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十一章 杀意的走向

    怪物的咆哮轰响。

    听着好几个重合起来的威吓声,我不顾滴下的汗水,冷静地回以斩击。

    这里是展现在『深层』的一角的战斗地带。

    在迷宫中移动的我们占领了向上延伸的台阶顶端。

    琉小姐要求我做到的一个战斗条件。

    那就是利用地形。

    在各『大圆环壁』之间的37层迷宫部和『水之迷都』同样,是多层构造。单个大厅的天花板都高得吓人,要前进就必须在连绵不绝的台阶上爬上爬下。这次我们就在这高高的台阶顶点与怪物交战。

    自不用提,从下面上来的怪物很难进攻,而视线较高的我却很容易令攻击命中。

    在台阶上战斗产生的地利。也就是利用高低差。

    「哈啊啊!」

    『噶!?』

    我用夺来的白石棍棒冲着露出破绽的『狼头人』挥了下去。

    对位于下方的狼头怪物来说,这相当于高举头顶然后挥下的一击。虽然它急忙抬起手臂,却连脑袋一起被打碎,整个身体被压扁到胸口位置。

    我没有去看那『魔石』化为粉尘,身体化为灰烬的景象,扔掉碎裂的白石棍棒,迅速拔出腰间的《冒险者遗剑》。

    冲着间不容发地扑过来的骨之死羊,如预知一般准确地贯穿了『魔石』。

    (观察动作——)

    琉小姐说过。

    她说,仔细观察敌人的动作,然后计算。

    既然可以对怪物使用『策略』,就可以用计算与临机应变来弥补以受伤为首的肉体面的负担。

    『嗷嗷,嗷嗷嗷!』

    『呜呜呜呜……!』

    注视着下方的怪物们,就能清楚地发现,它们对进攻这件事正感到不耐烦。

    台阶以及我站着的这个通道的宽度在37层中也是少见地狭窄。这样的话就能将同时袭击过来的敌人限制在两只以内。无法活用数量,头顶被挡住的怪物们除了吼叫什么都做不了,堆起了一层层尸体。

    轻率接近的怪物只要用力踹下去就好。

    『蜥蜴人精英』发出烦躁的咆哮,然后就被我踢碎了下巴,带着其他个体一起落下,在第一级台阶处折断脖子,失去了性命。

    (我的右臂会抬起——)

    这也是琉小姐说过的。

    所以,不要恐惧沿着台阶跑上来的怪物,不要着急,不要用力,集中精神,寻找机会——刺出!

    『咕噶嗄!?』

    向敌人的身体中枢施以锐利的剑突。

    被刺中弱点,洒下悲鸣的『狼头人』化为灰烬之雾。

    (做得到,看得见,可以实行——能够飞跃。)

