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一章 所以我也要奔跑

    「我们决定和『武装怪物』联手了。」

    从结论开始说吧——

    芬恩以这句作为铺垫,说出上述话语后,全场先是鸦雀无声,接着瞬间吵嚷起来。

    这里是【洛基眷族】大本营『黄昏之馆』的大食堂。

    派阀中几乎所有的团员都被召集来,没椅子坐的人正靠在墙上,这里不可能会有人听到团长这难以置信的宣言而不产生动摇。无法理解状况,跟不上他的人不可能不存在。

    芬恩站在食堂最深处的首席上,背后挂着的是浮现出滑稽笑容的小丑纹章。在他两侧的是里维莉亚与加雷斯,还有主神洛基。这副景象表明芬恩的发言并不是他的独断。而是【眷族】首脑阵的一致决定。

    身为干部候补的劳尔和安娜斯蒂自不用说,连缇欧娜和缇欧涅都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没有惊慌失措的只有以蕾菲亚为首的『妖精部队』众人,以及两天前以『强袭』冲进人造迷宫的人们,令人意外的是,伯特也是如此。

    「这是什么意思,团长!?」

    「和怪物联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续有团员踢飞椅子站了起来,很多人大声喊道。其中包含着困惑与不解,还有近似于纠葛的感情。

    本来这景象绝不会出现在紧密团结于【勇者】旗下的【洛基眷族】之中。他们这甚至怀有叛乱之心的姿态不同寻常,同时也说明了芬恩扔下的『炸弹』是多么严重的问题。

    数个轰响的声音与激烈汹涌的气势令尚且年轻的少女团员们猛地抖了下肩膀,瑟瑟发抖。

    在这叫喊的风暴中,芬恩的表情毫不动摇,回答了问题。

    「在前几天的迷宫街(代达罗斯)攻防战中,确认到『武装怪物』具有很高的知性。正是足以与我们进行『沟通』的程度。」

    「『沟通』……难道说是被这个给束缚住了吗!?」

    「不可能。只是我从寄宿在那些怪物们的眼中的知性之光粒看到了『价值』。在这个前提下,我判断其足以合作。」

    「你能证明那帮怪物没有敌意吗!?」

    「没有手段能够证明怪物的『感情』。就连众神也一样。……然而,在有关这次怪物进出地面的情报中,民众以及冒险者的牺牲数为零,这个数字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

    「就算说都市中的冒险者都尽力而为了,但那种程度的大事件却仍然没有人失去性命,这件事情过于难以理解……若是以我们所认知的通常的怪物来考虑,两者差距太大。我就说一下这种客观的看法吧。」

    芬恩完全没有说出拐弯抹角的借口。他知道那会起到反作用。

    因此,他对投来的所有质问都做出了回应。

    团员们的困惑,不满,愤怒,憎恨,一个不落地接下来,用他自己的话语进行说明。不会抓住对方的话柄将其驳倒。决不会犯下利用『正论』居高临下地压迫对方。只是诉说着作为情报的事实,没有抬高声音,用淡淡的,通透的声音进行回答。

    芬恩现在正在面临的局面并不是『谈话』,而是『仪式』。

    并不是要说服,而是要共享向前迈进的『意志』。

    「在两天前的战斗中,我已经和当中的『武装怪物』完成了『交涉』。能够作证的不是别人,正是冲入人造迷宫的蕾菲亚她们。」

    「什……!?」

    「本来的话或许应该瞒着才对。……不对,老实说吧。之前我察觉到了那些怪物们的真面目,同时还打算不让你们知道。因为我想象到了现在展现在眼前的这副景象,【眷族】里这种混乱的样子。」

    诚实地,真挚地,并且毅然地。

    不带丝毫的虚假,芬恩将他思考的事情,想过的东西都暴露出来。

    团员们像弹幕一般飞来飞去的声音断绝了一瞬间。

    「……那样的话,为何……现在说出来了呢?」

    「为了获得胜利。」

    男性团员简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歪曲着脸庞,听到他的话语,芬恩断言道。

    「为了赢过潜伏在那个魔窟中的黑暗居民们,为了给欧拉丽带来和平。若是为了这个,我也可以成为『罪人』。」

    接着,他最后讲述的是『觉悟』。

    舍弃曾经那么执着的名声,哪怕堕入『人类之敌』也不怕,他揭示了这样的决意。

    如同那个贝尔·克朗尼那样。

    不对,他理解到自己会到达更加悲惨的末路,即使这样,仍要这么做。

    实际上,芬恩根本就没有放弃通往『英雄』的道路。正如他曾对里维莉亚和加雷斯说过的那样,就算堕落成了『罪人』,也要变成更加强大的『英雄』,东山再起,他在心中如此发誓。

