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来自犬神的最终试炼

    犬神

    黄色的柴犬模样,就像一只大型的柴犬穿着衣服直立在那里一样。

    这幅模样使得奴良鲤伴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对方的真正身份。

    在盗墓小鬼出现的时候开始,他就猜测过,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期间,这座小岛上至少降临过一只甚至是数只强大的妖怪存在。

    也只要这样的存在,才能够使得这么长一段时间里,罗格镇没有出现什么大乱子。

    因为也只要这种存在的妖怪能够压制住这段时间里不断在罗格镇所在的岛屿复苏的妖怪们。

    后面从三尾狐的话里,则是得到了正式的确认。

    “这段时间真是多谢,压制这些家伙没有在镇上闹出什么大乱子。”

    一见面,奴良鲤伴首先没有提及试炼的事情,而是向对方到了个谢。

    毕竟如果没有对方的压制的话,罗格镇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敢想象。

    这一点上,他对于犬神还是很感激的,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存在的话。

    没有束缚,一群实力虽然算不上强大,但是能力诡异的妖怪在小镇上闹起来的话,驻扎在罗格镇的海军分部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结果恐怕就只有两种。

    妖怪们获得胜利,小镇被彻底玩坏,人人惶恐不安,然后海军本部派遣人手过来。

    海军获胜,这些刚刚降临的妖怪,一个算一个,要不被当做海贼杀掉,要不就直接关进推进城里去。

    这两种结果对于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好消息。

    对于奴良鲤伴表示的感激,犬神则是摇摇头说道,

    “不用道谢,我这样做的原因不过是为了这些家伙的安全而已,这个小镇上面的那栋白色建筑里有着一个厉害的强者在那里,如果这些家伙行事过于猖獗的话,我并没有什么把握保护他们。”

    “白色建筑......”

    当犬神说起白色建筑的时候,下一个瞬间奴良鲤伴就明白他说的应该就是海军分部了。

    的确,虽然罗杰的事情告了一个段落,海军也大部分都撤回了海军本部,但是作为海贼王的故乡,海军也绝不可能就坐视不理,留下一个强者在罗格镇,顺便镇压东海渐渐躁动的海贼势力,也是理所当然。

    想通这点后,奴良鲤伴也不再理会罗格镇内的那位不知名的海军将领,至少现在来看,自己暂时应该不会和那位牵扯上什么关系。

    于是继续回到现实,奴良鲤伴摇了摇头,转头看向身后的四名妖怪。

    然后又回头过来继续对犬神说道,

    “你能够保护他们,就是最值得我致谢的原因。”

    这一句话,很随意,却又很认真。

    见到奴良鲤伴这样说,犬神也不再辩解什么,而是开口说起了另外的事,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奴良大人。”

    见到犬神这样问,奴良鲤伴知道,正戏要开始了,

    “嗯,正式面对面的话,这是第二次。”

    不过游戏里面早就见过上万次了,一边回答着,奴良鲤伴心中不由的也开始吐槽起来。

    作为当时游戏“反击流”的主力担当,即使后面被游戏制作方砍了好几刀,后面又被我“儿子”抢走了第一把交椅,但是还是曾坚挺的活跃在自己的游戏常用式神列表里,简直不要太励志。

    奴良鲤伴此时的内心活动,犬神自然不清楚,只见此时的犬神就仿佛一个中年大叔一般,黑色的小眼睛里流露出认真的神色,

    “奴良大人,当初在离别时,您曾经说过,你百鬼夜行的大门随时为我们敞开,现如今他们响应您的话聚集在这里,我知道以我的微薄之力,

    无法被身为大妖怪的您看在眼里。”

    不,你太谦虚了。

    看着犬神这样谦虚的话,奴良鲤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作为犬神,先不所游戏里的设定,光是在日本妖怪传说里面,犬神本身就不是泛泛之辈,其传说流传的广泛,深入人心的程度,甚至可以说,将犬神说成是大妖怪,恐怕都不会有什么人反驳。

    而在游戏中,犬神本身也不是弱者,他曾经是肆虐人间的恶犬,曾经在战场上杀戮,后来觉悟了力量的使用方式才显得个性温和起来,同时也不再肆虐人间,但是他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奴良鲤伴甚至猜测,犬神的实力恐怕是和姑获鸟一个层次的,都是无限接近于大妖怪的强大妖怪。

