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最后1次,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出场了。”

    “在状态逆天的陈巍后面出场,这种感觉应该是有些压力的,但是我想羽生是可以hold住的。”

    “普鲁申科退役之后,乔羽唯一的对手就是羽生结弦。”

    “8年,过去8年我们看到羽生结弦和乔羽拼了两届冬奥会,直到现在。”

    “竞技体育是需要对手的,竞技体育也应该感谢你的对手,我想羽生结弦和乔羽是互相成全。”

    羽生结弦还是一样,比赛之前双手合十。

    现场冰迷很多都是流泪看比赛的,毕竟这次之后,国际男单会同时告别羽生结弦和乔羽两位超级运动员。

    “羽生结弦本赛季短节目音乐来自日本国宝作曲家久石让为他量身定做的——。”

    这首曲子融合了久石让一生所做的精品,而羽生结弦自己也是宫崎骏的粉丝。

    音乐刚开始就是一段里面的配乐。

    非常舒缓。

    有人说羽生结弦和乔羽一样,成年后就不会老了,羽生结弦就像是励志漫画里面走出来的人。

    当羽生结弦在冰面上滑行的时候,很多粉丝的心里想起的其实是2014年的索契,一身蓝衫的羽生结弦滑着布鲁斯风格的。

    那时的羽生结弦填补了普鲁申科留下的空白,他是一个时代的延续。

    “羽生结弦的第一跳就是难度很大的阿克塞尔4周。”

    “我们期待一下。”

    为了练这个动作,羽生结弦受了很多伤,高难度的跳跃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应该说那是对人类极限的考验。

    “哇。”

    “难不成羽生结弦是准备用大一字进入4A?”

    看羽生结弦的滑行姿态,这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

    大一字进入3A,原本是羽生结弦最拿手的,但是用大一字进入4A,这个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冰面上,难以置信的感觉。

    大一字很潇洒,但是这个动作发力很难,所以执行分会大大提高,当然前提是动作成功的话。

    羽生结弦在滑行的时候还故意身体往后倾斜,带着一点下腰的姿势,以显得更加的潇洒。

    这个动作如果成功,那么难度是超越陈巍的。

    陈巍当然也知道,他黑着脸。

    “为什么我每次提高难度的时候,而羽生结弦和乔羽又已经到了更高的境界。”

    起!

    左脚起跳,右脚快速收回,腿和手都收紧,hold的住才能转的更快,这是花滑运动员第一天就学会的知识。

    这4圈半就像是从索契跳跃过来的一样,羽生结弦走的不容易。

    落。

    现场掌声雷动,连中国观众都在为羽生结弦鼓掌。

    这次中国观众也是亮点,比起2008年,现在的中国观众素质更高,也更加懂得比赛。

    掌声很快安静下来,因为不能去干扰羽生结弦。

    接续步。

    旋转。

    观众看的如痴如醉,羽生结弦也足够给力,去年羽生结弦只参加了两站国际滑联大奖赛的分站赛,然后就休战了,全力备战这次冬奥会。

    后场的乔羽也在看着羽生结弦滑行,确实太成熟了,冰面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按下暂停键,然后精心雕琢过的。

    这就是羽生结弦。

    几十年后,国际上公认,普鲁申科是皇。

    羽生结弦是冰王子。

    而乔羽……他就是乔羽,唯一的乔羽。

    音乐进入了,节奏变的欢快,紧张的情绪稍微释放了一点点,但是很快,紧张又开始了。

    因为第二个跳跃是连跳。

    羽生结弦将场上有史以来最难的连跳——后外点冰4周+后外结环4周。

    4+4。

    这也只有羽生结弦能做,为此国际滑联甚至在去年修改了规则,允许4+4或者以上的连跳,两个跳跃中间可以有一个转身,以充分蓄力。

    因为如果原地起跳的话,人类可能是无法做4+4的,所以可见这个动作的巨大难度。

    “如果这个动作成功,那么又是历史。”

    陈莹笑道:“我发现首都是个创造历史的地方,比如2008年的博尔特。”

    “哈哈,好像真是这样,那也是第一次有人在100米的比赛提前刹车的。”

    “是的,那是奥运会上唯一的一次,让我们见证花滑赛场上的第一次吧。”

    跟着久石让的音乐,羽生结弦充分旋转,这次他是从冰场的一侧就开始旋转了。

    4+4必须是一气呵成的,不能有丝毫的延缓,否则就不可能成功。

    在旋转之中,羽生结弦突然奋力一蹬,这是右脚蹬冰,第一周的旋转必须比普通的4周跳更快。

    落!

    成功了一个。

    羽生结弦转了一个身,带着惯性,再次蹬冰。

    全场鸦雀无声,是扑街还是创造历史?就是这一下了。

    这一瞬间,整个日本的心跳都在加快。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一亿人的心跳为了一个人而加快,这就是奥运会的魅力。

    乔羽的心态是复杂的,他希望羽生结弦成功,但是自己又想拿到第五块男单金牌。

    落!

    落冰的一刻,全场观众起立鼓掌,羽生结弦创造了历史,他成为第一个实现4+4的男选手。

    “太漂亮了,难度上他已经赢陈巍了,王者就是王者。”

    最后一个动作中规中矩,羽生结弦用了勾手四周,也完成了,这套节目就像宫崎骏的童话一样结束了。

    毛绒玩具再次像雨点一样落下,这就是羽生结弦的魅力。

    其他男单都看呆了,这场男单短节目好像被分割成前面28人+羽生结弦+乔羽。

    这两人的水准应该拎出来单独比赛,单独为他们量身定做一届冬奥会。

    羽生结弦下场了,下一个悬念就是他能拿到多少分了。

    羽生结弦和自己的教练坐在一起,全场观众也在期待着,但这次也一样,分数迟迟出不来,显然是这些裁判再次为难了。

    首先艺术分就很美了,应该就是高分,而技术分就更不用说了,那恐怕是更高的一个分数了。

    “今天的裁判有些为难啊,他们总是得商量一下。”

    “观众有福了,我们可能不知不觉都在见识男单的新历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