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横滨骚乱篇 下 第八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宅之预备军

    录入:rea@per

    修图:h姐姐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月二一十九日星期六,各班这天的课程都是自习。原本校内除了实习课都类似自习,二科生连实习课也像是半自习,真要说一如往常也大致如此——即使这么说,平常上课时不会嘈杂到这种程度。

    实习时偶尔会响起爆炸声,所以形容为「校内总是鸦雀无声」是夸大不实的宣传,但平常即使闹出骚动,学生们会更稍微遵守秩序一点。现在的失序喧嚣声,来自明天终于要上场的论文竞赛最终检查。

    在这样的状况中,本应是当事人的达也,却坐在教室的终端机前面默默上课。

    达也之所以在研习和明天准备工作无关的课业,并不是摸鱼不去准备,也不是代表资格遭到革除……考量到高中生的本分,无视于课业进行准备工作,才应该形容为「摸鱼」。

    在达也负责的范围之内,能在今天进行的工作只有一项,就是在模拟正式上场程序进行预演时,检视术式的运作状况,若发现问题就修正(除此之外的检查工作已尽力完成),但最重要的妗没来少校,所以无法预演。达也昨天就收到「铃音下午才会来学校」的通知,所以没有焦虑或困惑,却因而在论文竞赛的准备过程变得无所事事。

    第一堂课结束,达也稍稍伸个懒腰时,前方有人叫他。

    达也投以目光的对象,不是前座以双手手肘撑着椅背反坐的雷欧,而是在雷欧身旁呼唤他的艾莉卡。

    「达也同学,你明天大约几点进会场?」

    艾莉卡努力装作随口询问,但旁边偷听的雷欧却搞砸了她的计划。

    这两人到底共谋想做什么……?达也如此疑惑地心想,但这种事没必要隐瞒。

    「八点在当地集合,九点开幕。最初三十分钟是开幕典礼,所以九点半开始报告。每队报告时间三十分钟,中场换组时间十分钟,上午共四队报告。午休时间是十二点到一点。下午共五队报告,在四点十分结束。接下来是评审与颁奖典礼,预定在晚间六点结束。」

    「……那个,所以我们学校几点上场?」

    达也一口气提供超乎预期的情报作为回应,这使得艾莉卡吓了一跳,但似乎还是勉强在脑中整理完毕了。

    打迷糊仗的战略失败,达也将方针改为率直回答。

    「第一高中是倒数第二队一下午三点开始。」

    「那时间不就很宽裕?」

    「算是吧,所以主讲的市原学姊决定下午进会场。我与五十里学长会早点过去负责看管机器并处理突发状况。」

    「这样啊……总之就是当地集合吧。那展示机要怎么搬过去?」

    「学生会找了货运业者负责。服部学长会随行。」

    「服部学长不是市原学姊的护卫吗?」

    「七草学姊与渡边学姊说,她们当天会去接市原学姊。话说你怎么问这个?」

    对于达也随口的回问,艾莉卡显得畏缩又支支吾吾。

    至今默默聆听的雷欧,斜眼朝没有明讲的艾莉卡一瞥之后开口。

    「那个,能不能也让我们帮忙看守?」

    艾莉卡不满地蹙眉却没多说什么,看来两人是预先说好提出这个要求。

    「这我不介意……但你们为什么主动想做这种麻烦事?」

    达也堪称理所当然地询问这件事,使雷欧露出尴尬的笑容。

    「没有啦,那个……该怎么说好呢……难得接受特训,要是没机会出场就结束,我总觉得不甘心……这样。」

    达也依序看向雷欧与艾莉卡,雷欧回以自嘲的笑容,艾莉卡则是不和他视线相对。

    「我为了训练这个家伙甚至请假不上课,要是他没上场事件就顺利解决,不觉得这样子好像笨蛋吗?」

    艾莉卡依然没和达也相视,以不悦的声音如此补充。看来她得知没公开的特殊鉴别所事件之后,因为事件在他们不在场的时候解决,使得她心怀不满。艾莉卡正是把吕刚虎这样的对手视为假想敌来锻炼雷欧,或许难免觉得遗憾。

