃没有受到多少抵抗就滑进其中,我照着平常的动作自然地甩开手臂。

    随着轻快的唰一声,匕首从魔物体内滑出,杀人蚁的首级随即飞上半空。

    从脖子的断面滴着紫色液体。在上空旋转降落的魔物脑袋,露出不明就里的眼神,终于坠落在地面上。

    失去头部的身体旋即像是想起来似地丧失力量,崩溃倒地。

    「……嗯,很好!」

    我一挥刀身甩掉附着其上的液体,并且看了看〖女神之刃〗。

    吸附手心的感觉。简直就像与我相处已久似地,与我的手完美契合。

    威力也无可挑剔。竟能把那杀人蚁的硬壳当奶油一样切开。

    太厉害了!这就是赫菲斯托丝的武器!

    是神仙特地为我准备的礼物!

    「~♪」

    我像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般雀跃,从屠杀的魔物身上回收魔石。

    实际上,此时的我恐怕真的跟小孩没两样。感觉跟每年一度的生日,收到祖父送我英雄们的图画书时的心情很像。当时我总是想着要珍惜着读,刚开始还怕把书给摸脏了。

    当然如今我不会再说舍不得用,但无法阻止心情变得兴奋雀跃。

    (谢谢你,神仙……)

    想起最近不知怎地忙得不可开交的神仙的脸庞,我流露出感谢之意与笑容。

    我一定要变强。我要成为配得上这把武器的主人,不要辜负了神仙的心意。

    将匕首收进插在腰际的刀鞘里。我继续探索第7层。

    ●

    「第——七——层——?」

    「是、是的!」

    贝尔发出了惨叫。因为他感觉到眼前皱着眉头的埃伊娜发出怀疑的声音,浑身散发的却是冲天的怒气。

    今天结束了第7层探索的贝尔,也因为手上有着赫斯缇雅送给自己的匕首,方才喜孜孜地凯旋归来,回到了公会本部。将战利品尽数换成现金后,他想去自己的顾问埃伊娜那边露个脸,顺便报告一下近况,于是意气风发地动身——然而当贝尔一告诉她自己已经到达第7层的瞬间,他的全盛期就此宣告结束。

    「我——说——你啊!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嘛!不但越过第5层,竟然还给我跑到第7层去!你也太粗心了吧!」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

    碰!埃伊娜的双手打在桌上。被她蓄势待发的绿宝石色眼睛紧盯不放,贝尔就像只被蛇瞪着的青蛙。

    埃伊娜之所以生气,就如她所说,是因为贝尔搞不清楚自己的斤两,一再增加自己的到达楼层。以她的一贯主张来说,就是太「冒险」了,她是在责怪这一点。

    「是谁在一个多星期前,差点被弥诺陶洛斯杀掉的啊!」

    「是、是我!」

    「那你怎么又往下层跑呢!你是吃了苦头还学不乖吗,贝尔!」

    「我、我很抱歉……!」贝尔差点要哭出来,但埃伊娜觉得自己是为他好才斥责他的。她不希望贝尔丧命,才只好狠下心来,凶神恶煞(食人魔)似地对他鬼吼鬼叫。

    成为冒险者刚过半个月的不成熟新人,踏进第5层以下等于是在自杀。

    从第5层开始,地下城会改头换面,大幅增加其难度。好比贝尔踏进的第7层,一旦杀人蚁呼唤同伴就玩完了。这跟地灵集团不能相提并论,一个人的话,转眼间就会被那些蚂蚁魔物吃得尸骨无存。

    「你的危机意识不够!绝对不够!今天我要彻底让你切身体会地下城的可怕,顺便矫正你的心态!」

    噫咿!贝尔哀叫了一声。

    因为这半个月来,他已经切身体会到埃伊娜的斯巴达式指导之可怕。

    埃伊娜的教育对他来说确实有显著功效,但问他是否能够欣然接受那些近乎于特训的教育,又是另外一回事。贝尔赶紧急着辩解。

    「请、请等一下!那个、我,后来成长了不少喔,埃伊娜小姐!」

    「能力评价好不容易才到H,还有脸说什么成长啊……!」

    「是、是真的!我的【能力值】,有几项能力已经达到E了喔!」

    「……E?」

    埃伊娜的动作冻住了。她的眼睛睁得圆圆地。

    她一时没听懂贝尔情急之下的发言,等到她终于理解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不相信的表情。

    「你、你以为这样信口开河,我就会被骗吗……」

    「是真的,真的啦!最近不知怎地成长得很快,总之熟练度上升幅度很大就对了!」

    「……真的吗?」

    看到贝尔一个劲地猛点头,埃伊娜露出困惑的神情。

    因为虽然自己才刚成为贝尔的负责顾问,但眼前的少年是否在撒谎,她都能感觉得出来。

    根据埃伊娜的洞察力,贝尔这时并没撒谎。

    「……真的是E?」

    「是、是的。」

    等一下,埃伊娜用手掌对着贝尔。

    她用剩下的一只手数着:S、A、B、C、D、E……弯了六次手指,不禁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再来一次。S、A、B、C、D、E……六次。结果不变。

    埃伊娜陷入了混乱。贝尔没在撒谎,虽然没在撒谎,但她怎么样就是无法相信基本能力竟能升到E这种鬼话。

    埃伊娜所预测的能力评价H,并不是她信口胡诌。冒险者花半个月的时间能到达的妥当能力界线,无论是否为擅长领域都差不多在H。而且还只限于相当有实力的人。

    G就已经太厉害了,竟然超过了F……再怎么想都太快了。

    如果是在成为冒险者之前就已经有战斗素养的人还多少有点说服力,但很不巧,眼前的少年以前是个农民。可是,贝尔又没在撒谎。

    「唔唔唔唔。」埃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