    只要活用琉小姐的教诲,就能战斗。

    由于地形的效果,怪物的动作跟在平地上战斗时比起来明显受到了限制。

    因此我令思考产生了『飞跃』。

    动作受到了限制,也就是说可以将对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诱导。

    能够诱导就意味着,这边的预测可以无限接近预知未来。

    我将逼近过来,试图接近我的全部怪物放入视野中,瞄准目标,行动起来。

    「——呼!!」

    将打头的蜥蜴人吸引过来,用斜斩砍飞头颅。

    紧接着,左右各有一只狡狼(狼头人)避开无头尸骸扑了过来,我用转回来的剑朝着右侧个体的胸口刺出。左侧袭来的锐爪用卷在手臂上的《歌利亚围巾》轻松弹开。

    疼痛的激流从左臂直达脑髓。

    我将其赶走,然后挥出划了个半圆的小幅斩击。

    即使无法一击解决,也要把动作限制在最小幅度。我砍断了绕开正面,从侧面飞扑过来的狡狼的脚,抓住它身体失衡的机会用剑柄砸了下去。

    在空中被狠狠砸中了脸,流出鼻血的狡狼代替我被刺穿了。

    『骨羊』从后方放出的远距离攻击,骨之『桩突』。

    骨之死羊因同族被当成盾牌而停下了动作,我趁机扔出了剑。视野一角看见了它将头盖骨连带『魔石』一起贯穿,同时空着的手中装备上《白幻》。

    冲着悄悄跳到头顶的狡狼用说着『看得见你哦』的眼神看去——不顾被诱导的狡狼瞳孔里现出了惊愕——然后将其斩断。

    像是行云流水一般,宛如安排好的流程一样,总计五只怪物化为了灰烬。

    『呜嗷嗷嗷嗷嗷嗷!』

    第六只。

    这个『狼头人』只靠我的动作无法对应。

    因此,

    『——咕嘿!?』

    要交给那个人。

    在我背对着的通道后方,待机的琉小姐扔出了短刀。

    配合着我从射线上退开的动作,抓住绝妙的时机。我被太过可靠的后卫支援着,一口气贯穿了短刀插进眼睛痛苦挣扎的怪物胸口。

    (飞跃了——成功运用了。)

    对敌人进行诱导。

    这是曾经艾丝小姐教过的东西。

    『给予致命一击时,最容易疏忽大意』。

    『被逼到绝境后,一定会出现最大的转机』。

    诱导致命一击的动作。

    那时是以对人战,准确地说是以一对一作为前提的教导。

    现在,我利用琉小姐的教诲,将这个前提扩展到了『全体敌人』。

    循着一击必杀这个目的地反向推导,观察各个敌人的动作,进行计算。

    活用地形,故意做出吸引敌人的举动,限制它们的选项。

    我现在正在读取『战场』本身的动向,将其推动。

    (与艾丝小姐的训练,和琉小姐的建议联系到了一起。)

    那位【剑姬】与【疾风】的教导。

    当我理解了这一点的瞬间,感觉到世界似乎变得更加广阔。

    感觉到瞬间的全能感令我获得了力量。

    不巧的是现在没有时间感动。

    但是,还能变得更强。

    我仅仅令这份实感在心中燃烧,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抖动起喉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棒了。」

    聆听着不逊于怪物的勇猛呐喊。

    琉看着少年的战斗情形,喃喃自语。

    (成长……不对,这是『飞跃』。到了现在的程度,却还能继续成长。)

    绝不只是他吸收得很快。

    在琉看来,贝尔·克朗尼这个少年对建议和忠告有着耿直,愚直地反复思考的倾向。这很利于改善弱点,但反过来说,也只会去做告知他的事情。

    而现在又如何呢。

    现在的少年在吸收了教诲的基础上,将其运用出来。

    不将学会的基础停留在基础的层面,而是经过自己的思考,将其拓展。

    琉不知道的是,这与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技能,编织出『必杀(圣火英斩)』这件事十分相似。自行思考,将其实践,反复试验。这是作为冒险者的一个重要因素。

    预兆是有的。直到Lv. 4为止的动荡,与『异端儿』的相遇以及和『好敌手』的邂逅,为他带来了变革。

    而『深层』这个极限状态正好要求少年进行进一步的『飞跃』。

    若不变强则只有死亡。

    被推下奈落之渊的少年在这最残酷的绝境中,被迫经历了成长。

    琉像是看到了什么耀眼的东西一般,眯细了眼睛。

    『————!!』

    「!」

    就在她注视着少年屠戮怪物的时候。

    从位于后卫位置的琉的背后,也就是道路深处传来了怪物的嚎叫。

    是一群『蜥蜴人精英』。

    「琉小姐!?」

    吓了一跳的贝尔回过头来喊道。

    所在的这个道路是一条直路。琉处于被夹击的情形下,无处逃跑。

    他担心着现在还跪在地上,无法随意移动的琉,正要前去救援时,

    「克朗尼先生,你专心对付自己的敌人!」

    琉那锐利的声音将其拦住。

    「但是……!」

    「从现在开始我无法进行支援。没工夫看向别处。」

    这里是『深层』。没理由能够一直将战斗交给前卫的贝尔,自己只专心进行支援。

    她早就明白,既然是两人一组,后卫也必须进行迎击的场面一定会来临。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虽然右脚疼得她流下了急汗,但琉还是保持毅然决然的表情。

    「不能拖你的后退。——我也必须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