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间章 正义的追忆

    「快纠正,辉夜!」

    那是某一天的事情。

    琉异常激动。

    在欧拉丽的一角盖起来的【阿斯特莉亚眷族】根据地『星屑之馆』,在会馆的一个房间中,她和某个团员产生了冲突。

    「为何小女不得不将说出的话语翻转过来才行呢?」

    嘻嘻笑着的是一名黑色长发笔直地垂下的美少女。

    岛国的衣装以及插在头发里的发髻表明她是极东出身。

    说话方式和举止都大方得体,像是深闺公主一般的少女毫不在乎逼近过来的琉那激烈的语气,保持着笑容,歪了歪脑袋。

    「你说为了大局,要舍弃少数?那难道就是阿斯特莉亚大人希望的『正义』吗!付出牺牲才得到的和平有什么意义!」

    听见比现在稍年轻一点,渗出妖精种族的洁癖的琉说出的话语,

    叫做辉夜的少女睁开了弯月状的眼睛,又立刻像狐狸一般眯了起来。

    「——大~~~笨~~~蛋~~~~。肤浅得我都要笑得直不起腰了。」

    「什……!?」

    「所~以~,你这家伙才会被叫成什么废柴妖精的啊~~」

    她突然改变了态度,将举止什么的扔到一边,嗤笑着。

    看着用拖长音到令人火大的口吻嘲笑着的少女,琉气得快要喷出火来。

    五条野·辉夜。

    【阿斯特莉亚眷族】的Lv. 4的副团长。在派阀中也以白刃战见长,擅用刀。与当时成长显著的【疾风】经常产生激烈的冲突。

    虽然她不喜欢说自己的事情,但辉夜似乎在极东有很高贵的身份。

    刘海整齐地排列在额头位置,长长的黑发伸到腰部,如绢一般丝滑。要是穿着和服微笑起来,正可谓是极东所说的『大和抚子』。

    但是,一旦她开口说话就会将幻想打得粉碎。

    总之就是语调粗鲁。而且还很没品。

    又是盘腿坐着,完全不管里面会被人看到,要不就是即使男人在场也会说着「好热」然后脱得只剩内衣,对身为妖精的琉来说这些都足以令她吓晕。

    【赫菲斯托斯眷族】的【独眼巨师】也是,难道极东就只有这种女人了吗,她不止一次想要这么骂道。

    「我可是深深地被阿斯特莉亚大人感动,为之感到心醉。否则也不会在这里了。那位大人的姿态非常尊贵,非常美妙。」

    「既然如此……!」

    「但是,阿斯特莉亚大人的『正义』与实践到现实中,是不一样的。」

    辉夜挫败了刚要反驳的琉的气势,说着「这么说会更好懂吧?」然后继续阐述。

    「不要以为靠我们这种程度的实力,就能拯救一切。」

    用锐利的眼神,和冷漠的口吻。

    「莉昂,你这家伙很强。足以称为我的好敌手。但是在这个【眷族】里,你是最稚嫩的。」

    「什……!」

    「并不是因为你是妖精才侮辱你。我是说,你的内心最为脆弱。」

    突如其来的侮辱令琉吊起眉毛,正要揪住辉夜时,

    「要是你这家伙说的没错的话,为什么夏克缇的妹妹,亚缇她死了?」

    听到这句话,琉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

    「是在我们面前死去的吧,那家伙。因为莫名其妙的自爆装置,被暗派阀杀死了。」

    当时的迷宫都市是『黑暗期』。

    以驯兽师(吉拉)所属的【楼陀罗眷族】为首,众多『邪恶』抬头,为欧拉丽带来了破坏与悲鸣。

    因四处大闹的恶贼毁灭了秩序,只有混沌在肆虐的无法都市。无力的居民不住流下鲜血与泪水,持有力量,阻挡『邪恶』的人们也被迫牺牲。

    「看看街道吧。现在还有哭泣的声音。付出了牺牲才终于是这幅样子,我们要如何才能高呼一尘不染的『正义』?」

    「……!」

    「拯救大家?这不是没能救成吗,你个大蠢货。」

    边摸着插在腰间的两把小太刀,同时辉夜轻蔑地说道。

    那里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失望,只是淡淡地告知着不可动摇的事实。

    「你这家伙所说的『正义』仅仅是个方便行事的『理想』而已。无论是谁,总有一天都会被迫进行『选择』。我也是,你这家伙也是。」

    少女的黑色双眸仿佛失去了兴趣一般,从琉身上移开了视线。

    「——您应该,再多了解一下名为世界的事物为好。」

    像是捉弄她一样留下这样的话语后,辉夜离开了。

    留下来的琉只得握手成拳,将其紧紧握住。

