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滑头鬼最后的馈赠

    浓重的雾气中,奴良鲤伴正在不断的在雾气中行进,但是仿佛这片雾气所笼罩的地方无边无际一般。

    已经足足走了一天一夜了,但是四周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连脚下的道路也是千篇一律,没有丝毫的起伏与变化。

    没有目的,没有风景,没有变化,甚至连自己走的方向到底正不正确都不知道,这种无聊的行走方式,甚至让可以几乎让人无聊到崩溃,这无关于体力,如果单论体力的话,依照奴良的体力即使是几天几夜也毫无问题,但是这更多的对于心智的挑战。

    实际上,如果不是奴良腰间的【弥弥切丸】正随着奴良不断的行走颤动得越加剧烈,成为维持奴良的最后一根弦的话,奴良或许就要崩溃在这个雾气组成的世界。

    但是即便如此,一天一夜下来奴良也已经要到极限了。

    在奴良即将崩溃前的一刹那,原本白色的雾气世界中,出现了一道水墨色的门扉却让奴良精神一振。

    同时,在水墨色门扉出现的瞬间,【弥弥切丸】的颤动也几乎达到极限,让奴良不得不用左手握住【弥弥切丸】防止它的颤动影响到自己。

    “就是这里了吗?【弥弥切丸】指向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奴良想了片刻,就因为能够想到的原因实在太多了,而又缺乏决定性的因素来减小猜测的范围,所以奴良放弃了,

    “嘛,再怎么样也比在这个地方好。”

    想到这,奴良也不在犹豫,一脚踏进了水墨色的门扉内。

    “呦,想不到你既然能够到这里,继承了我身体的小鬼。”

    门扉的另一边是一片漆黑的地域,刚刚踏入门扉的另一边,一道放荡的声音就传入奴良的耳中,熟悉的声音让奴良眉头微微上挑。

    紧接着,一道奴良无比熟悉的青年身影出现在奴良的眼帘,黑色的长发,唯独脑勺以下的头发绑成一束,俊秀的面容,锐利的眼神,散发着潇洒的气质。

    这幅模样,除了年龄比奴良还要大上一些外,简直就是奴良鲤伴的翻版,或者可以说,奴良眼前的这位,才是真正的奴良鲤伴。

    “奴良组二代当家,滑头鬼之子,奴良鲤伴”

    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奴良鲤伴”,奴良也没有太多意外,毕竟在两年前的时候奴良在和奴良虎彻交战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这幅身体上还留存那位奴良组二代当家的印记。

    “不过……”

    看着完全像一个真人一样,站在一座大型的日式经典旧宅的大门前,一脸笑意看着奴良的奴良鲤伴,奴良也不禁叹了口气,

    “这别说印记了,简直就是整个人的灵魂都还在身体里好吗?”

    奴良这个时候的心情简直就像不经过主人的允许就擅自住进了主人的房子,虽然住进这所房子并不是自己自愿的,但是终究是住进来了,然后几年过去,突然房子的主人回来了,这就很尴尬了。

    而且现在奴良占据的可是比房子还要重要的身体。

    所以在“奴良鲤伴”面前,奴良现在是彻底提不起底气,毕竟奴良还做不到那种占据了别人身体还能够理直气壮的和他说话的地步。

    “哎,那个,你好啊!二代当家。”

    看着奴良一副底气不足的模样,向自己打着招呼,“奴良鲤伴”不禁轻笑了起来,然后笑着说道,

    “哈哈,不用这样的,小鬼,跟我进来吧。”

    说着转身走向了身后旧宅内,“奴良鲤伴”身后的大门也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回归,原本紧闭的大门缓缓的敞开。

    看着逐渐走进房子内的“奴良鲤伴”,奴良也顾不上尴尬,跟着就进了房子内。

    走进这所日式经典旧宅,奴良随着“奴良鲤伴”的脚步,渐渐的发现,这所日式经典旧宅的布局,简直就和动漫中“滑头鬼之孙”的一模一样。

    然后一直走到动漫中的庭院的位置,果然,一颗樱花树正盛开着美丽的樱花,花瓣四散在庭院内。

    “奴良鲤伴”这才在樱花树下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去,盘膝坐下后看向奴良,接着说出了一番让奴良都不敢置信的话,

    “唉,小鬼,你终于来了,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足足五年了,接下来就快点吧!接受我最后的馈赠吧!”

    “那个,“最后的馈赠”到底是什么,如果你是想要回身体的话,如果是在荒岛的那一年我或许会立刻同样,但是现在,虽然很抱歉,但是在这个世界我结下了太多的羁绊,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轻易如意的。”

    依旧是那副底气不足的模样,但是奴良可不准备无条件顺从“奴良鲤伴”的话。

    不过,奴良显然是会错意了。

    “夺回身体,虽然那具身体有着很多我的印记,甚至连二分之一的滑头鬼的血脉都存在,但是作为一个已经死掉的妖怪,我可不认为那就是我的身体。”

    “至于“最后的馈赠”,应该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了,让你掌握属于“滑头鬼”之子的,我奴良鲤伴的真正力量。”

    “真正的力量?”

    “那当然,难道你以为就你的那点实力就算是滑头鬼的真正本事了吗?别太小看“滑头鬼”了,小鬼。”

    对于奴良鲤伴所说的真正的力量,奴良并不关心,但是他所说的关于他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赋予他存在的意义,却是相当的好奇,因为这可能关系到自己的穿越的原因。

    不过结果却是令人失望,“奴良鲤伴”对于奴良的问题却是一问三不知,让奴良一点信息都没有得到。

    得知这一点,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奴良却也没有太在意,就如同刚刚所说,仅仅是好奇罢了。

    即使奴良知道了是谁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恐怕如果再让奴良回到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恐怕奴良也不愿意。

    所以在“奴良鲤伴”说不知道的时候,恐怕连奴良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其实暗地里松了口气。

    “奴良鲤伴”却是打断了奴良的沉思。

    “喂,小鬼快点,等到结束这个职责我就可以离开了。”

    对于“奴良鲤伴”的催促,奴良也不急,反而问了一句,

    “二代当家,既然我的身体里充斥着你的印记,我想如果你想要掠夺我的身体应该还是可能的吧!特别是两年前的那一次。”

    “切,敏感的小鬼,两年前那一次的确是我的原因,毕竟听到了奴良的这个姓氏,所以就想着至少把自己的名字流传在这个世界吧!”

    “至于掠夺你的身体,不说我不屑于这种行为,而且,没有好友,家人,妻儿的世界,即使生活在那样的世界,和生活在地狱有什么差别,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生活在我的那个世界的地狱中,默默的注视着我的家人,不是更好吗?”

    说完这些话,“奴良鲤伴”的金色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思念。

    “好吧!二代当家,开始你的馈赠吧!别让你的家人等急了。还有,抱歉,让你等了五年这么久。”

    话音刚刚落下,“奴良鲤伴”的身体就化作白色光点,然后融入了奴良的身体内,而在星光融入奴良身体的一瞬间,奴良鲤伴的声音再度响起,

    “小鬼,回到现实后,有趣的事情可是才刚刚开始哦!”

    话音刚落,“奴良鲤伴”的白色光点就已经融合完毕,而在融合完毕后,原本躁动不已的【弥弥切丸】也恢复了平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