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尾声 You’ll be back II

    你还回得去。

    友人(有谁)曾经如此对我(琉)说。

    没错。

    跨越那段『过去』——回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

    琉感觉到眼睑中积攒起了水滴。

    为了不让其落下,她抖动着睫毛。

    「这里是……」

    稍微睁开眼睛后,立刻又因炫目的光芒闭上。

    对过于习惯迷宫的黑暗的空色瞳孔来说,仅仅是魔石灯的光芒都很严重。

    她连眨眼都做不到,皱紧了眉头,紧接着旁边就传来大吃一惊的声音。

    「琉,你还好吗!?」

    抬头看向覆盖着自己的影子。

    模糊的影像最终聚焦起来,带上颜色,映出了淡灰色的头发与眼睛。

    面对用带着些许疲劳的脸庞窥视这边的少女,琉张开了嘴唇。

    「希尔……」

    仿佛忘了怎么说话一样,声音非常沙哑。

    但是,在呼唤少女名字的瞬间,眼前的容貌绽放出喜悦的笑容。

    希尔非常感动地覆盖住了琉。

    「琉!啊啊,琉!太好了……!」

    她将脸埋在脖颈附近,像姐姐,将母亲一样轻柔地紧紧抱住。

    透过毛毯感受到的少女的体温又令人怀念,又温柔。

    心中万分感慨的琉无法说出话语。

    「喵!!琉醒了喵!」

    「请说一说连着睡了三天,给喵们添了麻烦的感想!」

    「真是的,我这次可真是担心死了!」

    琉的周围突然热闹起来。

    高举双手,像小孩子一样闹腾的阿妮娅,坏笑着开起玩笑的库洛艾,跟说的话不一样,看着非常开心的露诺亚围在睡在床上的琉旁边。

    看见她们的身姿,看见琉现在那无可替代的友人的笑容。

    止住的泪水从空色眼瞳中零落而下。

    「……第一次看到琉的眼泪喵。」

    面对破颜而笑的阿妮娅,琉也回以微微的笑容。

    她将在仍然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浮现出来的话语——「谢谢」这一对少女们的感谢用窃窃私语一般的声音说出。

    「对脑袋当机的琉亲切地说明一下,这里是『巴别塔』,公会运营的治疗设施喵。」

    「回到地面上后,马上就把你搬到了这里。」

    「在紧急从地下城赶回来的途中,不管是用了道具还是魔法都根本不醒,超级担心的喵~!」

    库洛艾戏弄着妖精贴着棉纱的耳朵,以她为首,露诺亚和阿妮娅也接着说道。虽然刚刚苏醒,琉的脑袋没能正常运作,但是消毒液独特的气味和保持着清洁的白色房间还是令她理解了这些。

    希尔呵斥着库洛艾,拍掉她的手拽起她的身体,阿妮娅则将身体探了过来。

    「琉,你还记得多少喵?」

    「……在深层,听见了阿妮娅你们的声音……想着这样就能回去了,和他一起……」

    当她说到这里。

    浮现出来的少年脸庞令空色瞳孔大大地睁开。

    脑袋里的白色雾霭瞬间消失,彻底清醒过来的琉猛地起身。

    「他呢!?贝尔呢!?」

    「喵!?冷、冷静一下喵!?」

    「琉,不要勉强自己!」

    看到琉脸色大变,库洛艾她们惊慌失措,希尔拼命地安抚她。

    突然跳起来使得身体发出悲鸣,上身忍不住弯成了く字型,而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抓住旁边的希尔的肩膀。

    「希尔,请告诉我!他还好吗!?」

    「贝尔先生不要紧的!比琉醒的还要早!」

    「是,是的喵!白发脑袋的话在里面的房间里活蹦乱跳的喵!所以琉也放下心,睡个午觉喵!」

    「喂笨蛋,你啊……!」

    希尔说服着琉,而在她一旁,喧闹的阿妮娅漏出了多余的情报,露诺亚慌了起来。

    和她预想的一样,掌握了少年所在地的琉迅速跑下了床。

    她跑出了分到的单间,这一串动作令因为是伤员而大意的希尔她们大吃一惊。

    「琉、琉!?你这副样子就过去……不行!?」

    不顾希尔想要拦住她的声音,走在白色走廊上。

    安放在那里的窗户外面,她曾那么渴求的蓝天也无法阻止琉的脚步。从对面走来的兽人女性——大概是接受了公会的委托过来的有志派阀的治疗师——看到琉的身姿后吓了一跳,她连这个也没看到。

    (贝尔……贝尔!)

