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十三章 跨越数千层黑暗

    那时也是这样。

    那一天也是从猛烈的爆发开始的。

    那个宣告【灾厄】开始的命运之日。

    毫不停歇的震动。从远处传来回响的瓦砾之声。

    边听着这些,同时琉站了起来。

    「咕……!」

    大厅的样子甚是凄惨。墙壁被挖去了大块,地面上也造成了好几个深坑。四处都有的破坏痕迹将磷光压碎,简直像黑夜来访一样的黑暗覆盖了迷宫。

    「大家,没事吧!?」

    「真危险~!」

    「果然是『陷阱』吗……用炸弹活埋,还真是没品到想笑了……!」

    周围的阿丽泽,莱拉,辉夜,以及【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团员们发出声音。踹飞瓦砾站起来的她们之中虽然有人受了伤,但所有人都没事。

    那一天,【阿斯特莉亚眷族】潜到『下层』,为了将宿敌【楼陀罗眷族】逼到绝境,而她们是被引诱过来,中了『陷阱』。手段是由大量设置的『火炎石』产生的广范围且无差别的爆炸行为。

    然而敏感地察觉到『陷阱』味道的小人族莱拉发出了警告,得以在千钧一发之际逃了出来。

    「为什么还活着……【阿斯特莉亚眷族】这帮混蛋娘们!你们以为我到底用掉了多少『火炎石』!?」

    在庞大的火粉卷起的烟雾深处,【楼陀罗眷族】的吉拉·哈尔玛大声叫嚷着。

    还没失去一边手臂和耳朵,年轻时代的驯兽师看着敌人可憎的身影,心中尽是愤怒与憎恶。与此同时,他也快要被恐怖占据内心。

    以防万一,他们在地下城中散布的火炎石数量足有一百以上。从爆炸规模来说,这也是【楼陀罗眷族】最后的陷阱。

    面对用这个都没能解决掉的【阿斯特莉亚眷族】,包括吉拉在内的【楼陀罗眷族】团员们都明显胆怯起来。

    「你还真敢干呀,吉拉。不过,你们的奸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

    「我们会令这些终结。无论是暗派阀,还是这『恶』之时代。」

    阿丽泽的话语仿佛朗读男人们的罪状一般气势十足地响起。在她身后的琉她们锐利的目光射穿了向后退去的吉拉以及其他干部们。

    她们终于将【楼陀罗眷族】逼到了绝境,【阿斯特莉亚眷族】正要挥下正义的铁锤——就在这时。

    地下城哭了。

    「—————」

    既不是生出怪物的龟裂声,也不是引发异常事态的地震。

    而是像刀刃划在拉紧的银弦上一样的,非常无机质的高音。

    无一例外地令冒险者们的本能鲜红地闪烁,毫无疑问是地下城的『痛哭』。

    琉自不用提,连阿丽泽她们与吉拉他们都因这从未遇到的事态停下了动作时,那个过来了。

    ——啪叽的一声。

    崩坏的巨大墙壁上延伸出一条又宽,又长,又深的龟裂。

    从纵向延伸的裂缝中喷出瘆人的紫色浆液。

    那里放出带着高温的热气,同时简直像是亲自掰开了子宫一样,有什么在蠢动。

    琉的眼睛捕捉到了在龟裂深处眨动的鲜红目光,就在下一瞬间。

    猛烈的斜线通过,【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团员被切成了好几段。

    「——诶?」

    谁都没能察觉,连本人都还没注意到,一个生命就迎来了终结。

    深紫色『破爪』无情地闪过,少女的身体分成了三个部分。

    不知是谁的唇边落下了低语。响起新鲜的血肉被切断的声音。

    飞在空中的头部和身躯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从断面处喷出鲜血,与崩落的下半身一起掉落地面。

    宣告惨剧开幕的悲鸣响了起来。

    「诺,诺茵!?——咕?」

    第二个。

    呼唤死去的少女名字的兽人(涅泽)上半身飞了出去。是深紫光辉的『破爪』干的。

    第三个。

    慌忙架起盾牌的前卫(矮人)亚丝塔带着盾一起被压扁。她被跳到空中的巨躯压死。

    这三次连续的死亡仅仅发生在数个瞬间之内。

    「————」

    啪唦的一声。

    温暖的液体附在了琉的脸颊,以及细长的耳朵上。

    本应在友人体内流动的崇高血潮像紧抓着不放一般,从琉身上淌下。

    认清这是现实用掉了一瞬间。

    领悟到她们再也不会回来则花费了一刹那。

    琉那一片空白的脑海中染上了和友人之血一样鲜红的愤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同伴死亡而暴走的琉朝着那个『怪物』冲去。