    然而,对不可能知道他获得了如此的『成长』的团员们来说,这份冲击不可估量。不对,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受到更大的冲击吧。

    正因为团员们知道芬恩为一族的复兴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所以这次他们真的闭上了嘴。

    他所揭示出的『觉悟』比任何事物都剧烈地摇动着他们的内心。

    「还有其他人有意见吗?我会全部回答。无论是你们的疑问,还是感情,我都会诚实地回应。」

    看到小人族首领花费了大量时间,条理清晰地,并且流畅地回应着所有的声音,反感的声音基本消失不见。到了这种时候,一直皱着眉头的团员之中也开始有人沉重地咬住了嘴唇。这之外的人们也和在其他团员用眼神进行交流,仿佛感到困惑一样说不出话来。

    但是在另一边,『不可能驳得倒那个团长(芬恩)』——也有一些人酝酿出这样的气氛。

    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对怪物的成见的团员们。

    失去心爱的人,无法割舍感情的人们的『沟壑』很深。无论芬恩说出多么真挚的话语,也是如此。

    现在只要有一个人跑出房间,其他心生叛意的人就会像连锁反应一样追随而去吧。

    就在这时。

    仿佛要切断这份喧闹一般,安娜斯蒂纤细的手臂笔直地举起。

    「团长。」

    「怎么了,安斯?」

    「能否不带修饰,不带场面话地说一说,团长是如何看待『武装怪物』的?」

    猫人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她的声音中包含着试探的音色。

    针对她的问题,芬恩用与之前一样的声音作出了回答。

    「虽然想说是利用……但这里就让我说是『信用』吧。我认为,那些怪物们是值得信任的存在。」

    『信用』这个词语加剧了团员之间的喧骚。

    安娜斯蒂表情不变,她继续问道:

    「在我们之中,有的人的同伴被怪物所杀。也有家人,或是恋人被害。您是在知道这一点的前提下,仍然在说您信任它们是吗?」

    「没错。」

    如果说有的矮人的同伴被妖精所杀。

    如果说有的妖精的同胞被矮人夺去性命。

    到那时,他们要去仇恨整个种族吗?

    ——芬恩不会举出这种陈腐的例子,不会用出这种『愚策』。

    怪物是人类的敌人。是应该排除的,下界最大的恶性肿瘤。

    他明确地表示,在理解了这个意思的前提下,要吞下这个『毒』。

    不耍手段。并不是靠万般话语,而是选择展现唯一的意志。

    要是做不到这一点,又怎么能与『怪物』共同战斗呢。

    安娜斯蒂紧紧地盯着芬恩那寄宿着毫不隐瞒,毫无虚假的意志的碧眼。

    与发色一样的黑色眼瞳真正地『看穿了』芬恩。

    这是下位者看向地位较高的人,衡量其价值的眼神。这并不是不懂规矩,而是身居组织之中的人拥有的正当权利。不对,应该说如果没有这个的话,组织就会带有闭塞感,无法成长。

    而现在,安娜斯蒂·欧达姆的『眼睛』无限接近团员这边。

    甚至可以说她正是其他团员们的代言人。

    抬不起头的青年(劳尔)交替看向敬爱的团长与同期入团的她,他这丢脸的样子反而令人产生了好感。

    「……我明白了。那么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两人的视线相交,一段时间过后。

    安娜斯蒂静静地坐了下去。

    这意味着她表示顺从团长的意志。

    与此同时,以她作为发端,团员们的想法缓缓地开始倾斜。

    既然安娜斯蒂都认可了,他们如此想到。

    连芬恩他们,连作为第一级冒险者的艾丝她们也无法促使这种感情的变化。只有将下位团员们与伟大的干部阵营维系在一起的第二军成员中,身为其领头人的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