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五章 迷执显现

    「……」

    名匠『代达罗斯』的系谱,实际握有人造迷宫『支配权』的巴尔加看到眼前的景象,惊得哑口无言。

    (……太快了。)

    敌人的进攻速度。

    冒险者们踏破楼层的速度。

    距派阀联合开始攻略作战已经过了半天。不对,该说是才过半天。

    以【洛基眷族】为中心展开的冒险者们正可谓是宛如烈火一般攻略着人造迷宫的楼层。

    脚程最快的兽人部队到达了第八层,除此之外也都在进攻第七层。老实说,这速度真令人难以置信。若是被充分探索过,地图相当完备的地下城还能够理解。然而这里是人造迷宫,对【洛基眷族】来说仍然是『未知』领域才对。

    明明如此。

    (在蕾维斯逼近【剑姬】部队的那一瞬间……从那时开始,各个部队的动作就发生了剧变。就连在最下层周围的那群怪物们也是。)

    巴尔加无从得知,这全都是魔术师(费罗斯)提供的魔道具『眼晶』的效果。

    令距离较远的地点之间进行准确的情报传达成为可能的这份力量,在战略上具有重大的意义。读取战场的微妙变化,做出准确指示的勇者(芬恩)之声在零时间内向各部队传达,仅仅这一点就比众多武器都要关键。即使说这个『眼晶』才是攻略人造迷宫的最后的『钥匙』,也绝不夸张。

    在巴尔加的眼前,台座的水膜上映出的蹂躏景象说明了其具有多么大的威胁。

    被毁掉的简易苗花不计其数。

    生出新怪物的速度已经追不上了。

    食人花被冒险者们利用连携所驱逐,晶黾被前卫猛烈的突击歼灭。

    虽然暗派阀残党也在勇猛地战斗,但都无法贴近过去,不停白白地自爆开来。

    (侵入了两次人造迷宫,将从中得到的情报毫无遗漏地进行利用……)

    【洛基眷族】将直到今天为止的一切事物都化成了基石。

    无论是付出了同伴的牺牲的第一次撤退战,还是超出巴尔加他们预料的第二次奇袭战,这一切都是。

    第一级冒险者们展开着激烈的战斗,在其里侧,其他团员们记录、记忆下来的道路成为了这次进攻的方针,化作照亮魔窟的光芒。

    同伴被夺走的愤怒,作为冒险者的智慧。

    他们这一切都变成武器,誓要打碎这人造迷宫。

    「即使是血族构筑起来的千年历史,也要被踩过去吗……」

    眼前展现了出来。

    甚至可以打破众神预想的超常世界(地下城),与人之手打造的冒牌货(克诺索斯)之间的差距。

    只要是人造的,那么就总会生出某种规则,以及秩序。石头排列,正当路线,『大门』的位置。那里一定会有人的『意图』。并且如果制作者不是神的话,就并不『完美』。巴尔加感觉到他理解了始祖(代达罗斯)那寻求完美混沌的苦恼。

    【洛基眷族】是通过两次交战逼近了那份规则,不断拟定对策,然后『适应』过来了吧。

    他们不停地在挑战着50层以上的地下城的深渊,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只到18层为止的人造领域反而更棘手呢。

    看到台座的水膜中刚刚映出又立刻消失的数个景象——边击溃监视的『眼睛』边进攻的【洛基眷族】的速度——巴尔加确实感到了战栗。

    这就是眼看着城池陷落的人会有的想法吗,他想着这种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的事情。

    「他们逼近到第八层了!」

    「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

    「只能让干部也出击了……!」

    「…………」

    不顾在『迷主之间』里如同野兽一般吵闹的干部们的身姿,巴尔加默默地进行思考。

    暗派阀引以为豪的根据地就要被攻略下来。没有纪律的『恶党』中已经开始有人感到灰心,逃出了迷宫。

    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但是,如果仍不使出『精灵』这一杀手锏,人造迷宫毫无疑问会陷落的吧。

