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七章 绝望之诗 超克之诗

    无论做什么都是这样。

    无论说什么也没有任何人肯听。

    无论如何倾诉也没有传达到任何人心中。

    一直都是这样。

    世界一直在践踏着我的努力。

    世界一直在嘲笑着我的悲剧。

    即使我拿出勇气去挣扎,榨干了愿望去叫喊,世界也只将不讲理的景象摆到我的面前。

    必死的警告毫无作用之时。

    决意像砂之城堡一样崩落的瞬间。

    这些我已经经历了无数次。

    无数次把我从悬崖上推到漆黑的黑暗深处。

    肯定是因为我被诅咒了,所以无可奈何。

    没错,无可奈何,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是从何时开始,这句话腐蚀了我的内心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我想要改变未来,而内心的一角却总怀抱着认命呢?

    但是,毕竟没有人肯相信我。

    你想,甚至都没有人想要相信我。

    同一个眷族的人们是这样。

    甚至可以说是挚友的她也是这样。

    所以我也死心了。

    不会再拼命想着要改变未来了。

    曾经有一次,像是奇迹一般,出现了一名肯相信我的声音的男孩子。

    我有了不想失去的,珍视的人们。

    想着这次一定要,而试图踏出脚步。

    但果然,世界还是嘲笑了我。

    啊啊,没想到最终——还是徒劳。

    究竟会有谁,能来责备如此想着的我呢?

    到底会是谁,会来惩罚面临着那份【绝望】而心灰意冷的我呢?

    悲剧的预言者仅仅是一个人发出了叹息。

    那个身缠一片『白色』。

    那个持有『两个头颅』。

    美丽的巨躯甚至令人错以为是『幻龙』,而实际上,它却是压倒性的『暴力』与『破坏』的化身。

    「27层,『迷宫孤王』——」

    响起了双重的龙之叫声。

    翻腾的双头将意志合而为一,解放了敌意与杀意。

    「——『安斐斯巴耶拿』!」

    在愣愣地仰望着的小人族旁边,亚马逊狠狠地吐出了那个名字。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这特大的咆哮令25层,不对包含3层分量的『水之迷都』全体都轰然颤抖了起来。

    听到经由贯穿楼层间的『苍蓝巨瀑』出现的楼层主『安斐斯巴耶拿』的咆哮,『派阀联合』的冒险者们一齐吓地身子后仰。

    ——以『远征』为目的,以【赫斯缇雅眷族】为中心结成的『派阀联合』为了探寻据说是【疾风】犯下的杀人事件的真相,来到了这个『下层』。

    他们与跟精锐部队一齐前往27层的少年(贝尔)分别是在数小时前,而因要破坏『水之迷都』全体的连锁『爆炸』导致在地下城的发生『异变』——莉莉她们无从得知的『杀戮之宴』——仅仅在数十分钟之前。

    并且那与新的『异常事态』一起,现在出现在了莉莉她们眼前。

    「那就是……『下层』的『楼层主』。」

    继17层的『歌利亚』之后的第二个『迷宫孤王』。

    看着在25层的瀑布潭,巨大湖的中央仰着头的怪物,【建御雷眷族】的千草愣愣地说道。

    这仰视才能看清全身的威容竟然超过了二十M。

    宽度也有大型怪物(半兽人)的几十倍,不愧为楼层主之名。

    全身发白。那被白亚鳞片所包围的身体再加上那个大小,有着一种庄严感。

    但是,从头部放出来的毫无疑问是怪物的目光。是凶恶的怪物的那种放弃理性,遵从本能四处破坏的眼神。

    「双头之龙……」

    值得一提的是那仿佛是独立的个体一样动着的两个龙头。

    从身体根部分出来两股细长的脖子。前端毫无疑问是龙的相貌。头部被一枚一枚说是硬壳板也没问题的巨大龙鳞覆盖着,左侧头部寄宿着苍蓝的双眼,右侧头部则是赤红的双眼。

    命从嘴边漏下了低语,莉莉,韦尔夫,春姬,樱花,千草,达芙涅,阿伊莎,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了冲击。

