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觉醒前夜

    从天而降的水滴不住地敲打窗户。

    坐在办公桌前的埃伊娜缓慢地抬起头,看向屋外的光景。

    (开始下雨了……)

    直到刚才金色明月还高挂夜空,此时天空已被厚厚云层覆盖,对地面降下激烈雨势。在建筑物外面,路上行人到处奔跑,拚命寻找可避雨之处,才一眨眼的工夫,路边已没有半个人影。

    在公会本部内处理事务的埃伊娜放下手边工作,倾听着连续不断的雨声,暂且从窗户眺望这片雨景。

    「呜——,不但加班,回去时还下大雨,有够衰的——」

    「……应该只是骤雨吧,我想下班时就会停了。」

    抱着堆积如山的文件,摇摇晃晃地来到埃伊娜身边的同事看到雨势强烈,忍不住叹息。

    时间将过晚上九点。与面对门厅的窗口邻接的办公室里,依然多得是与未处理工作搏斗的公会职员。不理会以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进行最后冲刺,处理文件的那些上司,埃伊娜的朋友兼同事的人类少女一副受够了的样子,趴在埃伊娜的背上。

    「我知道最近快要举行祭典难免比较忙,但上面的人就不能再体谅我们一点吗——。又不是每个人都像埃伊娜一样工作有效率——」

    「唉呦,蜜西亚,很重耶。妳妨碍到我工作了!」

    「咦,哎呀?埃伊娜,祭典的议案妳该不会已经处理完了吧?」

    同事没把埃伊娜的抗议当一回事,看着办公桌上摊开的文件,睁大了双眼。

    她把抱着的文件堆搁在一旁,不等埃伊娜说什么,就抢走了其中一张单子。

    「负责冒险者的介绍资料……啊,这是埃伊娜新分配到的那个新人小弟嘛!」

    「……组长叫我提给他,所以我把目前的详细资料整理了一下。」,

    埃伊娜知道再讲什么都没用了,忍着叹气回答她。

    同事拿着的纸上写着该名人物的简单资料。种族、出身地、经历、隶属的【眷族】等等,在这个迷宫都市欧拉丽进行冒险者活动所需的最基本资料都在上面。

    写在纸张最上方的名字是【贝尔•克朗尼】。

    「什么——!单独探索竟然能在半个月内抵达第5层!这孩子很行嘛!」

    「才怪。又不是每个楼层都有好好攻略。不过是得意忘形地往下跑,运气好到达第5层而已。还差点在那里丢了小命。」

    都不听我的劝。埃伊娜竖起了形状端正的柳眉。

    看到她真心为少年担忧,而使得言行自然变得有些严厉,人类的同事先是一愣,随即转为苦笑。

    「可是啊,我记得那次是因为【洛基眷族】放走了一头弥诺陶洛斯吧?一下子碰上那种怪物,就算不是菜鸟也对付不来的。」

    「的确弥诺陶洛斯是突然出现的……可是对那孩子……对贝尔来说探索第5层还太勉强了」

    埃伊娜从同事手中取回了贝尔的资料,浏览一遍她自己写下的少年的备注栏。

    「从第5层开始出现的怪物会开始改变,地下城的构造也会变得复杂。现在的贝尔要是在那个楼层乱晃……绝对会没命的。」

    以目前来说太过贫弱的武装。一个同伴也没有的单独迷宫探索(solo play)环境。

    最重要的是,还未脱离菜鸟层级、不成熟的【能力值】。

    地下城并没有简单到能让才出道半个月的冒险者轻松过关。考虑到所有层面的因素,埃伊娜得出的确切结论是:贝尔要进入第5层以下的楼层还太早了。

    「总而言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绝对不会让他去更深的楼层。」

    「妳太保护他了啦——。难不成埃伊娜对那孩子有意思?」

    「——什么!」

    这一下,来得出其不意。

    朋友无心的一句话,对埃伊娜毫无防备的心脏发动了奇袭。

    前几天少年离去时对埃伊娜说的「我最喜欢妳了」顿时通过她的脑海。想起半开玩笑的告白与那副纯洁的笑靥,埃伊娜不禁反射性地染红了双颊。

    感觉到自己那对半精灵的尖细耳朵开始带有热度,埃伊娜冷静地、冷静地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然后恶狠狠地瞪着同事兼朋友。

    「……蜜西亚——?」

    「呜呀——,好可怕喔——!」

    看着同事抱起搁在一旁的文件堆,带着笑容离去的背影,埃伊娜这才放松竖起的眼睛,深深地靠进椅子里。

    (被人家取笑了啦,真是……)

    想起罪魁祸首的少年,埃伊娜翘起了嘴。

    对她来说只是个可爱弟弟的少年,在她的脑中挨了骂,拚命低头道歉。对于自己太有真实感的想像,埃伊娜还来不及气消,反而先差点笑出来。

    (……贝尔现在不晓得在做什么?)

