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九章 哈啰深层

    『深层?……很可怕的地方,吧?』

    以前,我曾经询问过。

    问过远在天边的高岭之花。

    问过怀有憧憬的那个人。

    冠以第一级冒险者名号的剑士所站立的高处是什么样的景色呢。

    憧憬的她进行冒险的舞台是何等的事物呢。

    我抱着兴趣,或者说一心想要尽可能去接近那里,曾经问过一次。

    『去那里以后,我第一次觉得怪物……地下城很可怕。』

    在被蓝天所包围的城墙上。

    用无法看透的金色眼瞳。

    用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死地的冒险者的眼神,她说道。

    『就算这么说,你应该也不明白……但是只要去了,就会懂。』

    她明确地如此告诉我。

    『如果……很久,很久以后,当你能去那里时,那个时候——』

    那时。

    那个人对我说了什么来着。

    现在的我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耳边不住鸣响。

    像是做了噩梦的孩子那样高亢的哭声。

    拒绝认知现状的理性的悲鸣。

    直抵脑袋深处的本能的尖叫。

    「『深层』……」

    从唇边落下的低喃的碎片溶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寂静贯穿了耳膜。

    心脏的跳动声在全身轰响。

    迷宫里暗淡的黑暗将我们紧紧包住。

    染成一片诡异的白浊色的墙壁,无法看见深处的高高的天花板,跟已知的楼层相比,巨大到不可思议的迷宫构造。

    所在地,37层。

    所有冒险者都恐惧着的地下城的深渊——『深层』。

    「…………」

    脖子像是冻住了一般无法动弹,我只靠眼球转动窥视着四周。

    附近没有怪物的身影。无论是气息,还是声音都是。

    我在勉强看得清的昏暗视野中拼命盯着周围。

    这里是大得吓人的大厅。从我所在的中心地点到深处的墙壁大概有四百M。除了17层的『叹息巨壁』以及食料库这种固有地带的话,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大厅。在墙壁上闪烁的磷光仿佛像烛光一样,显得甚是梦幻。

    躺在身边的是大蛇的尸体。

    从割开的长躯中涌出血液之泉,已经被切断的凶兆——『大蛇之井』。

    在27层把我们一口气吞下,挖了口井,带我们到这里的罪魁祸首。

    「……,……,……啊」。

    我边瞪着一只眼睛,同时愣愣地眺望着大蛇的尸体。

    嘴唇脱离了意识的掌控,擅自不停地开闭。

    但是,打结的舌头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仅仅是像无法呼吸一样,漏出干瘪的吐息声。

    ——骗人的,这种事,怎么可能。

    『大蛇之井』本来的出现楼层是37层。

    将我们吞下的『大蛇之井』偏偏回到了自己的『巢穴』?

    从27层穿透了十层分量的岩盘?

    濒死的肉体像是遵从着归巢本能一样——回到了这个『深层』!?

    太奇怪了!

    真是荒唐!

    这种事从未有过前例!

    这种『严酷』——我才不知道!!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塞满脑海的尽是这种畏惧的话语。

    汗水哗地喷了出来,身体热得异常。

    深层区域。

    『公会』定下的『真正的死线』。

    既是对我来说过早踏入的舞台,也是决不允许什么孤立无援(单人)的探索的『地下城最大的危险领域』。

    最重要的是,靠我们现在的状态……!