    现在塞满了琉的脑海的只有少年是否平安。

    偶尔脚下发软,她用卷着绷带的手撑在墙上,朝走廊深处走去。

    接着,她在尽头找到了阿妮娅说过的专用治疗室,像是飞扑进去一样打开了门。

    「贝尔!」

    少年真的在那里。

    在房间的边缘,他在床上直起上半身,穿着无袖的衣服,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臂正在接受触诊。

    坐在对面进行诊察的是白银色头发的美少女。

    夹着贝尔坐在床两边的是赫斯缇雅和莉莉。

    旁边还站着神米赫以及他的眷族娜扎,见证这整个过程。

    认出了少年面露惊色的身姿,琉的脸庞染上了安堵。

    「琉小姐!——呃」

    就在这时。

    贝尔的脸上也刚要浮现出喜悦的表情,又突然变得通红。

    正要跑过去的琉反射性地追随着贝尔的视线,俯视自己的身体——然后终于注意到了。

    琉身上穿着的是不能称为衣服的东西。

    只是单薄的布。极端点说,是代替病员服的贴身衣物。

    白色的内衣,还有肚脐全都露出来的短衣。

    只靠绑在一边大腿和手臂上的绷带,当然不可能将那水嫩的肢体和肌肤全部遮住。

    在大睁着眼睛,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的琉的视线前方,发生了更严重的悲剧。

    大概是因为运动得太激烈了,系在肩上的绳子松开——

    短衣啪唦一声落在了地面上,这一瞬间,琉发出了简直像是少女一样的悲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许看!!」」

    「咕噢啊!?」

    琉遮住胸口瘫坐在地面上,另一边,满脸通红的赫斯缇雅和莉莉的双臂攻击,不对是同时夹击打入贝尔的脑袋。另外,娜扎那锐利的肘击和「米赫大人也是!」这样的斥责也扎进男神的太阳穴,响起一声「咕呶!?」的呻吟。

    「对重伤者动手,你们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白银色头发的美少女——【迪安凯希特眷族】的治疗师,阿蜜德·特亚萨纳雷降下了特大号的落雷。

    在那场骚乱过后。

    琉被愤怒的阿蜜德强行送回单间,被严厉地叮嘱要静养,她从每天都不一样的探望者们那里听说了事情的始末。

    「『异端儿』他们说,真的是亏你们能活下来。」

    告诉她这种事情的是韦尔夫。

    「琉阁下,你没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您帮助了贝尔大人……真的是非常感谢。」

    和完全回复的命,还有春姬一起来访的他讲述了他和蜥蜴人利德的对话。

    「在没什么正经装备的状态下,在那种地方存活好几天……就算是身为怪物的我也觉得吓人啊。」

    那是他们回收了贝尔和琉,全速赶往『下层』的安全楼层避难以后的事情。

    在韦尔夫面前,似乎『异端儿』们都说了类似的事情。

    四天。

    这就是贝尔与琉被『大蛇之井』带走,在『深层』里徘徊的时间。

    也就是说,韦尔夫他们与楼层主(安斐斯巴耶拿)进行战斗,和『异端儿』们汇合,到达37层为止需要这种程度的时间。

    「听到费罗斯的传话,乌拉诺斯大人让我们去37层的时候……说实话,我当时觉得糟了。」

    在安全楼层进行临时的休息,莉莉她们和阿妮娅她们全都在为贝尔和琉进行治疗,而韦尔夫和利德他们则似乎躲着波鲁斯他们见了一面。

    他们之所以能够查到贝尔他们所在的楼层,是因为老神的指示通过利德拿着的『眼晶』传了过去。乌拉诺斯感觉到了『札格诺特』那连迷宫(地下城)都无法应付的异常反应——独立出来的『咆哮』,令救援队伍火速前往37层。

    「那个楼层不仅是没有吃的,还大得要死,同族们也很凶暴。我们也不会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