    那并不是针对辉夜的愤懑,而是对什么都没能反驳的自己的怒火。

    「又大干了一场呀,你们俩。」

    此时,唰地一下。

    如同偶然路过一般,团长阿丽泽从走廊里探出了脸。

    看见进入房间的赤发少女,琉慌忙移开了视线。

    「互相叙述意见倒是没什么,能不能再降低点声音?先不提路过的我,连阿斯特莉亚大人都听到了。那位神明会感到心痛的。」

    「……」

    「不过,阿斯特莉亚大人感觉也会说什么『尽情地交谈吧』就是了。然后呢,这次吵架也是辉夜赢了?莉昂太直率啦,真擅长被人指出弱点。」

    阿丽泽边开着玩笑,同时对失落的琉露出了笑容。

    琉将视线钉在地板上,落下话语。

    「我……不能允许。就算我是愚蠢的,辉夜说的是正确的也是如此,这种一开始就以牺牲为前提的做法……这种东西,和屈服于『邪恶』是一样的。仅仅是展示着自己的弱小,忘记了要为『正义』献出一切而已!」

    当琉越说感情越激昂,声音也激动起来的时候,

    「都说冷静一下啦,莉昂。」

    阿丽泽如此说着,握住了小指。

    用食指与拇指紧紧包住了琉纤细的手指。

    这样的话,琉的心情就会不可思议地变得透明。

    一直都是这样。

    阿丽泽这位少女会让琉的内心平静下来,仿佛平静的海面一般。

    琉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吸进眼前的绿色瞳孔之中。

    「……阿丽泽听到辉夜说的话了吗?」

    「啊啊,必须舍弃什么那个?听到了哦?」

    「你是怎么认为的呢?阿丽泽也觉得,必须付出牺牲才行……这样吗?」

    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像这样问了出来。

    而阿丽泽很快就回答了她。

    挺起单薄的胸部,毫不犹豫地。

    「那种东西,当然是大家都得救比较好啊。我觉得莉昂说的比较好!」

    琉整个愣住了。

    因为本应产生迷茫的志向,却被轻易地肯定了。

    看着不停眨眼的琉,阿丽泽继续说道:

    「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正确。」

    「诶……?」

    「毕竟我也觉得,愚直地追求『理想』也不会事事都能如意。」

    她说,那可能反而会成为代价,造成更大的牺牲。

    阿丽泽既没否定琉也没否定辉夜,不是站在个人,而是站在天理的位置上如此诉说。

    「辉夜在极东的时候,似乎经历了很多事情。大概看到了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世界吧?」

    「……极东的政治斗争,是吗?」

    「没错。可能正因为知道这个,辉夜才会说这么严厉的话……不对,是为了守护她真正珍视的东西,才会那样说。」

    身为团长的少女推测着辉夜的内心,如此阐述。

    「我想,大概不会有正确答案。有的只是为了实现愿望而做了什么,付出了多少努力。就算是清纯正直,聪明又完美的我也只能说出这种程度的事情。」

    不知道后半部分是认真还是开玩笑地说完以后。

    阿丽泽说完了这些,露出了微笑。

    「不过,『理想』很重要对吧?」

    那是宛如洁白的花朵一般柔和的笑容。

    「就算是漂亮话,也应该以此为目标。不管被嘲笑成什么样,也不管他人如何侮辱。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成为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接受的,弱小的生物了嘛。」

    阿丽泽那时的话语,还有率直的眼神。

    琉现在还记得。

    「要是不去追寻『理想』的话,在妥协的最后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变小。」

    我如此认为。

    我如此相信。

    阿丽泽明确地这样说道。

    「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但是放弃了一定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