    「不行,莉昂!?」

    阿丽泽的声音也无法成为束缚身躯的锁链,狂乱的琉砍了下去。

    被同伴的鲜血濡湿的不详之『爪』,在黑暗中发光的鲜红目光,该叫做『身着铠甲的恐龙化石』的细瘦且巨大的身躯。

    那个【灾厄】名叫『札格诺特』。

    冲着为了埋葬迷宫异物而派来的『抹杀使徒』,琉发出不成含义的咆哮,挥出了木刀。

    「!?」

    然后这用尽全力的一击徒劳地切开了空气。

    扭动逆关节,踩碎地板跳起来,消失不见的怪物在有着数十M的天花板上着地了。然后它开始了连续的跳跃。令琉都来不及惊愕的超高速移动。

    无数的斜线穿过空间,大厅里的冒险者们全部吓得呆立不动。

    看见大型怪物不可能会有的『超高速移动』,琉的眼睛冻结了。

    接着甩开了猎物知觉的怪物轻易跑到了琉的背后。

    『!!』

    愤怒被战栗所替代,死去同伴的遗体则告诉她只有那『爪』绝不能接下。

    琉紧急避开闪烁着深紫光芒的『破爪』,接着又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咕啊!?」

    冲着躲开一击必杀就用尽了全力的琉,它砸出如同第三只手臂的尾巴。

    『札格诺特』只靠那宛如棍棒的尾巴就足够杀人,被直接命中的琉全身骨头都产生了裂缝。嘴唇也涂上了一层血妆。

    她后背撞到瓦砾堆上,视野中划过一道闪光,生出一股挫败意志的旋涡。

    怪物轻松接近顺势瘫在地上的琉,正要无情地挥下爪子。

    「——你个笨蛋!」

    将琉救下来的是辉夜。

    其代价是一只手。

    右臂飞到空中,鲜血浇到大睁双眼的琉脸上,『破爪』打碎地板造成的冲击则将两人吹飞。

    「赛尔缇,炮击!配合我!!」

    【眷族】中的武斗派,琉遭到了反击,辉夜也被夺取一只手臂。然而【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内心没有屈服。不仅如此,她们因同伴的仇燃起了怒火,经由咏唱行使『魔法』。

    但是,这果然也仅仅是惨剧的材料而已。

    「!?」

    『魔力反射』。

    反射一切魔法的,破坏者唯一的『盾』,炮击被反弹回来的两名魔导士——乐娅娜与赛尔缇轻易地燃烧起来。

    将上级冒险者一击埋葬的『破爪』,不符合怪物道理的机动性,还有反射『魔法』的装甲壳。

    在理解到专为『抹杀』而存在的怪物其全貌的瞬间,【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少女们的内心这次终于屈服了。

    『———————————!!』

    这咆哮的音色比任何怪物都令人恐惧,使人发抖。

    最糟最不妙的『初见杀』。

    在这份机动性下,连白刃战都无法实现,『魔法』也不够作为决胜一击。它的潜在能力甚至有能将第一级冒险者队伍逼至全灭的可能性,正所谓是死亡的象征。

    挺过第一次袭击,凑齐防得住『破爪』的对应『防具』才能够势均力敌。

    而在这场战斗中,没有任何一名冒险者满足这个条件。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吃我啊啊啊啊啊!?」

    杀戮,蹂躏,捕食。

    从显露出战意的人开始残酷地虐杀。

    「伊丝卡,玛琉!?」

    阿丽泽的声音响起。

    这里面带有她从未展现过的泪水的气息。

    然后琉她。

    在呻吟的辉夜旁边,将同伴们丧命的瞬间全都看在了眼里。

    「啊,啊啊啊……」

    喜欢打扮的亚马逊被撕成碎块。

    很擅长做菜,像大家的姐姐一样的人类从头部开始被吃了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