    巴尔加的目的决不是与死神的使徒们走上同样的末路。

    为了达成『悲愿』,巴尔加会不择手段。

    那么,巴尔加应该采取的行动是——

    「小巴尔加。」

    就在这时。

    塔纳托斯不知何时偷偷靠了过来,将手臂环在沉浸于思考中的巴尔加的肩膀上。

    「你是不是想着卖掉人造迷宫的情报,倒向【洛基眷族】一边?」

    「…………」

    「是不是为了守护人造迷宫……要背叛我们?」

    就在旁边的脸上现出笑容。

    绕到肩膀上的纤细手臂如蛇一般。

    并且这神之声准确地看透了巴尔加心中所想。

    巴尔加所期望的是达成始祖(代达罗斯)的悲愿,也就是完成这人造迷宫。如果能实现这一点,那也没有必要执着于暗派阀。之所以至今为止都是塔纳托斯的眷族,也仅仅是因为这方便于扩大人造迷宫而已。

    巴尔加没有忠诚心。

    巴尔加身上有的只有从先祖继承而来的『千年的妄执』。

    因此,若是【洛基眷族】与公会联手,想要扫清以都市崩坏为目标的人们,那也只需交出情报,投降他们就好了。

    「但是啊。就算背叛了我们,保住了性命……我觉得管理机关(公会),乌拉诺斯也不会允许人造迷宫继续扩张哦。绝对如此。」

    「…………」

    「因为若是为了都市的和平,与地下城相连的领域什么的就只是碍事而已。」

    塔纳托斯简直像是授予神谕一般,用灰暗的话语洗刷巴尔加的内心。

    这句话正中要害。就算能够免于破坏人造迷宫,也不可能在这之上继续构筑。

    正如『异端儿』事件那样,如果有什么闪失,怪物就会再次进出地面。管理机关不可能怠慢了这种领域。

    巴尔加瞥了一眼神那看都不看这边的侧脸。

    中性的、颓废的死神仍然在笑。

    那是嘲笑吗,还是向愚蠢的孩子露出的慈爱吗,他并不清楚。

    窥视着映在水面的景象的塔纳托斯缓缓地,与巴尔加对上了视线。

    「小巴尔加的愿望只有在我们这里才能实现。你知道的吧?」

    「……」

    「而且小巴尔加并不是长寿种族(妖精)。所以无法见证人造迷宫的完成。你自己不是也说过嘛。即使如此,还是产生了欲望?」

    「……」

    「既然无法在自己手中完成的话……那么为了下一代的系谱(代达罗斯),哪怕一点也好,将障碍给排除吧。无论做些什么。」

    长长的沉默。

    在耳边窃窃私语的话语仅仅告知了『真理』。

    「……啊啊,我知道。」

    最终,自身从神之瞳里映照出来的相貌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塔纳托斯那诉说着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的双眸弯成了弓形。环在肩膀上的手臂放开,巴尔加离开了当场。

    「小巴尔加。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有。我离开了以后就无法操作『大门』。拜托你指挥了。」

    听到背后投来的含有笑意的声音,巴尔加表情不变地回答了他。如同鬼魂一般的步伐令慌乱的团员们停下脚步,害怕地让开了道路。

    巴尔加正确地读懂了塔纳托斯的『神意』。

    理解了他希望自己去做什么事。

    而这如果是握有人造迷宫支配权的巴尔加哪怕离开操纵『大门』的『迷主之间』,也要去做的事情,那除了埋葬入侵者们之外不做他想。

    正所谓,无论做什么,无论采取怎样的手段。

    「…………」

    他走在昏暗的走廊中。

    回响的脚步声震动着无表情的男人的鼓膜。

    从出生以来,男人那从未不稳定到这种程度的精神将要揭开迷宫的黑暗。

    ——巴尔加·佩尔堤库斯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懂事了。

    也就是说只看年龄,他已经接近中年,但至今为止他仍然和『幼儿期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巴尔加从来没有去过地面。巴尔加从来没有沐浴过阳光。巴尔加没和具有正当道德观念的神与人进行过交流。巴尔加并不知晓爱与友情,道德与伦理。

    经常面无表情的他那情感的缺陷就是因为这个。

    作为知识,他知道有称为道理的事物,却没有产生认知就是这个原因。

    因此,巴尔加仍然在『自觉』和『不自觉』的境界线上徘徊。

    但是——巴尔加并不需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