    「无论基于何种动机,人手越多越好。何况还没确定不会再发生任何状况。」

    「啊?事件不是解决了?」

    干比古忽然插嘴。从时间点来看,让人觉得他肯定一直在偷听。

    达也没有特别指摘他的偷听行径就回答——要是提到这一点,另一个邻座朋友可能会大为慌张而造成大骚动。

    「没有规定每次出事只会发生一件事吧?」

    推测是事件主谋的人物——陈祥山尚未落网。达也没把这件事告知同伴们,今后也不打算告知。所以这个回应只是大众论点,但达也认为目前这样就足够。

    「听说每年的论文竞赛都有人觊觎,似乎也有当天赛后返程遭袭击的案例。所以就算在正式比赛之前解决事件,也不保证比赛时不会发生其他事件吧?」

    「对喔……说得也是。既然这样,可以让我们也帮忙看守吗?」

    干比古像是仔细咀嚼这番话般点了点头,再以充满干劲的表情提出了这个要求。达也面带笑容向他点头。

    「嗯,靠你们了。」

    即使解决一个事件也不能轻忽大意,这是正确的心态。

    不过以结果来说,这时候的达也错了。

    ◇◇◇

    铃音在论文竞赛前一天向校方请假,将预演延至下午,以空出来的时间造访医院。同行者只有服部。铃音原本想单独前来,但因为最近发生各种危险事件,真由美、摩利、梓与服部……总之周遭人们强烈反对,因此铃音妥协由服部一人陪她来。

    铃音轻轻敲了敲单人病房的房门两次。

    「请进。」

    一个温文的女低音从室内应门。

    「打扰了。」

    「市原同学,欢迎。坐那里好吗?」

    铃音将服部留在走廊而进入病房,迎接她的是国立魔法大学附设一高中的保健医生安宿怜美。她先一步前来探视千秋。

    病床上是一名坐起上半身、低头不动的少女。千秋对铃音的来访毫无反应。

    「医生,平河千秋学妹的精神出现障碍了吗?」

    铃音没有刻意压低音量,朝安宿提出这个听起来鲁莽的问题。

    「不。看不出创伤后压力心理沟通障碍或类似的症状。不过,既然无法直接诊察『心理』,就无法断定她健康。」

    「只要她听得到我说话就够了。」

    铃音听完安宿的回覆之后,起身绕过病床走到窗边,背对病床站着。接着就这么没看千秋而向她说话。

    「平河千秋学妹,你的做法无从吸引司波学弟注意。」

    铃音维持冷酷的语气。没有安慰或鼓励,也没有挖苦或嘲讽,只是冷静点出事实。

    「好意当然不可能,而你也无法引起他的敌意或恶意。现在的你对他来说,不过只是许多外人之一罢了。」

    任何人听到铃音这番话,都会认知到这是事实。她的声音蕴含这样的力量。

    「那又怎样!」

    或许正因如此,即使千秋顽强拒绝和他人沟通,铃音依然成功引出她的话语与情绪——即使是百分之百的负面情感,这也是第一步。

    「我自己也明白,我对那个家伙来说只是许多外人之一,用不着学姊刻意点明!」

    千秋面对纱耶香或花音都只展现抗拒心态,面对铃音也维持相同立场。

    但铃音的反应和那两人不同。

    「我认为就某种意义来说,你对司波学弟的评价很正确。」

    铃音如同没听到千秋的呐喊,继续背对着她淡然述说。

    「他确实是傲慢的人。外人再怎么哭喊,他恐怕都不会在意。别说同情,甚至不会花时间嘲笑。即使遭受恶整,也只会当成风言风语驱离。大概等同于蚊蝇缠身吧。」

    千秋低着头,心有不甘地紧咬嘴唇。她明白铃音是在指四月社团招生周的事。

    当时千秋以为,达也就算受到恶整也无计可施,但现在她和大多数的一高学生一样,明白这只是误解。

    那个人只要有心,就能逮到试图以魔法暗算他的对手。

    之所以没这么做,只是因为没兴趣。

    别人实际以魔法攻击,他也只当成蚊蝇骚扰,那么连动手都不敢的自己,不就连蝼蚁还不如了,不是吗……

    千秋为了压抑悔恨的泪水涌上眼眶,不得不紧握拳头到指甲插入手心的地步。

    铃音对这样的千秋看都不看(或是佯装没察觉)依然背对着她继续述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