    她看着雨势增强的窗外景色。

    迟迟不肯停止哭泣的阴暗天空,有如感情爆发似地降下激烈的雨点。

    ✲

    一步。

    踹在地面上。

    「咿咿啊!」

    擦身而过之际,刀身一挥。

    舍弃于背后的怪物短呼一声,接着是倒在地面的「咚」一声。

    回头一看,拥有巨大单眼的青蛙怪物已经断气,红黑色的体液从剖开的部位洒了一地。

    射出长舌头攻击冒险者的青蛙怪物「青蛙射手」。

    塌陷的眼窝不带感情地注视着怪物的尸骸,我转身离开该处。

    不管四肢发出疲劳的讯息,只专心找寻视野中移动的物体,走进错综复杂的迷宫深处。

    以平滑的地板、墙壁与天花板构成,有秩序的迷宫构造。

    无止无尽,整齐划一且枯燥无味的连续空间,缠着漫无目的、四处徬徨的我不放。

    不同于白天的探索,地下城内保有一种阴森的静谧。不只是怪物,也感觉不到同业——冒险者的气息。

    只有自己踩踏泥土的跫音,在弯弯曲曲的通道中回荡。

    「……」

    我以亡灵般的步伐在地下城中前进,并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

    一件防具也没穿,就只是普通的便服打扮。身体各处都留下了怪物爪牙掠过的痕迹。破破烂烂的衣服看起来简直像遇上了强盗。

    握在右手中,为以防万一而带在身上的护身用短刀,染上了无数怪物的血液,溼答答的。

    (遍体鳞伤了……)

    连件像样的装备也没带,浑身是伤的身体彷彿事不关己,我没停下脚步,只稍微闭了一下眼睛。

    奔跑,奔跑,奔跑,再奔跑。

    冲出酒馆,穿过街道,闯进了地下城。

    只是一味地追逐怪物,在迷宫内不断奔跑。

    挥刀,挥刀,挥刀,再挥刀。

    承认自己的力量弱小而可悲,变得自暴自弃。

    以不断涌上心头的懊悔为动力,我一再挥动手中唯一的武器。

    我拚死拚活,只为了缩短与遥远那一方的她之间的距离,到达自己都不知道有多艰险、困难的高处。

    我将全身,交付给内心深处像傻瓜般发热的意志。

    (……这里,是哪里?)

    如今。

    舍弃理性的激情点已经过去,燃烧全身的热量也多少降温了。加上一路狩猎下来,怪物突然不再出现,我混浊的思绪终于开始活动,头脑试着把握现状。

    围绕我的地下城墙壁不再是至今看习惯了的淡蓝色,而变成了淡绿色。通道也变得极为狭窄,迷宫的构造更加复杂化。

    刚才遇到的怪物种类,也不再是至今交战过的低级怪物。

    (第5层……不,「第6层」。)

    我追溯暧昧的记忆,计算自己步下的阶梯数,得出结论。

    看来我现在,正处于至今从未踏入过的新楼层。

    在毫无实际感受的状态下,我在第6层到处徘徊。如今我的所有感觉几乎全部麻痺,完全想不到有「折返」这个选项。

    在模糊的意识中,我像是被什么推动似地,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哈,哈……」

    口中漏出的呼吸急促而零乱。看来我比自己想像的累积了更多疲劳。

    就连钻进地下城以来过了多久时间,我都不知道。

    迷宫内由于有天花板蕴藏的燐光,因此不用担心光源问题;但相对地无论是夜晚还是早晨,这里的光源总是一样耀眼。此时没有携带时钟的我,没有任何方法可以确认现在时刻。

    (……这里是……)

    前进了一段距离,不久我来到一处房间状的宽广空间。

    这个大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