    「琉小姐……!」

    我低头看向瘫在我的手臂中,失去力气的妖精的身体。

    被『大蛇之井』吞下,被毒酸烧灼的她已经满身疮痍,长披风和战斗衣四处都烧落下来,可以看到洁白的肌肤,娇嫩的肢体也尽是烧伤。尤其是被长靴包住的右脚弯到不自然的角度,已经骨折。

    而我的皮肤也被强酸烧灼,全身都受了伤。

    眼皮也溶解,黏在一起,右眼无法睁开。

    我在只有单眼的模糊视野中,像是守护一般——或者说抓住不放一般——向抱着琉小姐的手里注入力气。

    用不听使唤的手指抱紧了纤细的肩膀。

    「琉小姐,琉小姐……琉小姐……!」

    简直像是趴在姐姐身上哭泣的孩子一般,不停低声呼唤她的名字。

    思考完全停住。脑袋里一片空白。

    最糟的『异常事态』。被扔到37层这一现实。我只能被这黑暗耍得团团转。

    孤独,孤立,孤军,孤绝。实在是太过不安。寒冷。寂寞。悲伤。疼痛。感情已经是一团乱麻。

    静静地,并且是致命地产生了错乱症状。

    我只得向着变成仅有的同伴的妖精倾诉,快起来。

    接着,就在这时。

    啪啦啪啦地——

    石头碎块落了下来。

    「————」

    感受到落到头发上的碎石,我停下了动作。

    像是被吸过去一般抬头看向头顶。

    黑暗的深处现在也有碎石落下。一片漆黑的天花板那里什么都看不到。靠视觉无法判断。

    但是,听觉却不同。

    我确确实实地听到了那个声音。

    没错,就好像是『什么』凶猛地朝着这个楼层过来的声音。

    像是在敞开的井口之中,高速突进过来一样——

    当我想到那个可能性的瞬间,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脑海中苏醒的是巨大的黑影。

    反弹魔法的『壳』。

    破坏一切的『爪』。

    还有,闪烁着鲜血一样光芒的真红之眼。

    (难道说——)

    在27层战斗过的那个『怪物』,沿着『大蛇之井』挖的洞穴,追了过来?

    为了把我们解决!?

    在感到战栗的同时,我心中的某个部分十分确信。

    叫做吉拉的男人最后留下的遗言,那个驯兽师下达的带有执念的命令将那个『怪物』引导到了我们的身边。

    我想起套在怪物巨躯上的『项圈』和『红石』,心脏跳得更快了。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片空白的头脑中,投下了名为焦躁的燃料。

    ——快跑,快跑!

    ——从那个『怪物』身边!

    仅仅靠着这个想法,一直停滞的思考与肉体开始转动。

    我向全身注入力气,边撑起琉小姐的身体同时站起。途中,一种被火烧灼的感觉袭击过来。因为突然采取了行动,一直麻痹着的精神取回了名为痛觉的地狱。

    伤口裂开。血液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烧烂的肌肤漏出呻吟。

    最严重的是左臂发出猛烈的剧痛。

    以缠着巨人围巾(歌利亚围巾)的左臂——持续防御着『怪物』之『爪』的手臂——为起点,身体里热得厉害。呕吐的感觉涌了上来,眼角浮现出泪水,双脚不住颤抖。内心即将屈服。

    即使如此,我也拼命咬紧牙关,迈出脚步。

    向前走去。

    一步,一步,一步地踏出的时候都要挥去疲劳与剧痛,将身体带向前方。

    还能动。

    还能奔跑。

    还可以,还可以!

    边沐浴着头上掉落的碎石,同时我挤出仅有的力气开始离开这里。

    用肩膀支撑着失去意识的琉小姐的身体,一心想着穿过大厅。

    但是,就在我将要走出大厅路口的前一刻——咚!地一声。

    『有什么』猛地从洞里跳了出来。

    「!!」

    散发出青紫色光辉,从遥远的头顶落下,激烈地撞到地面上。

    发出了冲击波与轰响。

    回过头去,只见失去右臂的异形轮廓在视线前方摇晃。

    逆关节的脚,长长的尾巴,骨头架子上缠绕着发出青紫色光辉的装甲壳。

    令人联想到『身着铠甲的恐龙化石』这一词语的巨躯高达三M。细长的双臂前端有着会错看成牙齿的破坏之『爪』。

    在昏暗的深处妖异地闪烁着的是红色的双眼。

    不会错。

    是那个破坏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