    「……啊啊。」

    这其中,卡珊德拉的脸上染上了浓重的苍白色彩。

    她听到了握紧的拳头松开的声音。

    耳边传来了付出大量的牺牲拯救了同伴这一免罪符粉碎的声音。

    面对着的存在就是象征着这种程度的绝望。

    『————』

    不输给迷宫最大的瀑布『苍蓝巨瀑』的齐唱的龙之咆哮断绝,叫喊的残渣在地下城各处回响。

    边用白亚颜色的身体反射着『水之迷都』微微放出的水晶光辉,同时又缓慢地。

    双头白龙睥睨着威胁到母亲(地下城)的异物——冒险者们。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然后它激怒了。

    苍眼的龙头从嘴里放出了猛烈的吐息。

    燃烧大气贯穿空间的是苍蓝的火焰。

    令人恐惧的是,这美到令人感到寒气的火焰一擦过瀑布潭的水面就产生了大量水蒸气。

    看见这边令水蒸发边逼近过来的灼热行军,樱花他们瞪大了眼睛。

    「散开!!」

    阿伊莎彻底失去了从容的叫喊令同伴们的身体动了起来。

    冒险者们一齐踢向地面。韦尔夫抓住背包强行将莉莉拽过来,阿伊莎抱起春姬,命和千草全力向后退去。

    「卡珊德拉!?」

    其中只有卡珊德拉一个人没来得及逃开。

    茫然自失的治疗师少女没有动弹。无法动弹。

    虽然刚转为回避行动的达芙涅猛地转过身,拽着呆立不动的卡珊德拉的手臂拉过来,但还是没赶上。

    凶恶的炎流照亮少女们的脸庞,染成苍蓝的颜色。

    从这必杀的吐息下守护住了达芙涅她们的是拿着大盾的『前卫盾职』。

    「咕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樱花!」

    「樱花殿下!?」

    樱花将那面大盾伸到前面,誓要履行盾牌的职责。

    这位在『下层』的探索中跨越了好几次生死关头的第三级冒险者机智地运用『心眼』进行防御。不是从正面接下火焰,而是斜着架起了大盾。

    他用自己的后背推着目瞪口呆的达芙涅她们,让她们后退,同时挡开了吐息的炮击。这既是在这次的『远征』中牢牢掌握的『技巧』,又是历经多次战斗的青年『成长』的证明。

    然而,

    「……!?防住了『兰姆顿』那么多次攻击的大盾……!?」

    俯视着表面像蜡烛一样熔化的白刚石大盾,樱花屏住了呼吸。

    『防具破坏』。虽说挡开了它逃过一劫,却没办法有效防住敌人的吐息。

    在射线上的地板和火焰撞到的墙壁都被挖开,熔化着掉了下来。沐浴在苍蓝热气中的水晶柱真的像是蜡烛一样熔解,发出声音,崩落下来。

    樱花慌忙丢掉了苍焰还附在上面跳动的高热大盾。

    「那是什么火力啊……!?」

    跪在水晶地面上的韦尔夫看见那个吐息以后吓得寒毛直竖。和哑口无言的樱花一样,亲自提供了盾牌的锻造师也战栗起来。

    楼层温度本来因其在水边所以甚至令人感到寒冷,现在却热到令人渗出汗水。

    清凉的空气不复存在,他们仿佛是在火做的锅子里一样,被热气所包围。

    「双头龙(安斐斯巴耶拿)的吐息……火焰正在水面上燃烧……」

    那个火焰不止在陆地上,在水上也熊熊燃烧着。

    无论是水晶岸边,还是升腾起蒸汽的水面,只要是吐息经过的道路全都有苍蓝又玄奥的火焰在摇动。在韦尔夫旁边,趴在地上的莉莉——事先已经从『公会』那拿到了双头龙情报的她——看到这现实中的威力与情景,嘴唇不住颤抖。

    『安斐斯巴耶拿』的吐息是与『龙肝』内生成的特殊烧夷体液混合后放出的东西。水溶性极低的体液产生了对水的抗性,化为了孕育矛盾的火焰之流。这是出生在水边楼层却用火焰作为武器的『安斐斯巴耶拿』的特殊属性。

    美丽的烧夷苍焰。

    在水面上仍然熊熊燃烧的超高温度的烈火。

    与那幻想般的景色相反,双头龙必杀的吐息只要烧到目标身上,就会将其烧得连灰都不剩。

    只要直接命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