    而且比起姑获鸟来,犬神更加懂得如何使用自身的力量。

    就在奴良鲤伴脑子中想着这些的时候。

    犬神继续说道,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希望用我手中的刀,丈量一下大人您的心,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保护妖怪,”

    说着,犬神手中杵在地上的长刀开始缓缓出鞘。

    “还是仅仅为了将他们作为你获得力量的工具。”

    语尽,刀亦彻底的被拔出刀鞘。

    刀,并不华贵,也不显锋芒,甚至有些老旧,就仿佛它的主人一般,显得如此普通。

    不过,刀真的这么普通么,作为犬神的佩刀,伴随着他无数次出生入死的武器。

    答案是否定的。

    刀并不华贵,是因为武器并不需要华贵,刀不显露锋芒,是因为还没有什么能够激起它的锋芒,刀显得老旧,是因为它曾经无数次的肆虐过战场,收割过数不清的生命,有妖怪的,也有人类的。

    “很兴奋啊!是吧。”

    奴良鲤伴低声的喃喃道,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放到了左腰侧最为躁动的刀具的刀柄上。

    似乎听到了主人的话,那柄躁动不已的刀具仿佛得到允许一般,猩红的化作实质的杀意从刀鞘中肆意的扩散开来,化作一阵又一阵的波动。

    杀意的波动

    刀出鞘,却无声,仅仅有着在重重叠影中照射下来的微弱月光照耀下,那妖异的猩红色光芒和森冷的杀意。

    【红姬】出鞘。

    两者武器均已出鞘,战斗之势一触即发。

    “好凶的刀,不过大人应该明白,对于我们来说,威胁最大的还应该是大人您腰间的另一把刀。”

    见到【红姬】出鞘时,犬神不由的有些惊讶,对于奴良鲤伴此时拔出的刀,甚至不需要细细品鉴,他就明白那是一柄凶厉的妖刀,甚至完全不在自己手中的伙伴之下。

    但是就是这样一柄如此凶厉的妖刀,在他出鞘之前,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光凭这一点,犬神就明白,自己面对的这位大妖怪滑头鬼,是一位剑术不再自己之下的剑豪,否则,根本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不由的,本来就已经对于奴良鲤伴预估很高的犬神,对于他的预估危险程度又提升了一截。

    不过,虽然【红姬】凶威惊人,即使是在妖刀中,也是属于极上层者,犬神依旧还是半是提醒,半是劝告的让他换另一柄更加适合这个适合的刀。

    “不用了,既然【红姬】很想和你手中的刀一争高下,那就用它吧!”

    面对犬神的好意,奴良鲤伴直接了当的拒绝了,即使他知道犬神想要自己使用的是【弥弥切丸】,以【弥弥切丸】所附带的“斩魔”概念,对于妖怪的威胁远远超出普通意义上的刀剑。

    凡是被【弥弥切丸】斩伤的妖怪,被砍伤的伤口会瞬间扩散,并且极难愈合,同时在伤口存在的每一瞬间,都会有大量的妖力从伤口处流逝,止都止不住。

    堪称对妖怪利器。

    这还仅仅是过去奴良鲤伴所了解的【弥弥切丸】的能力,至于现在经过升华进化过后的斩魔之刃,到底有着怎样的力量,因为没有试过,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清楚,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作为专门针对斩杀妖怪而诞生的【弥弥切丸】对于妖怪的威胁,绝对是伦外级别的。

    作为曾经将百鬼们封印在内的器具,哪怕妖怪们已经摆脱了封印,冥冥之中【弥弥切丸】还是和妖怪们结下难以斩断的因果,遵循着这份看似虚无缥缈的因果,【弥弥切丸】成为了所有妖怪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而掌握着这把剑是否落下的,便是奴良鲤伴他本人。

    【弥弥切丸】对于妖怪的威胁是毋庸置疑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 奴良鲤伴才不愿意随便针对某一个就妖怪拔出这柄刀。

    自己的建议被奴良鲤伴否决后,犬神也不再坚持,而是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